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超额工作,一边带娃顾家,她们的两难处境如何化解?

去年的一部国产[抗疫大剧],曾吸引无数的关注,其中一个片段甚至引起了巨大争议。剧中一群男性医护人员争相报名去支援武汉,而领导冷不丁来了一句:[都是男同志,也出个女同志啊]。而剧集所演绎的女性医护人员,囿于家庭职责甚至[软弱本性],在支援前线时犹豫不决。

这段剧情原本是为了[衬托]其中一位女性挺身而出的[无畏],但却遭到了网友的讨伐——这段对于抗疫人员的描写,严重偏离了事实。实际上,在支援武汉这件事上,女性医护人员占据了半壁江山甚至更多,护士绝大多都是女性。而在疫情时期奔波在各种前线的护理人员、社区工作人员、保障民生的普通工人等等,也有着无数女性。但抗疫的功劳簿上,却是各类男性主治医生、领导占据了多数。

医护人员中的女性并不少 | Unsplash.com,Bofu Shaw

旅游

毫无疑问,包括那部抗疫剧的编剧在内,不少人都对女性工作者有着或多或少的偏见,很多时候可能是无意识的。女性基础工作者,也就是所谓的 essential worker,受到的关注和社会承认确实是偏少的。尽管她们在整个社会的抗疫工作中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却面临着相当多的困境。

她们贡献多,回报低

各地[封城]时期,还在一如既往工作的人们,都处在社会运转所不可或缺的岗位上。有医护人员、物流工作者、基础设施维护者、护工、清洁工,以及最常见的超市收银员等等……这些人虽然在失业潮的冲击下仍有工作可做、有工资可拿,但所面临的感染风险要比其他工作高出很多。一个超市收银员,一天要与成百上千名顾客打交道,即使做好了相应的防护,也有着被感染的风险。

忙碌的超市收银员 | Flickr, Carlos Ebert / CC BY 2.0

在这些不可或缺的基础岗位上,超过半数的人都是女性。在美国,社工中的女性占了78%,而医疗服务人员中有77%是女性。民生用品的零售中,女性从业人数也超过了50%,超市收银员和快餐厅服务员中女性也占了超过2/3。根据美国联邦政府基础工作者的统计数据,所有职业女性中,有1/3的女性在从事所谓的[基础工作]。

大部分的基础工作之所以基础,一方面也是因为它们是最前线的、最贴近基层的,是人力堆积起来的。这些岗位的一大特征就是贡献大、回报低,得不到社会应有的承认。虽然在社会运转中不可或缺,但是这些基础工作很多是以时薪计算收入,薪酬十分微薄。

基层社会工作者中不乏女性身影 | Pexel,RODNAE

在美国,有接近600万医务工作者的年薪低于3万美元(相比而言,医生的年薪平均为23万7千美元)。这其中,有83%是女性,大部分是护士以及医院后勤人员。同样的,由于老龄化社会的来临,个人护工和家庭健康工作者的从业人员数量也在近些年增加,10个从业者中有8个是女性,但他们的收入也仅比最低工资高一点点。在疫情期间,这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高风险、低收入]职业。

女性、少数族裔从事低薪工作,其实反映的是社会就业结构中的特征——在教育和经济地位中处于弱势的群体,职业选择有限;而女性囿于照顾家庭的传统角色,也通常会选择那些门槛较低的、临时性的工作。这些工作的一大特征,除了辛苦之外,还有缺乏上升通道、缺乏完整的劳动保障,许多雇主甚至不会给自己的员工购买医疗保险。这些基础工作者在冒着风险出门工作的同时,自己的生命安全却难以得到保障。

高风险的女性工作者 | Pexels, Laura James

疫苗诞生之后,美国各大医院的医护工作者纷纷打上了疫苗。一些坐办公室的医院行政人员、医学院里还在上课的学生,甚至比一些护工、药剂师等更[前线]的岗位从事人员优先级要更高,十分不合理。这从另一个方面也反映了这些基础工作者们受到的忽视。

