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极比赛,博彩丑闻,中国电竞行业为何乱象频发?

电子竞技也要讲体育精神

上周,微博官方号[腾讯电竞]发布了一则公告,在圈内引发了一片争议。

这则公告是针对一场王者荣耀世界冠军杯中的假赛行为发布的。就在公告发布前一日,QGhappy战队为了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对阵实力更弱的对手,加大赢面,故意选出极不合理的阵容以输掉比赛。该行为不仅引发了观众一片唏嘘,赛事解说员更是当场发怒,直斥QGhappy的行为属于[晚节不保]。

图/腾讯电竞官方微博

随着舆论发酵,腾讯电竞官方很快宣布了处罚结果:暂停主教练吕成林教练资格;其余教练和队员给予严重警告;俱乐部处罚金100万元,并取消年度最佳评选资格,责令俱乐部加强整改,并提交整改报告。

对于此次官方处理结果,不少粉丝认为[干得漂亮],效率一流,态度诚恳。但也有不少粉丝认为此次处罚[不痛不痒]。

[懂了,以后各战队准备好100万就能打假赛了 反正年度最佳评选也不一定能轮到自己。]有微博网友在公告下的评论区内嘲讽道。

风波始末

事情并不复杂。

8月8日的王者荣耀世界冠军杯,QGhappy对阵南京Hero久竞战队的一场小组赛上,前者在选英雄的过程中,直接掏出了[非常规阵容]:不选射手,且每个选手擅长的位置全部打乱,摆明了就是打算输给对方,好让自己下一场能够对阵实力更弱的MTG战队。

开头几个英雄选出来的时候,解说员李九还在竭力试图将阵容的合理性说圆,但由于阵容实在过于离谱,当最后一个英雄选出来的时候,李九终究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发了火:

[控分选择对手是合理的规则使用方式,但是这个东西它不符合电竞精神。]

[很多人干这个事情,但是没有人挑明了来,电竞的精神应该是勇往直前一往无前,你不管对谁你都去干掉他……这个东西打到最后叫晚节不保。]

[你一定要明着来吗?我没办法在这里违背我的职业道德去说话……今天会有多少人脱粉,有多少人不再看这个地方,会有多少人因为这一场比赛对于电子竞技,对于KPL,对于王者荣耀这个东西产生误解?]

图/腾讯视频

失态的并不止官方解说员李九一个人,很多其他渠道的直播解说员也发了火。LGD大鹅-王者荣耀俱乐部副教练阿泰更是一怒之下关了比赛直播,并发文表示QG[不尊重对手,不尊重观众,不尊重比赛,最重要的是不尊重自己]。MTG教练贝克曼也发文表示,没想到这就是强队的气魄和底蕴,QG[难成大器]。

尽管QGhappy的行为的确激起了[民怨],但战队主教练吕成林似乎并不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什么问题,只觉得这是一次利用规则的常规操作。在一张网传微信聊天记录中,他表示:[所以我们暴露战术及赛程的影响是你们这些人来承担后果的对吗?]

更多的同行则为李九的表现捏了把汗。

[他可是官方解说员啊。]一名平台直播解说员不无惊叹地表示,[如果是我们,随便怎么解说都行。但一般官方解说都会打个圆场,随便解说一下就过去了。李九这次应该是赌上了职业生涯的。]

比赛结束当晚,李九发出博文,表示自己[开口之前做好了最后一场解说的心理准备],[如果我那个时候选择了闭嘴明哲保身,我的青春就喂了狗。]

图/解说李九官方微博

尽管腾讯电竞官方第二天就迅速给出了处理,但QGhappy的消极比赛战术也收获了预想的效果。8月13日,2021王者荣耀世界冠军杯四分之一决赛第二场比赛中,重庆QGhappy以4:1的成绩战胜MTG战队,成功进入八强。

电竞乱象

其实以往也不是没有过类似事件发生。就在一个多月前,XYG.Y就因为消极比赛,遭到对手QG.Y碾压,用时仅6分钟便输掉比赛。事后,XYG.Y俱乐部管理层对战队施行了一系列处罚措施,包括停止选手后续工资发放等。并且表示,将会对该队人员进行推倒重建——尽管看似颇为严厉,但却仅止步于俱乐部内部处罚的层面。

而将[消极比赛]行为正式上升到赛事官方层面上,发公告做出惩罚,这还是第一次。

根据相关定义,所谓消极比赛,指的是竞技比赛中,对战一方或双方为了特定目的而违背求胜原则的行为,是一种利用规则策略性的不道德行为,在传统体育竞技项目中不算少见。而在刚兴起不久的电竞行业,其实还算是个新鲜事物。

