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巴女主人嫌狗能吃,一怒之下竟砍断狗的尾巴!

腐烂的气味是在9月1日开始从一处农户家里弥散开来的,那是一种浓烈、焦糊和酸臭的味道。

最先闻到的是隔壁邻居,他经常喂食的那只狗被哑巴主人砍断了尾巴。

宁国动保协会主席曹飞在接到求助电话后驱车赶来。

还没走近院子,同行的人下意识地捂住了口鼻,曹飞却加快了脚步。

像往常一样,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救援。

到达后,曹飞见到了下面这一幕。

高高的石墙下,一只大黄狗蜷缩在一角。乍一看,无异样。定眼一看,狗的尾巴已无踪影,独留一大片血渍。

太迟了,殷弘的鲜血早已氧化成黑铁色。

据邻居说,哑巴主人嫌弃狗狗会吃,一怒之下拿刀砍掉了它的尾巴。三天,狗狗滴水未进。伤口在沙土的侵蚀下,持续腐烂,散发出难忍的熏臭味。

曹飞不嫌弃,走过去,蹲下,摸了摸它。

狗狗也顺势靠在了曹飞的两腿间。

曹飞注意到,拴狗的绳子是用布做的,极容易咬断。

但狗不但不嫌家贫,而且被主人虐待至此,竟然都没想过逃生。

这一点深深触动了曹飞。

[小家伙,以后你就叫‘断黄’,我来给你一个家。]曹飞抱起狗狗,赶往医院。

[断黄]没有反抗,但能明显地感觉到,它怕人。然而,整个救治过程,[断黄]都十分配合。

医生帮它处理伤口时,它虽然疼得浑身发抖,止不住地嗷嗷叫,但却乖乖地保持着姿势不动,好像怕给别人添麻烦似的。

在医院治疗了半个月后,[断黄]的伤口几乎痊愈。曹飞将它接回基地,与其它400多只同狗狗团聚。

刚开始,[断黄]有点孤僻,甚至会刻意躲避人。

也许,主人挥刀而起的画养生面停在它的脑海中,久久难以挥散。

慢慢地,在曹飞和基地志愿者的悉心照料下,[断黄]终于摆脱了前主人的阴影。

现在,[断黄]十分健壮,每次见到曹飞都会高兴得摇摇那条只剩一小截的尾巴。[断黄]只是基地400多只流浪毛孩的其中一只。

虐待、遗弃、虐杀,贯穿了它们先前的狗生。

曹飞和志愿者们的出现,改变了它们黑白世界的色彩。

▲图中左二是曹飞

在此之前,曹飞做着一份只够温饱的工作,虽然爱狗,但从未接触过流浪动物救助。

2018年,与[跳跳]的相遇,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那天,曹飞在路边瞅见一只小奶狗。凑近,抱起一看,小奶狗的左前肢已经腐烂。

曹飞见了心痛极了,没有一点犹豫,抱起小奶狗冲向医院。只可惜,因为伤势严重,小奶狗只能截肢。

▲图片来源于网络

小生命才刚绽放,便残缺不堪。经过两个月多的治疗,[跳跳]终于康复,曹飞将它送去一个寺庙收养。

不幸的是,几个月后,那边打来电话说[跳跳]拉血。

曹飞抱回,去宠物医院检查后发现,[跳跳]得了细小,住院治疗没几天,就离开了人间。

▲曹飞在为基地的狗狗擦脸

[跳跳]离世前的眼神让曹飞难受到现在。

他甚至回忆说,在这么多救助经历中,那是他心里最难受的一次。

2019年3月,曹飞成立宁国市流浪动物临时救助站,正式投身流浪动物救助事业。

起初,只是曹飞与几个志同道合的爱狗人士一起做救助。

慢慢地,越来越多的人带着满腔热血加入到这个爱心队伍中。

2019年12月,曹飞正式成立宁国市小动物保护协会。

如今,两年过去,基地流浪狗数量从几十只增至几百只,场地从90平的平房迁到2700平的一处废弃养猪场。

▲基地的俯瞰图

虽然条件依旧简陋,但至少能为更多流浪狗提供一个遮风避雨的家。

截至去年8月,协会已为60多只流浪狗实施绝育手术,帮200多只流浪狗找到爱心收养家庭。

▲基地负责人之一安源与狗狗们

这一切的背后,欺骗、辱骂、威胁,从没断过,是曹飞与志愿者们不舍昼夜的坚守与付出才勉强稳住了这个摇摇欲坠的家。

缺钱,是基地一直以来最大的困难。

400多只狗每天要消耗至少6包20斤的狗粮,每包90元,一个月下来至少要花掉1.6万。

为了解决狗狗的口粮问题,曹飞也曾想过用狗粮以外的口粮代替,但不是人工成本过高,就是粮食作物成本过高。

狗粮是目前为止,相对安全、效率、经济的一种口粮。

除了毛孩子们每日的口粮花费,疫苗、驱虫、治病的费用才是填不满的无底洞。

针对伤势轻的狗狗,曹飞都是自己买药治疗,但若是碰到伤残严重的狗狗,只能送去医院治疗,花费少则几百,多则上万。

▲狗狗治疗的部分微信付款截图

这几年的救助早已掏空曹飞的钱包,为了救狗,他只能抱着狗狗去好心的医院赊账治疗。

但医院也有自己的员工和家庭要养活,眼看欠单上的金额越来越大,曹飞也越来越不好意思向医院开口。

曹飞没有工资,现在每月靠着群里好心人的捐助苦苦支撑基地的运转。

整个救助站挣扎在温饱线上,没有余钱为狗狗绝育、看病。

曹飞虽然才50岁,但积年累月的负重前行,已让他患上了高血压。

颅内不知何时也冒出两个囊肿,经常压迫神经。

但比起自己的安危,他更担心基地毛孩子们能不能吃上一口饱饭。

为了毛孩,他甚至能豁出命。

有一年冬天,曹飞为了救一只被困在河里的泰迪,不顾刺骨的冰水,直接淌河解救了狗狗。

狗狗得救了,曹飞却冻伤,咳成肺炎,住院三个月。

除此之外,曹飞也主动承担了基地最脏最累的活:清理下水道和狗舍。

那些常人难以忍受的刺鼻的粪便味和脏兮兮的粪池水,于他而言,微不足道。清理干净下水道,让脏水不回流,狗狗不生病,才是他最挂心的事。不论刮风下雨,还是逢年过节,曹飞都一如既往地驻守在基地。

现在,他只希望能有好心人伸以援手,帮助基地的400多只毛孩吃上一口饭。

如果你也和曹飞一样,希望这些毛孩子们能够继续成长,请和我们一起[云养]这些小可爱们。

你的每一份爱,都是它们活下去的希望!

宁国市小动物救助站

扫描下方二维码👇帮助流浪的毛孩子吃上饱饭

通过本文关注流浪萌宠救助中心

即可为基地增加100g粮

点击阅读原文

帮助流浪毛孩子吃上饱饭↓

百度未收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蔚蓝资讯网 » 哑巴女主人嫌狗能吃,一怒之下竟砍断狗的尾巴!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