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姑娘红了,因为一部很穷的小网剧

我很分裂,儿时喜欢看古装剧,成年后却一点也看不进去。

我对古装剧的反感甚至渗透在工作中,比如我写现代剧剧评就十分流畅,一天写两篇五千字剧评也不觉得累,但碰到古装剧就下笔困难,如坐针毡,有一次自己写到急眼,一头栽在床上大哭。朋友被这一幕吓到,她搞不懂我一个写过那么多文章的人,怎么能被古装剧折磨成这样。

因为打心底排斥,所以我这五年里唯一看完的是<>,那是两三年前的事了。但是,也并非没有打脸的时候,嘴上说着不爱看古装剧的我,最近在追一部小糊剧,<>。

首先声明,这篇文章没收钱,稍微了解这部剧的朋友都知道,这部剧的特点是[穷]。宣发跟不上,制作不算精良,请不起大牌……全剧我只认识一个演员,男二的母亲,之前在<>里演钱夫人。我把这个信息点讲给朋友,朋友一脸迷惑地说不认识钱夫人。你看,连全剧唯一的[熟脸演员]都没有那么[熟]。然而这样一部剧,在短短半个月内完成了从[糊剧]到[小爆款]的逆袭。算是五月奇迹。起初我以为<>是一部无脑甜剧,毕竟这名字多少有点拉垮,直到我点开看了两集,终于明白为什么身边女性朋友如痴如醉了。这部看起来不太有质感的古装剧,有着90%影视剧所不具备的优点——把女人当人看。我先来概括一下剧情,没看剧的朋友也能看,不涉及剧透。男主安郡王,出身富贵,舅舅是当朝天子,母亲是当朝公主,可惜父亲早年出征西南发生意外,一直找不到人,朝廷只好官方通报人没了,下了衣冠冢。(衣冠冢,拿死者的衣冠等物品代替遗体下葬,并未葬有死者遗体的墓葬)安郡王一开始只觉得奇怪,父亲那么英勇善战怎么会出意外呢?在得知父亲的遗体没找到之后,直觉告诉他这件事没这么简单,父亲很有可能没死,这背后说不定有大问题。安郡王供职于三法司,也就是办理朝廷重案要案的地方,这为他查父亲的案子提供了很多便利,但西南地区偏远、此案又过去多年,很多人证物证早已无法细查,怎么办?这时,一个叫楚楚的姑娘出现了。楚楚恰好来自西南,梦想是当一名仵作,仵作搁现在就是法医,只不过古时仵作身份低贱,老百姓觉得仵作要和死人打交道,晦气。一个女孩子愿意办案验尸,一方面是家里三代靠仵作为生,她有家族手艺;另一方面是她儿时在村里遇到了一个巫医,巫医给她讲了很多玉面判官的故事,其中夹杂着人间正道,让楚楚自幼向往正义。巫医后来不告而别,留给楚楚一个石坠子,楚楚带着这些家当赴长安考仵作。然而这个石坠子是安郡王父母的定情信物,也就是说楚楚遇到的巫医,正是安郡王多年没下落的父亲。安郡王认出石坠子之后,以楚楚有偿办案验尸为由,将其留在身边工作。一来楚楚手艺好,验尸能快速找到关键信息点,确实能帮上忙;二来安郡王想调查一下楚楚,看看她到底什么来头,怎么会有父亲的石坠子。两人的关系就这么串了起来,逻辑清晰。当然,没看过这部剧的朋友可能会猜,两人绝对在办案过程中互生情愫,最后在一起了。我想说,你猜的没错……就是这么一个很常规的套路,但可贵点在于两人的爱是正常的。我很喜欢这部剧的感情线,因为它根本没怎么拍[感情]。楚楚是被欲望灼烧的那类人,不甘愿留在小县城当仵作(她哥就留在县城当仵作),而是要跑到朝廷考试。前十集,能明显感到支撑楚楚和安郡王交流的最大动力是——她想知道自己是否考试合格,以及好声好气说话,为自己增加印象分。两人有过误会,但和其他剧里男女主的误会相比,这部剧里的[误会]都显得更有格局一些。楚楚第一次和安郡王大吵,不是因为莫名其妙会错意,也不是因为第三者,而是楚楚觉得自己那么努力地验尸办案、没日没夜地工作,结果安郡王是为了调查她为何拥有那个石坠子。以正常人的思维来看,不会觉得楚楚在无理取闹,她是在为自己的辛苦付出讨说法。同时,王爷是比她出身高贵,但她能为自己的努力鸣不平,代表她打心底认为,纵使出身有高低贵贱,可努力工作不是。朋友们,这不比各种独立女性鸡汤要好使?很多剧打出女生要独立的旗号,但随着剧情推进,女主角总会因为鸡毛蒜皮吃醋生气,然后和男主产生误会,紧接着再和好。这种剧情真的让我一个头两个大,好像女孩子在认识达官显贵后就不自觉地昏了头,之前的豪言壮语都随风散了去。楚楚生气的点,让我第一次觉得:哇哦,影视剧终于拍出了正常人的逻辑思维。安郡王喜欢楚楚的原因,也让我觉得很振奋。堂堂一个王爷是何时喜欢上这个小丫头的?是她受伤的时候,还是她掉眼泪的时候?都不是,是楚楚办案验尸的时候。我觉得国产剧总缺这么一条感情线——我喜欢你,不是因为你那缺根筋似的傻白甜,也并非出于心疼你的处境,而是因为你的本事、你的敬业。往深了讲,安郡王喜欢楚楚,不是因为楚楚的脆弱,而是因为楚楚的勇气与智慧。所以安郡王最开始向楚楚表达心意,是肯定了楚楚的手艺:你是一名好仵作。其实很多大女主戏都让我十分不快,原因之一是再洒脱霸气的女主,遇到爱情的那一刻多半是落魄无助的,仿佛这就可以合情合理可以展开一段姻缘。