全国体育运动学校联合会科技体育分会副会长、电子竞技从业者李季涛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所谓[合理利用规则],重点在于[合理]而非[利用规则]。而[合理]这个词包含[尊重]和[敬畏]两层定义,而这两点QGhappy的行为中都没有体现。

[拿NBA举例,每当马刺稳定进入季后赛后,主教练波波维奇往往会安排GDP(前马刺队球员三人组简称)休息,你可以说他在控分,对方也明知道马刺在放水,但为什么没人处罚他?因为他的方式讲理。GDP需要养伤休息,替补队员也要上场练兵,为季后赛做准备。而且GDP也好替补也好都不会瞎打。他们是战士,而不是奴隶。在赛场上,他们尊重对手,也是尊重自己。]

[QGhappy可以用很多方式来达成所谓的战略目的,但是他们却用了最差的方式来完成,用一个可能黄金段位玩家都不会用的阵容来进行比赛。这个行为极不尊重对手,也没有尊重观众,自然也没有尊重自己。更是对于电子竞技职业化缺乏一种敬畏。]李季涛说。

此外,相比消极比赛,更困扰电竞圈的始终是因博彩而导致的假赛问题。

相关案例并不鲜见。根据文娱垂直媒体[毒眸]梳理:2017年12月,DOTA2三线职业战队Yuki在参加<>期间,通过买博彩打假赛谋取私利被查,随后Yuki战队和所有成员被终身禁止参加Imba传媒主办的所有赛事;

2018年3月,在国家体育总局体育信息中心主办的DOTA2国内联赛DPL中,Urc和Rock.Y两支战队疑似分别买了对手先拿到10杀,于是双方在比赛中相互送死,场面令人啼笑皆非,成了中国电竞假赛臭名昭著的案例。随后DPL赛事宣布对两队5名成员终身禁赛,5名队员禁赛两年;

2019年4月,英雄联盟港澳台赛区发布公告称,接到举报因涉及场外赌博以及非常规游戏行为影响比赛内容,DG战队经营者胡伟杰永久禁止涉足LOL相关产业,教练范江鹏及前教练李鑫宇禁赛12个赛季月,打野选手刘洋禁赛18个赛季月,DG战队被LMS除名;

2019年4月29日,国内英雄联盟联赛(LPL)官方发布公告,称华硕旗下参加LDL(英雄联盟大陆次级联赛)的RWS战队[试图以规则禁止手段影响游戏或者比赛结果等违规行为],四名选手被禁赛18个月。RWS也因队员数不足,放弃了LDL季后赛参赛资格;

而在今年2月,FPX战队新人周杨博向其所在俱乐部[自首],表示自己曾参与假赛。[自首]的原因是曾经的庄家再一次找上门,要求其故意让战队输掉比赛,以操纵博彩赔率。周杨博不愿继续,选择了主动向俱乐部坦白。

事件发生后,腾竞体育迅速展开调查,并于两个月后宣布了调查和处罚结果。公告显示,共有数十名选手和管理人员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处罚。然而,不少圈内人士却认为处罚力度过轻,不足以扶正风气。

以实际参与假赛并投注的周杨博为例,官方给出的处罚仅仅是罚款以及4个月禁赛。且处罚从调查结束日期开始。而在调查公告发布之际,周杨博的禁赛期就已经过了近一半,并不会影响其参与下个赛季。

图/FPX电子竞技俱乐部英雄联盟项目选手周杨博 微博

尽管公告中详细解释了原因:为了鼓励相关人员积极协助联盟反假赛工作,会对积极协助调查的人员适当减轻处罚。

但将一系列事件串联起来看,只能得出一个无奈的结论:目前电竞圈大部分时候,无论是对于消极比赛,还是假赛,处罚力度都仍然不够。且相关调查开启也往往依赖举报、[自首]和触发众怒的[明演]等几个有限渠道,太过被动。监管力度和效果仍有待商榷。

管不了吗?