面临职业和家庭的双重压力

疫情之下,由于学校、托儿所等机构关门,育儿重任转到了家庭之上。在家工作的父母们得以有更多机会和小孩子在一起,父亲们也开始分担一些育儿职责。这看起来仿佛是一件好事,但在各种各样的调查中,母亲依然承担了大部分的照顾职责,包括家务,以及陪孩子读书、学习等等。

许多女性基础工作者面临的,是工作和家庭的双重压力,许多人不得不在工作和孩子之间做出选择。一些城市专门为基础工作者们开设了育儿服务,但这并不能解决所有基础工作者的需求。最困难的当属单身母亲,她们中的许多人不得不求助于朋友和家人,或者同事之间相互照看孩子。往往在辛苦工作了大半天之后,她们回到家却没有机会休息,因为还有小孩需要照顾。

需要赚钱养家,还需要照顾孩子 | usaraf.army.mil

在社会的支持网络瘫痪时,往往受到伤害最严重的就是低收入、弱势群体。她们原本用于应付压力和紧急情况的资源就更少,在生活中处处碰壁;而这些阻碍——例如因为育儿而丢掉工作,或者薪水减少、绩效低等情况,会进一步压缩他们的资源,造成恶性循环。当普通人的境遇都变得困难的时候,基础工作者们的困难更是难以想象。

而在欠发达地区,这样的困难可能无处不在。比如,许多工作机会转移到了网上,对于接触不到网络、承担不了网费,或者没有智能手机和电脑的人而言,就会是一个大问题。甚至,在低收入国家,有45%的女性缺乏必要的证件,这也阻碍了她们获取必要的帮助以及工作机会。另外,在一个家庭遭遇困难的时候,女性受到家庭暴力或者伤害的几率也会上升。

低收入地区,她们的困难无处不在 | borgenproject.org

对于女性基础工作者而言,在疫情期间,她们的贡献应当被社会所承认,而不应当被大家所忽视。为了保障她们的权益,让社会在疫情下更好地运行,我们其实还可以为她们做更多。

在工作方面,可以提高基础工作者的收入标准,签订正式劳动合同,并为他们提供医疗保险等必要的社会保障措施。在健康方面,希望能尽快为基础工作者们接种新冠疫苗,降低感染风险,也充分考虑他们在疫情下的心理健康。特别的是,我们需要关注女性、特别是单身母亲的育儿需求,为她们添加更多公共设施的使用便利,发动社区力量,解决她们各方面遇到的困难。此外,提供更多的就业培训,为她们提供上升、转业的渠道,也能为她们带来更好的未来。

唯有这样,我们的社会才会顺利运转,而男女平等的事业,才不会因为疫情的打击而停滞。

前线的基础工作者,需要更多的认可与关注 |Pexels, Rodnae

过去的2020年将会成为人类历史的转折点,我们目睹了疫情肆虐,也见证了众人的努力与团结。新年伊始,比尔·盖茨夫妇写下了盖茨基金会的2021年度公开信,回顾了他们在慈善领域的工作,分享了他们的思考,探讨着如何构建一个更美好的未来。点击[阅读原文],聆听他们的分享。2021年,我们休戚与共。

全球健康与发展守卫计划

我们关心科学家的每一次灵光一现,关心在未知领域的每一步开拓和探索。但这次,我们想把目光投向全球贫困人群。

他们生活窘迫,面对伤害也更加脆弱:气候变化、传染病、饥饿、贫困、新生儿死亡、性别歧视……科学和创新,能为他们带来什么?

由果壳发起的全球健康与发展守卫计划,通过招募并培养创作者、传播者,促进各类优质内容产生,鼓励传播和发声,从而将关注全球健康与全球发展的理念传播给大众,让贫困人群获得更多关注,并期待让这种关注实实在在改善他们的境遇。

作者名片

作者:李子

编辑、排版:咻咻

题图来源:Pexels, Evg

欢迎个人转发到朋友圈

本文版权属于[我是科学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iscientist@guokr.com

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科普中国客户端

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跳转到下载界面↓↓↓

[扩展阅读]2021年盖茨基金会年度公开信,如期而至

百度未收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蔚蓝资讯网 » 一边超额工作,一边带娃顾家,她们的两难处境如何化解?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