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和精兵VS一等人天团:二战美日海军飞行员培养体制比较谈

1942年间,藉太平洋海战之机,来自日本帝国海军和美国海军/海军陆战队的优秀飞行员们,得以在碧海云天间[煮酒论英雄]。这些被历史学家约翰·伦德斯特姆称为海军[第一战队]和陆战队精英的海空斗士们,都拥有过人的驾控技能和丰富的作战经验。要知道,大多数日本帝国海军飞行员已经投身中国战场多年。双方的飞行员中,只有少数是职业军官/士官或海军航空院校的毕业生,而大多数是通过一般征兵渠道入伍的非[科班生]。因此,学员们在驾机参战前要经历异常严格的训练。经过系统培养、层层选拔的飞行员们,精通空战战术且成竹在胸,对自己驾驭的战机如挚友般信赖。然而,太平洋战争爆发一年后,美日双方都面临着战斗减员居高不下的困境,前线飞行员队伍亟待补充。于是,一些只经过简单培训的年轻人匆匆加入飞行员队伍,在茫然无措中卷入了南太平洋的战争旋涡。

日本帝国海军飞行员的培养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前,日本帝国海军与美国海军在以飞行员为代表的军事人才培养理念上存在根本差别。美国军队的人才培养机制相对传统,致力于在和平时期维持一支以专业技术人员为核心的小规模现役军事力量,战时则依靠强大的预备役军事力量和临时动员的民众来迅速扩充军事力量规模。日本军队的理念与此截然不同,无论和平时期还是战时,他们都以[质量胜于数量]为理念,致力于维持一支规模有限但训练有素、经验丰富且装备精良的军队。

横须贺海军航空技术厂生产的九三式中间练习机,即K5Y1/2型中级教练机。它采用培训专用的橘红色涂装,因此被昵称为[红蜻蜓]

日本军队的人才培养理念,与帝国海军始终痴迷的[决战]理念是相辅相成的。他们认为任何战争都能通过一次至高层次的作战行动来决定胜负。日本帝国海军制定的作战方案基于一个固执的假定,即这场战争必然能在短时间内结束,且日军胜券在握。他们根本不曾考虑出现持久消耗战的可能。正是这一根深蒂固的理念,导致帝国海军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前,缺乏对大批量飞行员和空勤人员的基本培训机制,即使是现役飞行员的例行培训,也仅仅是有条件、有选择地实施。因此,战争中后期[不得不]壮大起来的帝国海军飞行员队伍中,其实只剩下极少数可堪重任的优秀飞行员。

渡边铁工所生产的二式练习用战斗机,即A5M4-K型,飞行学员们正在为上课做准备。该机实际上是双座型三菱九六式舰载战斗机

日本帝国海军航空部队的飞行员招募途径主要有四个:其一,培养士官飞行员的飞行学生制度,生源为位于广岛县江田岛市的海军兵学校士官学员(少尉或中尉衔,日本称尉官为士官),经基础科目学习和8~12个月的飞行专业训练后成为士官飞行员;其二,培养士官飞行员的航空预备学生制度,生源为大学或高等专门学校在读学生,经1年左右飞行专业训练后成为士官飞行员,授预备少尉衔;其三,培养兵飞行员和下士官飞行员(日本称军士为下士官,即兵曹)的操纵练习生制度,生源为现役海军士兵,经5个月左右飞行专业训练后成为兵飞行员或下士官飞行员;其四,培养兵飞行员和下士官飞行员的飞行预科练习生制度(简称预科练),1937年改革后分为甲种预科练习生(简称甲飞)和乙种预科练习生(简称乙飞),前者生源为初中毕业生(18岁左右),后者生源为高等小学毕业生(15岁左右),两者经1~3年基础教育和1年飞行专业训练后成为兵飞行员或下士官飞行员。1940年10月后,操纵练习生并入飞行预科练习生制度,改称丙种预科练习生(简称丙飞),训练周期不变。太平洋战争中,90%以上的帝国海军飞行员都是通过预科练制度入役的。在预科练制度中,飞行训练前的基础学习阶段异常严苛,练习生们初期要接受战斗技能培训和海军精神养成教育,此后开始学习常规科目(含代数、地理等普通学科,以及射击、通信等军事学科),而近乎残酷的体能训练则贯穿整个学习生涯,无端的体罚更是家常便饭。最终,只有各项成绩都达标的[幸运儿]才有资格继续接受飞行训练。

