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罗平,凭什么是中国最美的油菜花田?

.罗平—这次,是黄文字:爱美丽摄影:蟋蟀头版面设计:蟋蟀头4.5小时的车程,我们便已从东川红土地,抵达罗平的黄花满地。从下高速开始,再到被油菜花田包围的客栈,黄艳艳的油菜花,漫山遍野,连绵不绝,如海一般看不到尽头。对于在四川长大的我来说,油菜花并不稀奇。四川的春天,似乎只要有一小块土壤,就会有油菜花的身影。但到了罗平,我还是被这铺天盖地的油菜花给惊到了。特别是在我们驶去客栈的路上,窄窄的土路,两边的油菜花比车身还高。行驶于花田中,似乎要被黄灿灿的花海淹没。一望无际的花海中,一个个锥状的小山丘点缀其中,像极了桂林、阳朔一带的山峰,不高,但秀丽灵气,难怪这里有[花上桂林]的美称。被花海所环绕的一座座孤峰,看似孤单,又因为花花相连,而变得峰峰相望,以至于花绕着峰,峰连着花,绵延不绝 1000 平方公里。[金鸡峰丛],是罗平峰林的核心,也是罗平最富盛名的两个景点之一。金 鸡峰 丛我们订的民宿,过了一个村又一个村,位于油菜花田的深处,被油菜花环绕,距离[金鸡峰丛]很近,几公里而已。我之所以选中这家民宿,就是看中它的周边环境。但先别急着问我民宿的名字,后面会告诉你,因为除了名字,我还想多讲一些。我们放下行李,就迫不及待地开车出去,准备直奔[金鸡峰丛]。下午 5:30,正是光线最好的时刻。蓝天、白云、随着微风摇曳的油菜花海。车在花中行,云在天上飘,空气中满是油菜花的香甜味。深吸一口,再一口。不被陶醉都不行。蟋蟀头当下决定,我们不去[金鸡峰丛]了,就在这里拍照,不能错过最好的光线。对摄影来说,完美的光比景点更加重要。更何况,你又怎么可以确定,”金鸡峰丛”就一定是最理想的拍摄点呢?后来,第二天,我们跟着导航寻到”金鸡峰丛”时,才知道那个收门票的地方,只不过是可以通过栈道,爬到其中一个峰丛顶上的观景台,登高远眺而已。而实际上,国道 G324 旁,近百平方公里的油菜花海及峰林,可以说都是”金鸡峰丛”。所以,那个阳光灿烂的下午,我们其实就在[金鸡峰丛],只是,不自知而已。放飞无人机后,所看到的景致与[金鸡峰丛]观景台所望,并无二致,甚至更加宽广、辽阔。我们在那里呆了足足一个多小时,从天光正好,到日落西山。蟋蟀头借着无人机,在万亩花海上方翱翔;我拿着手机,在花海中闲逛,拍花,拍蜜蜂,拍我自己。最后,再舞上一曲。致,这最好的春光,最美的花海,还有,快乐的自己。在大自然中,人容易放松。心中无一物,快乐也变得容易。第二天下午,从多依河回来后,我们跟着导航去[金鸡峰丛]时,天气并不好。太阳大多时候躲在厚厚的云层后,稍许露个脸,便赶紧又藏了起来。当时已近落日时刻,我们再去爬山,估计已经来不及,于是放弃。上帝视角嘛,交给无人机就行。果不其然,太阳最后还是没给面子,最后一次躲进云层后,就再不出来,以至于最美的落日时刻,提前谢幕,草草收场。还好,昨天下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其实已经欣赏了[金鸡峰丛]的落日。旅行,从来就很难完完全全按剧本进行,尤其是日出日落。计划外的惊喜或者失望,原本就是旅行中的常态。螺 丝 田罗平最富盛名的两个景点,除了[金鸡峰丛],另一个便是牛街乡的螺丝田。在高德上直接搜[螺丝田],导航会把你直接带到一条居高临下的公路边,而且是一条上坡路。虽然这里不收门票,但村民会画好停车线,向你收停车费,10 元/车。这样的费用,其实还算厚道。这里也没有观景台,大家就站在公路边,远眺螺丝田。红土地虽也有螺丝田,但这两个螺丝田却各有千秋。红土地的螺丝田是红绿交织,像用画笔大笔涂抹而成的色块;罗平的螺丝田则是黄绿交织,油菜花和小麦,黄色和绿色,一圈圈互相缠绕交织,如同细细描绘的工笔画。红土地也好,罗平也罢,最爱这两个地方的,其实不是一般游客,而是拿着长枪短炮的摄影团。因为,太容易[出片]了,人与自然的杰作,随便怎么拍都好看。但,我们停留了 20 多分钟便离开了。我问蟋蟀头,[拍到了你想要的作品吗?][没有,这里虽然美,但只是娱乐而已。摄影的艺术要义,在于义,而非形。]多依河离开螺丝田,前往罗平县城以南的多依河。车程 57 公里,1 小时。多依河,据说是罗平最具风情的观景点。[河中远山倒影扑朔迷离,近处古朴的水车缓慢运转,河畔梯田里的万亩花田,玉叶镶嵌,花浪翻滚],网上这段描述,画面感十足,完全打动了我。但是,往往[但是]后面,才是实情。我们眼前的多依河,感觉就是一条绿汪汪的水沟。河水之所以绿,不是因为水质清澈,而是因为脏。河岸两边都是垃圾,水流动也缓慢,所以河水污染严重。虽然河水脏,但很上照,拍出来的照片,的确是远山、树影、云朵,倒影,扑朔迷离,交相辉映。所以,照片有时就是个骗子。去多依河的路上,虽然有油菜花田,但河畔并没有万亩花田。