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十年的流朋先驱:我去读了个分子生物学博士

摇滚乐坚定者归来的后裔乐队德克斯特·霍兰德(Dexter Holland)和<>的一二事

这位主唱、兼词曲作者和分子生物学博士回顾了作为流行朋克先驱的职业生涯和他们近十年来的第一张新专辑。

译:咪多哩

编:欢乐

自1994年首次登上公告牌排行榜以来,后裔乐队(The Offspring)已成为那十年中最经久不衰的摇滚乐队之一。

在近30年的时间里,这群流行朋克先锋和公路战士不仅完成了和公司签下的七张专辑,还超额制作了很多更棒的音乐。在保持自身风格同时还依然具有很大的影响力。

Dexter Holland

在铁肺主唱、吉他手和词曲作者德克斯特的带领下,后裔凭借<>在独立电台和MTV上都取得了突破,开启了90年代中后期的连续成功的战绩。

<>、<>和<>,根据MRC的数据,这三张专辑在乐队1710万的专辑销量中占了很大一部分。

<>

许多MTV一代对他们印象最深的可能依然是<>,这也证明了乐队在一定程度上帮朋克乐打入了主流市场。

4月16发行了他们在康科德唱片厂牌的第一张专辑<>,已登陆17个独立电台排行榜前10,15个主流摇滚榜前10

尽管如此,乐队还在继续前进。包括主打歌,这是一首让人想起特朗普时代制造恐慌的战斗口号,刻骨铭心,就像乐队其他很多曲子一样,也非常朗朗上口。

霍兰德坚称,这不是一张关于政治的专辑,就像是其他后裔乐队的专辑一样的真实表达。

<>有一些意想不到的转折,像摇滚器乐版的作曲家爱德华•格里格的<>和钢琴抒情版的<>。

这可能是数年来最经典的后裔专辑,而且正好赶上流朋在排行榜上的复兴,他们也做足了准备能尽快在现场演出。

你最近发了一个新版的<>用的是<>副歌,效果很棒啊。

我觉得这是我们最接近政治声明的一次。我从来不想告诉别人应该去做什么,那太像是说教;

我只是把我的观察结果说出来,让你们基于这个去行动。而我刚好有一些分子生物学的背景,让这看起来像个更靠谱的公众声明。

The Offspring

但是人们的反应如此分歧我很惊讶,它让我知道,我们这个时代,甚至也是有争议的。

当我们都希望事情至少开始好转的时候,看到一张名为<>的专辑是很有趣的——尽管显而易见世界并没有在变好。

<>

糟糕的日子还在继续,这就像对过去几年发生的事情的某种抗议。我们仍然面临很多挑战,而且短时间不会消失。

还是祈祷吧!能尽快度过难关,虽然现在糟糕的日子还看不到尽头。

乐队总是以严肃的主题,你认为在你的音乐中融入政治很重要吗?

只要有共和党人当政,就会有很多很棒的朋克乐。虽然这次没那么多。我讨厌和[负责任]这个词联系在一起,太不摇滚了。

说到底,我写歌是为了让乐队自己开心,但如果我们能提供一些有价值的东西,而不是去为了说服任何人,还是很棒的。

在一天结束的时候,我说的话就只是因为我想说了,来感觉了。顺便说一句,我不觉得这是张政治唱片。

从小到大,我一直喜欢朋克乐队的一点是,它敢于直面任何沉重的主题。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喜欢死亡肯尼迪(Dead Kennedys)雷蒙斯(Ramones)和畸世乐队(Social Distortion)。

Dead Kennedys

我喜欢朋克他们谈论真实存在的问题,这对我来说是很有意义的。<>这首歌。

就像我骑着马路过我的老邻居,他看到后心想,[噢!那就是进监狱的那个人,][那就是死掉的那个人]

Social Distortion

这就是我为啥发这首歌的原因,有很多人来找我说,他们都懂我想表达的东西,也是真实存在的东西。

这张专辑中的好几首歌听起来都是经典的后裔乐队,如果告诉我它们是20年前发的,我都不会惊讶,一部分原因是你的声音听起来仍然就像那个时候的你。这是有意识的风格选择吗?

我就当这是赞美吧。当你已经做了好几张唱片后,你会觉得,那现在还可以做些啥呢?

我们总会有些奇怪的歌,你就是怎么也弄不明白,怎么听起来像我们又不像。最近的几张唱片也是。

我一直想突破这个界限。在<>之后,我觉得我们更需要突破,做一些以前从没干过的事情。

<>

比如在<>放进<>这张专里,在过去的几张唱片中,我觉得我们得再干件这种事,尝试真正跳出舒适区。

有些还是成功了,有些可能太过了,但在这张唱片上,还是稍微有点回到我们刚开始时的状态,听起来挺新鲜的,我们在有意识地回到那种传统的后裔乐队的声音中去。

你似乎一直对专辑设计很感兴趣,多年来一直在唱片中点缀一些有趣的东西,这张新专辑上也同样如此。

现在的独立乐队压力太大了,即使是摇滚乐队。我们对此还专门进行了一些讨论。在我们录音的时候,我就感觉不太对。

我们是乐队,乐队应该出唱片。一部分原因是你可以展示你的全部个性、怪癖。

我们可以做一些像<>这样好玩的东西,把古典和朋克结合起来。在这种背景下,就展示了你乐队的全部个性。

其中一个特别的歌是新版的<>,只有你、钢琴和弦乐。这样做背后的想法是什么?