日本帝国海军传奇王牌飞行员坂井三郎。1942年8月7日,他首次驾驶零式战斗机飞往瓜达尔卡纳尔岛执行远航作战任务。战斗中,坂井先是击落了由VF-5飞行中队王牌飞行员萨瑟兰中尉(J.J.Southerland)驾驶的F4F-4[野猫]战斗机。几分钟后,他又击落了一架落单的VS-71飞行中队的SBD鱼雷轰炸机。完成任务返航时,坂井误将8架VB-6飞行中队的SBD轰炸机认作[野猫]战斗机,并试图进行拦截。一通混战后,坂井的战机遭重创,他的头部严重受伤,几乎失明(他的右眼最终完全失明),但仍坚持飞回了拉包尔

1940年前,飞行训练包含初中级培训和高级培训两个主要阶段。初中级培训共持续7~9个月。初级培训阶段采用横须贺海军航空技术工厂生产的三式初步练习机(即K2Y1/2型初级教练机,双翼构型),中级培训阶段则采用该厂生产的九三式中间练习机(即K5Y1/2型中级教练机,双翼构型)。飞行培训项目包括基本飞行技巧、特技飞行、编队飞行、仪表飞行和转场飞行等,飞行时间累计约100小时。中级培训即将结束时,练习生要填报飞行志愿,选择未来分配到部队后希望驾驶的机种,包括舰载战斗机、俯冲轰炸机和鱼雷攻击机等。初中级培训结束后,练习生要参加飞行考试,通过考试的练习生正式获得飞行资格,而具体的成绩会影响他们毕业后获得的军衔。接下来,根据机种的不同,获得飞行资格的练习生会分别前往佐伯海军航空队、大村海军航空队或大分海军航空队接受高级培训,时间持续至少3个月。高级培训阶段多采用退役机型作教练机,例如中岛A2N九零式和A4N九五式舰载战斗机。而零式战斗机开始批量列装后,三菱A5M九六式战斗机也成为备选教练机。高级培训阶段的飞行时间累计为100~150小时,期间,练习生要驾驶真正的作战飞机完成战术、基本战术动作、武器射击和复杂编队等培训项目。高级培训结束后,练习生的平均飞行时间为250~300小时,而士官飞行员的飞行时间则要达到400小时。1940年后,帝国海军航空兵开始不断扩大预科练的招生规模,同时,为尽快增加现役飞行员员额,相应的培训时间缩减到10个月。加入作战部队后,[菜鸟]飞行员们仍要接受一系列培训才能执行任务。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由于新飞行员通常被集中分配到新组建的作战单位,培训新飞行员的任务对作战部队而言并不算很大的负担。入列后,新飞行员要继续磨练在高级培训阶段掌握的各项作战技能,同时与具有丰富作战和飞行经验的老兵们一起操练战术、编队和武器。总飞行时间超过500小时的飞行员才有资格参加针对航母起降作业的特别训练,其中的佼佼者最终会进入航母飞行机队服役,他们堪称日本帝国海军[精英中的精英]。

1942年6月,刊登在报纸上的日本帝国海军台南航空队飞行员在拉包尔的合影。照片拍摄完后便响起空袭警报,飞行员们随即奔赴战位

在中国战场,[菜鸟]们会在老兵的精心指导下逐步参与作战任务。王牌飞行员坂井三郎在自己的回忆录<>(大空のサムライ)中写道,他在获准与老兵们一起执行作战巡逻任务前,曾为陆军执行了几个星期的近距离火力支援任务。[质量胜于数量]的理念深植于日本帝国海军航空兵的培训体系,毫无疑问,他们在战前及战争初期成功培养出一批训练有素、技术过硬且满怀斗志的精英飞行员。1941年12月,帝国海军共有约3500名飞行员,其中600名为舰载机飞行员,这些[天空武士]的平均飞行时间可达600~800小时,且大部分已经在中国战场上得到了充分的历练。然而,过分的精英化无疑是一把双刃剑,最直接的后果是帝国海军飞行员队伍的人才储备量极少,既有的培养体系根本不可能满足战时的轮换需求。显然,人力资源的匮乏必然导致前线部队经常要超负荷执行作战任务,同时,初来乍到的新飞行员也根本没有训练和学习的时间。1941年间,帝国海军制定了每年培养15000名以上飞行员的计划,但太平洋战争爆发后被无限期搁置。而在既有的培养体系下,尽管每年的飞行员输出量已经提高到约2000名,但与战争需求相比仍是杯水车薪。渊田美津雄大佐和奥宮正武中佐在他们合著的<>中写道:他们(指日本帝国海军高级指挥官)没有认识到,空战是一种消耗战,即使是技术高超的飞行员,如果人数有限,也不可能战胜能力平庸但数量无限的飞行员。

