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话丨秋分:丰收时节,果蔬秋浓”

点击数:4

阳光穿过压弯的稻穗

洒射在人们的笑脸上

一阵风吹过

窸窸窣窣的声音便在这里交响

秋分已至,秋意渐浓

作者:汪曾祺

<mpvoice class="js_editor_audio audio_iframe js_uneditable custom_select_card" src="/cgi-bin/readtemplate?t=tmpl/audio_tmpl&name=%E3%80%8A%E6%9E%9C%E8%94%AC%E7%A7%8B%E6%B5%93%E3%80%8B%E4%BD%9C%E8%80%85%EF%BC%9A%E6%B1%AA%E6%9B%BE%E7%A5%BA&play_length=07:03" isaac2="1" low_size="829.67" source_size="829.7" high_size="3317.42" name="<>作者:汪曾祺” play_length=”423000″ voice_encode_fileid=”MjM5MjQ1ODczMl8yNjU1MTk4MDc3″ data-topic_id=”” data-topic_name=”” data-pluginname=”insertaudio”>

中国人吃东西讲究色香味。关于色味,我已经写过一些话,今只说香。

今天的活是收萝卜。收萝卜是可以随便吃的——有些果品不能随便吃,顶多尝两个,如二十世纪明月(梨)、柔丁香(葡萄),因为产量太少了,很金贵。萝卜起出来,堆成小山似的。农业工人很有经验,一眼就看出来,这几个好,留下来自己吃。不用刀,用棒子打它一家伙,[棒打萝卜]嘛。喀嚓一声,萝卜就裂开了。萝卜香气四溢,吃起来甜、酥、脆。我们种的是心里美。张家口这地方的水土好像特别宜于萝卜之类作物生长,苤蓝有篮球大,疙瘩白(圆白菜)像一个小铜盆。萝卜多汁,不艮,不辣。

红皮小水萝卜,生吃也很好(有萝卜我不吃水果),我的家乡叫作[杨花萝卜],因为杨树开花时卖。过了那几天就老了。小红萝卜气味清香。

南方的黄瓜不如北方的黄瓜,水叽叽的,吃起来没有黄瓜香。

都爱吃夏初出的顶花带刺的嫩黄瓜,那是很好吃,一咬满口香,嫩黄瓜最好攥在手里整咬,不必拍,更不宜切成细丝。但也有人爱吃二茬黄瓜——秋黄瓜。

呼和浩特有一位老八路,官称[老李森]。此人保留了很多农民的习惯,说起话来满嘴粗话。我们请他到宾馆里来介绍情况,他脱下一只袜子来,一边摇着这只袜子,一边谈,嘴里隔三句就要加一句脏话,他到一个老朋友曹文玉家来看我们。曹家院里有几架自种的黄瓜,他进门就摘了两条嚼起来。曹文玉说:[你洗一洗!]——[洗它做啥!]

我老是想起这两句话:[宁吃一斗葱,莫逢屈突通。]这两句话大概出自杨升庵的<>。屈突通不知是什么人,印象中好像是北朝的一个很凶恶的武人。读书不随手做点笔记,到要用时就想不起来了。我为什么老是要想起这两句话呢?因为我每天都要吃葱,爱吃葱。

[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每年小葱下来时我都要吃几次小葱拌豆腐,盐,香油,少量味精。

新山药(土豆、马铃薯)快下来了,新山药入大笼蒸熟,一揭屉盖,喷香!山药说不上有什么味道,可是就是有那么一种新山药气。羊肉卤蘸莜面卷,新山药,塞外美食。

苤蓝、茄子,口外都可以生吃。

[臭豆腐、酱豆腐,王致和的臭豆腐!]过去卖臭豆腐、酱豆腐是由小贩担子沿街串巷吆喝着卖的。王致和据说是有这么个人的。皖南屯溪人,到北京来赶考,不中,穷困落魄,流落在北京,百无聊赖,想起家乡的臭豆腐,遂依法炮制,沿街叫卖,生意很好,干脆放弃功名,以此为生。这个传说恐怕不可靠,一个皖南人跑到北京来赶考,考的是什么功名?无此道理。王致和臭豆腐家喻户晓,世代相传,现在成了什么[集团],厂房很大,但是商标仍是[王致和]。王致和臭豆腐过去卖得很便宜,是北京最便宜的一种贫民食品,都是用筷子夹了卖,现在改用方瓶码装,卖得很贵,成了奢侈品。有一个侨居美国的老人,晚年不断地想北京的臭豆腐,再来一碗热汤面,此生足矣。这个愿望本不难达到,但是臭豆腐很臭,上飞机前检查,绝对通不过,老华人恐怕将带着他的汽车怀乡病,抱恨以终。

臭豆腐闻起来臭,吃起来香。有一位女同志,南京人。爱人到南京出差,问她要带什么东西。——[臭豆腐]。她爱人买了一些,带到火车上。一车厢都大叫:[这是什么味道?什么味道!]

其实油炸臭豆腐干不只长沙有。我在武汉、上海、南京,都吃过。昆明的是烤臭豆腐,把臭油豆干放在下置炭火的铁篦子上烤。南京夫子庙卖油炸臭豆腐干用竹签子串起来,十个一串,像北京的冰糖葫芦似的,穿了薄纱的旗袍或连衣裙的女郎,描眉画眼,一人手里拿了两三串臭豆腐,边走边吃,也是一种景观,他处所无。

吃臭,不只中国有,外国也有,我曾在美国吃过北欧的臭启司。招待我们的诗人保罗•安格尔,以为我吃不来这种东西。我连王致和臭豆腐都能整块整块地吃,还在乎什么臭启司!待老夫吃一个样儿叫你们见识见识!

不臭不好吃,越臭越好吃,口之于味并不都是[有同嗜焉]。

一九九六年三月二十七日

选自<>文章有删减

朗读者:北辰

夜喜贺兰三见访

唐·贾岛

漏钟仍夜浅,时节欲秋分

泉聒栖松鹤,风除翳月云。

踏苔行引兴,枕石卧论文。

即此寻常静,来多只是君。

译文:漏壶显示还未到深夜,节气已近秋分,泉水喧哗吵闹到了栖息在松树上的鹤,风吹开了遮蔽月亮的云。在人烟罕至的山林中,难得畅谈文章,平日清寂,也只有知己时常来此处找我。

点绛唇

宋·谢逸

金气秋分,风清露冷秋期半。

凉蟾光满,桂子飘香远。

素练宽衣,仙仗明飞观。

霓裳乱,银桥人散,吹彻昭华管。

译文:金秋已到,风清露冷,秋季已经过半了。晴朗的月光下,桂花的香气远远来袭。遥想仙宫宴会,云裳羽衣,仪仗飘飘,人影绰约,昭华丝竹之声彻夜未停。

今年秋分

也是第三个中国农民丰收

颂声歌盛旦

多黍乐丰年

我们播种、耕耘、收获

辛勤地付出

都是为了奋斗出

未来最美好的模样

致敬劳动,感恩大地丰收快乐,共迎佳节!

秋天

你记忆中

最难忘的味道是什么?

欢迎留言与我们分享!

今日话题

点分享点点赞点在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蔚蓝资讯网 » 夜话丨秋分:丰收时节,果蔬秋浓”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