这是粉丝的问题吗?几年前我们就开始用这种方式,钢琴现场演出。就像在整体演出里加上个后摇的器乐表演,让大家都喘口气。就安安静静坐一会儿,别尖叫了(笑)。

让我最感动的是,当我们在演的时候,灯光会突然亮起,有种很默契的感触。我们在社交媒体上收到了很多信息,问从哪里可以听到这个版本?

这激发了我创作这个版本的灵感,感觉跟平时做的东西很不一样也很酷,录制的时候虽然还是感觉有点奇怪。

不过我已经习惯了怪异、吵闹、混乱的吉他掩盖了你所有的瑕疵,其实这感觉很脆弱。

现在有一股艺术家销售他们的作品目录的浪潮,但在2016年,Round Hill公司就以3500万美元收购了你们的在哥伦比亚唱片出的作品目录和职业出版权,那是他们迄今为止最大的一次收购,这似乎显示了你们走在潮流的前面。是什么促使你做出这样的决定?你现在对此还满意吗?

现在看起来确实很流行,或者说很这事儿频繁发生。就我们而言,很幸运的是,当我们与索尼签约时,唱片是有授权的

我们是法律意义上拥有它的,而且我也知道他们会在发上张专辑后回来继续找我们合作。跟索尼签了七张专辑的合同,现在也全都完成了,所以我们是完全自由的。

于是几年后,我们就想那现在干啥呢?最后还是决定卖掉它。很高兴我们成功做到了,Round Hill是最佳合作伙伴。在乐队里最棒的一点就是,你总能创作出新歌。

后裔也是一个早期就和游戏合作的乐队,最近我就在VR游戏<>里面听到了你们的歌。

这是从冲浪和滑板视频开始的。我们发了<>这张专后,那一整年所有的冲浪视频都想用<>。

因为它很搭录像,效果很好。<>出现在所有这些冲浪视频中,是因为创作者给当时后裔的厂牌叫墓志铭(Epitaph)

LAPDThe Offspring – Ignition (2008 Remaster)

<>

这还是挺有道理,他们音乐确实很有活力。而且还会有一群新乐迷来看我们演出——滑手们和冲浪者,之前全是剃着莫西干,穿着皮夹克的人群。

之后我们又参与进了一个叫<>的游戏,这是一款单人街机游戏,这是我们和游戏领域合作的第一件事。

乐队出现在游戏<>中庆祝新专辑

之后是<>,这是一款大制作,现在你说的虚拟现实的东西。我都完全明白,如何接触到那些实际上听不见你讲话的人,这可能就是最好的例子。

听说你有很多兴趣爱好,最引人注目的应该是你的分子生物学博士学位。你能谈谈这份学位吗?又是如何兼顾乐队和这个的?

当然,我会试着做一个简短的总结。我们高中一毕业就开始组建乐队尽管并不指望它能有什么发展,所以我们都有其他的计划。

我去了南加州大学,上的是医学预科。实际上没能进医学院。我在大学时并没有完全专注于学业,我其实是故意的这样我就能完全投入进乐队里。

但很巧的是我有机会留在南加州大学并获得分子生物学硕士学位,我觉着这可能会提高我的学历,所以我拿了硕士学位,但我依然没进医学院。

他们又告诉我,[完成学业,就能拿博士学位。]研究生时间是很灵活的,我可以为了乐队离开几天,一切都没啥大问题。

当乐队走红时,我正慢慢写我的论文,那时候我意识到我不能同时兼顾两者。休息了一段时间后,他们不仅给我休假,而且从来没有催过我。

20年后,我回去的时候,一些原来的教授还在那,我觉得我还是有机会继续完成这份在其他任意五年都搞不完的论文的。

我一直对病毒很感兴趣,有趣的是现在我们刚好正处于病毒大流行的时期,病毒的工作方式很有趣,我的研究主要是计算性的。

人类细胞有过去15年才发现的微型RNA,有点像基因的开关。而下一件事是确定它们是否存在于病毒中,也许有些存在,有教育些不存在。

对于HIV来说,这可能是一个突破,我正在研究这个问题。而且这与冠状病毒也有一些相似之处,即分子间的相互作用。

希望这项研究能继续下去,虽然我不觉得我完全有时间从事另一种职业,但还是有办法在这里那里写点论文。也许会在那张唱片之后!

你是否觉得这份学位最终还是有益于后裔的长寿的,而后裔也从没成为你的生活的全部?

我想是的。人们问有一个长寿乐队的秘诀是什么,我认为是知道如何休息——就是给彼此空间。

巡演的时候,你们会不停地一直黏在一起,尽管我很爱他们,但也需要有自己的事情去做,外面有那么多很酷的东西,我都想去试试。

ref:

https://www.billboard.com/articles/columns/rock/9557726/the-offspring-dexter-holland-interview-let-the-bad-times-roll/

百度未收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蔚蓝资讯网 » 消失十年的流朋先驱:我去读了个分子生物学博士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