美国海军和海军陆战队飞行员的培养

美国海军和海军陆战队招募飞行员的渠道有两种:一是从海军院校学员中选拔,二是根据志愿海军预备役班V-5海军航空学员计划(The volunteer naval reserve class V-5 Naval Aviation Cadet program,NavCad)从平民及符合募兵条件的待征人员中选拔。1939年前,通过V-5计划招募来的海军航空学员要经过18个月培训,以海军飞行学员的身份服役3年,此后才有资格晋升为海军预备役上尉。1939年6月,美国国会修订了这一计划,允许海军航空学员在接受12个月培训后立即晋升为海军少尉。

美国海军和海军陆战队的飞行学员在初级培训阶段通常驾驶双翼初级教练机,所用机型为海军飞机制造厂(Naval Aircraft Factory)生产的N3N教练机,或图中所示的斯蒂曼(Stearman)N2S教练机

通过V-5计划招收的非海军现役学员会被随机分配到13个海军预备役基地,并接受初步考评,以判断他们是否具备完成整个飞行训练的潜力。学员们要接受体能训练,以及基本的军事技能培训和海军习俗教育,更为重要的是要接受10小时飞行训练,再放一次单飞。完成训练并成功生活通过相应测试项目后,学员们将前往佛罗里达州的彭萨科拉海军航空站(Pensacola)进行飞行训练。而来自海军院校的毕业生在海上服役一段时间后便可直接到彭萨科拉接受飞行训练。到1939年10月,鉴于航空部队获得的飞机种类和飞行员数量都相对较少,美国海军为航空兵培训设定了新的目标,即教授学员驾驶各类海军飞机。完成33周的地面学习任务后,学员们还要在彭萨科拉的五个培训中队里花费一年时间熟悉各种飞行技巧。

1941年5月,美国海军陆战队的F4F[野猫]战斗机正飞过匡提科(Quantico,位于弗吉尼亚州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基地)上空。直到1941年7月,美国海军和海军陆战队的战斗机中队才像日本帝国海军航空兵那样,对刚毕业的战斗机飞行员进行大量实际飞行训练,以打磨、提高他们在高级培训阶段学到的驾驶和作战技能

第一阶段,学员们要到第1飞行中队学习驾驶初级水上飞机(装有浮筒的N3N双翼教练机),培训时间为9周,授课内容是基本飞行程序;第二阶段,学员们要进入第2飞行中队学习驾驶初级陆基飞机,培训时间为18周,要掌握特技飞行、编队飞行、夜间飞行和转场导航飞行等基本飞行技巧;第三阶段,学员们要进入第3飞行中队,培训时间为9周,教学用机的性能虽然较前两个阶段更强,但至多是现役二线飞机,例如沃特公司的O3U、SBU,以及更新一些的SNJ教练机等。这一阶段,学员们主要练习在第二阶段中掌握的飞行技巧,并开始仪表飞行训练;第四阶段,学员们来到第4飞行中队,培训时间为9周,继续学习驾驶水上飞机;第五阶段,学员们转到第5飞行中队,接受舰载机飞行培训,掌握起飞和着舰技术,以及机载武器的使用和相关战术,同时进行俯冲和鱼雷轰炸机的飞行训练。经过一整年的培训,学员们的飞行时间累计可达300小时。取得[金翼](Wings of gold)飞行员称号后,[海上雏鹰]们就可以真正展翅翱翔了,他们将被分配到美国海军航母舰载机中队、侦察机中队或陆基飞行中队。1939年10月后,美国海军对上述培训大纲的课时进行了缩减,学员们接受累计约200小时的飞行培训后便可毕业。