远远地,我们看到了水车在转,但在景区内,需要买票进入。此时的我们,已经被这条河败了兴致,完全没有半点兴趣进入景区,反倒是被布依族的集市所吸引。集市上应有尽有,卖菜的、卖水果的、卖布的、卖绣花贴片的,还有卖米粉的小吃摊。我俩干脆在集市的路边摊,吃了两碗米粉,7元/碗,好吃,份量十足。米粉摊生意不错,时不时就有当地人过来吃,或者打包带走。看他们说话的语气,感觉就是乡里乡亲,彼此熟识。我们虽然一句听不懂,却喜欢这样的氛围。老板娘有事,临时走开,叫了旁边一个大妈来帮忙照看米粉摊。我们吃完米粉,又有另一个大妈来帮忙把碗收走,拿到一边去洗碗。感觉她们的关系,好像又不止是乡亲,更像是亲戚。看上去,整个集市的人似乎都彼此熟悉,有种其乐融融的感觉。布依族妇女,一律白毛巾裹头,穿着绣花的蓝色大襟短衣。一个头戴粉色串珠帽子的女人,在一群白毛巾中特别显眼。我上前问她,是否可以给她拍照?她抬起头,腼腆地笑,说自己不好看。[好看,特别好看!]我赶紧打消她的顾虑,再和她多聊了几句。这才知道,她不是布依族,而是从附近彝族村过来走亲戚的,是彝族人。我还真没想到,都是彝族,云南彝族和四川彝族的打扮却完全不同。四川凉山州的彝族一般戴黑色头帕,披黑色长袍。还有一个奇怪的发现,这个布依族集市,只收现金,不用微信支付,无论我们付停车费,还是米粉,一律只收现金。问她们为什么不用微信支付,答复是:不用微信。现在国内还有不用微信的?有点意外。我们之前在西藏,无论是珠峰脚下绒布寺的喇嘛,还是阿里无人区腹地仁多的藏民,无一不用微信。也因此,无论寺庙的门票费,还是住在藏家客栈的住宿费,全部微信支付,完全用不着现金。这是云南,手机信号也不差,为什么布依族却不用微信呢?罗平云上度假庄园这就是我们在罗平住了两晚的民宿,别看名字里有[度假庄园],但就硬件而言,充其量就是个中等段位的农家乐。我当初选中它,完全是对订房网页上那个油菜花丛中的玻璃房一见倾心。只要拉开窗帘,就已在风景中了,想想都觉浪漫。(订房网页上的照片)但我订房时,仅有的 3 间[别墅式玻璃大床房],已全被订掉。我只能退而求其次,订了[别墅式玻璃标间],房价其实只便宜几十元,355 元/晚。到了实地才知道,只有玻璃大床房面对着油菜花田,而我们这个玻璃标间,不仅远离花田,还被搭在一个小陡坡上。虽然从落地窗拍的照片,从视角上看过去,仿佛就在花田里,实则不然。房间里偪仄的空间,使得我俩除了晚上待在房间里,其余时间一刻也不想多留。庄园除了独幢的玻璃房,还有一幢 5 层的楼房,有几十个房间,所以也接待旅行团。我们抵达那天,正好在我们前面有一个大巴的旅行团入住,不仅人多嘈杂,停车也变得麻烦。庄园其实就是一对夫妻在经营,本地人。我们住的那两天,正好是罗平的旅游旺季,庄园生意特别火爆。结果是,房间没人打扫,连垃圾也没人收。我们打电话给庄园,要求送几瓶矿泉水,催了几次,最后是他们的儿子,一个几岁的小男孩来给我们送水。餐厅里也是一片混乱,他们的女儿则在餐厅帮忙点菜。庄园因为地处油菜花田深处,出行并不方便,附近也没有餐厅,所以住这里的客人,一般就在庄园里吃饭。但庄园餐厅的收费并不便宜,味道也不好,所以我们只吃了一顿,第二天的晚餐,直接去罗平县城里解决。蟋蟀头说,[必须给他们差评!]网上的住宿点评,我一般都实话实说,这微商资讯网样也方便后来人参考。我们退房时,才终于见到老板娘,于是,把我们的意见一股脑儿反馈给她。[没办法,我们做的是季节性生意。每年 2 月下旬到 4 月上旬,是油菜花的花期,游客最多,忙不过来。但过了花期,就没什么生意了。所以,请的人原本就不多。这两年疫情,更是很难招到人。厨师也回家了,只能我老公在餐厅里炒菜。]老板娘言辞诚恳,看上去也亲切,听了我们的抱怨,先是赔礼道歉,接着便倒了一通苦水。[生意不好做啊!看我们铺这么大一摊子,实际上就旺季赚点钱,平时都是亏。]老板娘这一说,我们的心一下就软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疫情之下更是不容易。她主动送给我们一大袋姜茶和几瓶矿泉水,[水,路上够喝吗?不够的话,我再给你们拿几瓶!就希望你们不要给我们打差评,好吗?]我必须得承认,这老板娘的情商真高。离开罗平,在车里我问蟋蟀头,[还要给他们打差评吗?][算了,挺不容易的。]嗯,的确不容易。没有容易的时代啊! 点击下方小程序报名活动▼重磅发布 | 2022中国经典户外线路100条!欢迎关注「徒步中国」▼点击阅读原文,报名>活动↓↓

百度未收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蔚蓝网_微商货源 » 云南罗平,凭什么是中国最美的油菜花田?

赞 (0)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