整整27年的坚持! 他养活了一座白云山的猫,只为一次邂逅

[我从93年就开始跟这些毛孩子们打交道了]。正在喂猫的这位大叔,每天跋涉几公里上山喂猫,风雨无阻的坚持了近三十年。在流浪宠物救助圈子里,人们习惯叫他猫叔。

01

白云山是广东最高峰九连山的支脉,风物壮美,自古被称作[羊城第一秀]。猫叔以前最大的爱好是在早晨爬上白云山顶,望一眼脚下的秀丽山川。

(图片源自网络)

起初,猫叔总能在山道上遇见零星几只流浪猫,他们像是山上的精灵,似乎从上古时期就守护在这里。对于广州这座城市来说,流浪,是人和动物们生存的常态。只是,并非所有的流浪都是酒剑随马般徜徉潇洒。冬天,一只瘦骨嶙峋的流浪猫,挡住了猫叔上山的去路。△后来的每只猫,都有那只猫的影子[它瘦的都站不稳了,身上很脏,看不出它原来的毛色,嘴角流着一滩化脓的东西,就站在那里望着我,嘴张的很大,叫声却很弱,叫一声身体就颤抖一下]。猫叔至今仍忘不了当时遇见那只猫的情景。猫叔将那只气息奄奄的猫带下山悉心救治,可惜,它仍没挺过那个并不寒冷的冬天。在那之后,猫叔每次晨跑经过那里,心头都像是被什么东西紧紧揪住。不久,他又遇到了另外一只流浪猫。

[白云山太美了,不适合成为一个伤心难过的地方。]

我们无法知道猫叔紧紧揪住的内心蕴含了多少伤心难过,只知道从那时起,他坚持每天上山给流浪在山上的毛孩子带去粮食,至今已经27年了。

02

[二十多年啊,说不难是假的!]猫叔已经记不清自己救助了多少流浪在白云山的毛孩子。当记者赶去采访时,猫叔冲着空旷的树林一声吆喝,空地上顿时聚拢了从四面八方乌央乌央赶来的毛孩子们。[我记不得它们了,可他们还记着我呢!]猫叔的语气透着骄傲,声音里渗着苍凉。猫叔开始收养毛孩子们之后,整个世界仿佛都开始和他作对。原本笑容可掬的邻居,会悄悄打电话向社区投诉;原本乖巧可爱的女儿,开始厌烦越来越多的毛孩子们,甚至不喜欢呆在家里;警察会上门催促尽快处理掉这么多流浪动物;热心收养动物的网友当中也充斥起了猫狗贩子;原本能让生活衣食无忧的退休金,开始变得捉襟见肘,因财经为他的开支清单变成了这样:每天五斤咸水鱼二十多元猪肉十多元的鸡肝每月买几百斤猫粮一百多斤米

……

所以,爱会消失吗?猫叔显然不这么认为。他依然把粮食带上山去,依旧会把健康状况堪忧的毛孩子带回家救治,甚至专门租了一间房子来安置它们。因为猫婶对于毛孩子们的热情并不亚于猫叔。猫婶常常到两个小时车程外的救助基地作义工。而女儿虽然厌烦毛孩子们占据了她的家,但当她遇到流浪在外的宠物时,仍会毫不犹豫地打电话告诉爸妈哪里有需要救助的毛孩子。[钱没了我们可以少花一点,如果宠粮没了,可能会永远失去一条生命,爱会不会消失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不去喂它们,这些流浪在白云山上的精灵们就会消失。]猫叔看着满院子的毛孩子们说。03事实上,猫叔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即便他们尽力缩减本就不多的生活开支,仍然无法支撑毛孩子们的饮食和医疗开销。猫叔时常能想起那个秋天的早晨,他像往常一样上山、清理食盆、喂食。当毛孩子们争抢着把食盆席卷一空之后,树后转出一只怯生的流浪猫。它应该很老了,眼睛有些浑浊,身形瘦削,胡须凌乱,皮毛粘满污垢。这是猫叔第一次见它,不巧的是,宠粮已经没了。它逡巡四顾,却没有停留。[它望了我一眼,我心里说,再见,明天早点来。]猫叔神情黯然。后来再没见过这只猫。宠粮之外另一个重大支出是救治。猫叔曾救助过被遗弃在垃圾桶脐带尚未剪断的狗子幼崽,救助过被车撞断脊柱的猫,救助过被虐待到不忍直视的猫,救助过被车碾断前肢的猫,救助过在野外伤口感染以输液为生的狗狗。。。。。。[只要把毛孩子们当作同样可贵的生命来对待,救命总是比其他的事更重要,救还是不救根本不能算一个问题。]猫叔开始为它们准备下一顿早餐。猫叔看过太多失去照料的毛孩子们的结局,有白骨森森的四肢,有扯出体外的肠道,有被寄生虫啃噬过半的眼球,有被汽车碾压出的脑浆。。。。对于我们来说岁月静好的日常,却是它们如履薄冰的战场。如果你也和猫叔猫婶一样,希望这些毛孩子们能够健康成长,请和我们一起[云养]这些小可爱们吧。你的每一份爱,都是它们活下去的希望!

白云山猫叔小院

扫描下方二维码👇

帮助流浪的毛孩子吃上饱饭

通过本文关注流浪萌宠救助中心

即可为基地增加100g粮

点击阅读原文

帮助流浪毛孩子吃上饱饭↓

百度未收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蔚蓝资讯网 » 整整27年的坚持! 他养活了一座白云山的猫,只为一次邂逅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