美国海军非常重视空对空射击训练,并投入大量时间磨练飞行员的偏角射击技能。这是一本1942年版<>,它总结了官方推荐的空战射击技法

1939年9月,欧洲战火燃起。随后,时任美国总统富兰克林·D·罗斯福(Franklin D.Roosevelt)宣布美国进入有限紧急状态。10月,为尽快扩充飞行员规模,美国海军调整了飞行员培训大纲,缩减了培训课时,学员们接受累计约200小时的培训后即可毕业。按照新培训大纲要求,学员们只需接受一个机种的专门培训,包括舰载机、巡逻机、侦察机或通用飞机。地面培训时间缩减到18周,而飞行培训时间则大幅缩减到半年。学员们不再需要流转五个培训中队,完成全部五个阶段的培训课程,在第1飞行中队通过初级陆基飞机培训,掌握基本飞行技巧后,就要进入第2飞行中队学习编队飞行和仪表飞行。完成这两个阶段的培训课程后,学员们就会分流。那些将被分配到航母上服役的学员要继续学习空中射击技巧和基本的空战战术,以及俯冲轰炸和鱼雷攻击技巧。其他学员则继续学习驾驶战列舰和巡洋舰上配备的多发巡逻机和侦察机等机种。迅速提高飞行员培训和选拔体系的运转效率是美国海军审时度势的选择。与之相辅相成的是1940年通过的旨在为海军建造15000架战斗机的[两洋海军法案]。这两项举措使美国海军的航空作战能力在短时间内大幅提升。仅在1941年间,顺利毕业的海军飞行学员便由800人/月增加到2500人/月。

二战期间美国海军的杰出作战指挥官詹姆斯·弗拉特利少校。珊瑚海海战后,他开始研究应对日军零式战斗机的空战战术

与日本帝国海军航空兵相同,美国海军航空兵的飞行中队也承担着[菜鸟]飞行员的实操培训任务。为减轻作战部队的负担,美国海军于1941年7月成立了高级舰载机培训机构(Advanced Carrier Training Groups,ACTG),为学员们提供最新作战机型、高级空中射击、高级战斗机空战战术等方面的补充培训。[菜鸟]飞行员们要在ACTG中接受75~150小时的补充飞行培训。此外,为进一步提高飞行员的培养效率,美国海军不再要求学员掌握三种舰载机的驾驶技能,学员们可以从舰载战斗机、俯冲轰炸机或鱼雷轰炸机中任选一种,接受相关培训。这一阶段所选的机种将决定学员们进入哪类战斗部队。与其他航空部队不同,美国海军在培训飞行员时更注重空中射击项目,特别是偏角射击。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作战使命就是击毁敌人的战机,因此,美国海军的培训目标,是使舰载战斗机飞行员所具备的作战技能如同睡觉时要呼吸一样,成为一种无意识的本能行为。

击落零式战斗机数量最多的[野猫]战斗机飞行员约瑟夫·福斯上尉与VMF-121飞行中队成员合影。从左至右:罗杰·赫伯曼(Roger Habermann)、丹尼·多伊尔(Danny Doyle)、约瑟夫·福斯、比尔·马伦塔特(Bill Marontate)、罗伊·鲁德尔(Roy Ruddell)

美国海军的飞行员培训中有两个关键点:教会飞行员往哪儿瞄准,什么时候射击。进行瞄准训练时,飞行员要根据目标的飞行速度和轨迹,以及弹丸的飞行速度和弹道,来选择适当的瞄准点,保证弹丸正好命中目标。进行射击训练时,飞行员计算出射击提前量或偏角后,要在距目标1000英尺(305米)时开始射击,并持续射击到距目标200~300英尺(61~91米)的最佳射程内。此外,飞行员还要进行1/4、1/2、3/4,甚至全偏角射击训练。熟练掌握射击提前量和射程的计算原理后,飞行员开始接受有关接近目标方法的培训:是从目标一侧接近,还是从目标上空接近;是从目标首部接近,还是从目标尾部接近。这些都要根据目标的类型和战术位置来确定。再完善的培训教程也只能教会飞行员基本方法,实战中还是要靠他们的应变能力。理论培训结束后,是无休止的实践培训,直到武器操作技能转化为飞行员的本能。正如美国海军飞行员射击手册的开篇忠告:本手册的内容是空战战术法则之本,违反这一法则的惩罚就是死亡。本文选摘自<>(略有删改,机械工业出版社,2018)本文译者:张玉龙 等本文责任编辑:老布

One forAll

All for One

Musketeers are

always ready

军事|汽车|模型|户外

亲爱的火枪手

如果你想了解更多与文章相关的书籍/模型/影视剧信息

请扫描右侧二维码

添加火枪手编辑部微信

百度未收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蔚蓝资讯网 » 昭和精兵VS一等人天团:二战美日海军飞行员培养体制比较谈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