但我们也都知道现实不是这样的,一个人对另一个人产生感情,多半不会因为对方的[弱点],而是基于对方[更强]的那一点。再来是安郡王向楚楚表白,又让我感叹古装剧里竟有这么……坦诚的王爷。两人定情是在山洞遇险时,安郡王担心楚楚答应他是被逼的,于是再次表达心意。这一次,堂堂一王爷、当朝天子的外甥、当朝公主的儿子是这么说的:[我舍不得让你爱慕旁人,便急急地向你表明心迹,想要逼你给我回应,我这些龌龊的心思,现在全都向你坦白。]敢信吗,第一次有男主角在表白时说自己[龌龊]。这句话很尊重女性,尊重的点不在于[龌龊]二字,而是这句话背后的心理活动。谈过几场恋爱的我认为,爱不是一个很纯粹的词,而是自私的、伴随着强烈占有欲的情感。安郡王真心喜欢楚楚,所以他发现自己对楚楚会有很自私的想法,于是认为自己[龌龊],从而又可得出安郡王这么评价自己,是认为自己配不上楚楚。朋友们,很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可不就觉得自己配不上对方么!安郡王把这话很坦诚地说出来了,代表着他把楚楚当做[人]来对待,而不是自己的附属,更不是以王爷的身份上演[霸总]戏份。纯爱剧,都难以拍出这种[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正常心理活动。<>另一条让很多人落泪的剧情线是,楚楚并非楚家亲生,但这家人仍旧对她很好,会把楚楚写进族谱。以及楚楚和哥哥楚河并无血缘关系,楚河想要娶楚楚为妻,楚父会说[这要看楚丫头的意思],而没有用白白养育这十几年作为交换筹码。这一点是很感动,看起来也挺尊重女孩子的,但更打动我的是女二冷月和楚楚的关系。剧中这两位女孩子之间,丝毫不涉及[雌竞]。雌竞是什么意思?是多个女性争夺男权的恩宠,以及站在男权角度上要求其他女性。复盘一下,会发现很多剧都有[雌竞]戏份,女性要在男性主导的环境下去竞争,甚至是厮杀。而这部剧的冷月,身世背景都很适合当雌竞人选。出身于武将世家,姑姑是当朝公主,皇上对她向对女儿一样宠爱。她和楚楚是两个世界的人,她是含金汤匙长大的,和安郡王是发小;楚楚家境贫寒,还不是楚家亲生的。两人都和安郡王有联系,按照平常路数,应是一方看另一方不顺眼,而后暗流涌动,争夺安郡王。但<>并没有这么来,它是怎么拍的?冷月对楚楚没有敌意,究其原因是她早知道楚楚验尸手法精湛,头脑灵光。在安郡王迟迟不给楚楚正式仵作名额时,冷月甚至替楚楚鸣不平,后来楚楚顺利进了三法司,冷月也有发自心底的祝福。冷月对楚楚的善意里夹杂着一点慕强,这是很真实的女性心理。但有这一层情谊还不够,女孩子如何才会和另一女孩子站在一起?两人必须所求一样,价值观相符。楚楚一开始身份不明,而冷月同样是双亲去世,爷爷又对她不管不顾,两人都有过过寄人篱下的生活。就像我们从没有怀疑过小燕子和紫薇的感情,因为她们虽然出身不同,但根本上是一类人,从小没有安全感,没有得到过很多家人的爱。小燕子和紫薇有着一样的价值观和诉求,所以她们的姐妹情看起来坚不可摧,互相支撑彼此也就符合逻辑。很多剧为了突显[girls h美食elp girls],基本不考虑女孩子虽然善意却又无比细腻,或者说女性之间最无私的善意,其实是有选择的,要选择同类。一部不起眼的小网剧,拍出的女性互助感情竟能让人很信服。两个女孩子之间流动的善意,合情合理。冷月这角色,最能表达整个剧组对女性的善意——她不是和女主争夺男性的工具人。在所有人以为冷月要抢安郡王的时候,冷月很直接地告诉安郡王:我对你没意思的,我一直拿你当兄弟。安郡王也很坦率,回复冷月:我亦是如此。冷月不是没有喜欢的人,她喜欢男二,一个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官宦子弟。我觉得这个设定很好,并没有不讲道理的彰显男权,好像全世界都女孩子都喜欢男主角这一个,然后大家不择手段上演雌竞。<>里,每个女性都在很认真地做选择,不管是事业、生活还是伴侣。这里面的女性很[爽文]吗?看下来好像也不算是,每个人都有可怜之处,只是编剧和导演把剧中的女人当做正常人去对待,让她们有符合思维逻辑的举动罢了。安郡王的母亲,一个雍容华贵的公主,她会因为儿子熬夜工作而心疼,同时又舍得放手让儿子奔赴西南搞事业,自己坚守好大后方;即便丈夫早已下了衣冠冢,也绝不柔弱一分,不让儿子一边搞事业一边担心她。不是搅事的拖油瓶、猪队友。这么一个稍显边缘化的角色,都有一个很热烈鲜活的性格,大概是这部剧对女性面面俱到的尊敬和善意了。

我是象女士,一个爱吃爱闹爱为女性打抱不平的女青年

公众号:八楼象女士

微博:@一只象阿姨

·END·

都看到这里了,不如点一个[在看]!

百度未收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蔚蓝资讯网 » 这姑娘红了,因为一部很穷的小网剧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