周杨博事件后,腾竞体育组织了一次媒体群访。面对记者,腾竞体育LPL生态总负责人孙政有些无奈地表示:

[我们的调查中发现,现在很多涉嫌假赛和违规投注的选手,是有被胁迫的情况的,有被外部的环境,甚至被俱乐部管理团队胁迫。]

也就是说,从行业生态的角度来看,不少违规选手其实是在执行他人的意志,自己并没有选择权。

以前文QGhappy对Hero的消极比赛为例,也有不少网友猜测,QG战队内的老将其实并不愿意做这种[晚节不保]又贻笑大方的事,战队的表现,更多还是反映了主教练吕成林的意志。

图/QG电子竞技俱乐部王者荣耀分部主教练吕成林官方微博

而博彩由于涉及实际利益分配问题,情况只会加倍复杂。2019年,博彩数据公司Eilers & Krejcik Gaming就发出预测称,2020年全球电竞博彩投注额将达到1130亿元人民币,中国将成为电竞博彩投注的重要地区。

电竞博彩已经渗入电竞游戏职业联赛的各个环节,从导播下注,解说推单,再到战队假赛严丝合缝。甚至博彩产生的收益远远超过赛事奖金本身,一些小俱乐部老板甚至会专门通过假赛和下注来运营战队。在错综的利益链条下,选手们虽然是其中的关键一环,却也是话语权最小的一方。

[我可以很负责地说,博彩对电竞的影响蛮大的,尤其这一两年,因为疫情的影响,很多博彩公司在这一块渗透得很厉害。要求军事俱乐部预防是天真的想法。很多俱乐部本身就是靠灰产来维持运转,你怎么去要求它主动预防呢?]李季涛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在李季涛看来,造成电竞博彩泛滥的根本原因,除了体育产业天然同人类的好赌习性挂钩外,还在于缺乏有效的监管机制来制约这一行为。[我国的电子竞技选手的犯错成本太低了,即使是终身禁赛,对于他们来说影响也并不是很大,换个ID继续打。]

这就导致很多选手对于处罚有恃无恐,自然无法根除假赛,就像当年国足黑哨一样。

而在一名行业分析人士看来,电子竞技产业链结构失衡也是一个影响因素。掌握游戏版权的头部公司攫取了过多收益,导致产业链利益分配失衡,部分从业者只能靠奖金、直播之外的手段,诸如博彩来增加收益。

[头部游戏公司把链条中75%到85%以上的收益都拿走,其余所有人都在吃剩下的15%。这是导致结构出现畸形的根本原因。]该名行业分析人士表示。

从选手本身出发,相比传统体育项目,电竞选手大都十分年轻,缺乏社会经验,受教育程度普遍不高。往往刚过20岁,就已经算是[高龄],不处于最佳状态了。当初进入电竞圈,大多是怀着[一夜成名]的幻想,而当年龄越来越大,职业发展前景愈发不明朗时,被庄家动辄数十万元的开价所诱惑,也势所难免。

在李季涛看来,对于选手而言,光靠道德约束是不够的,只有建立一整套完整的选手培训体系和认证体系,给运动员的生存提供保障,才能更好地对其行为进行规范。

尽管早在2003年底,国家体育总局就已经将电子竞技正式确立为第99号体育项目,国际奥委会也承认电竞是体育运动,但判断一个人的态度,往往不能看他说什么,而要看他做什么——在2018年底,国际奥委会以[不能在奥运会项目里加入一个提倡暴力和歧视的杀人游戏]为由,断然拒绝了电竞入奥的可能。

从监管角度出发,腾竞体育也好,相关赛事举办方也好,都只是民营企业,没有执法权,调查取证工作都需要依赖外部第三方法律服务机构的配合才能完成。想要监管快速落实,也只能被迫依靠鼓励相关人员积极协助、主动申报的方式。

众多因素交织在一起,使得[高高举起,轻轻放下]成了面对违规行为时不得已而为之的处理方式。大部分时候,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其存在。

图/图虫创意

只是这样并非长久之计。如果相关机构无法对消极比赛和电竞博彩假赛给出更严厉的处罚,就相当于默许破坏行业生态的行为再次发生。在李季涛看来,倘若想要成功对违规行为进行遏制,必须进入到国家立法层面才有效力。

尽管早在2007年,公安部、原信息产业部、文化部、原新闻出版总署四部委就联合发出了<>,其中明确规定:企业不得按照游戏输赢收取不定金额的佣金;不得提供将游戏虚拟货币兑换成法定货币的服务。

而据<>规定第二条:以营利为目的,在计算机网络上建立赌博网站,或者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接受投注的,属于刑法第三百零三条规定的[开设赌场]。

然而在实际操作中,赌博网站及相关公司往往都注册在境外,甚至取得了当地合法赌博牌照,国内相关机构鞭长莫及,难以干涉。如此才导致了电竞博彩业的猖獗发展。

但无论如何,电子竞技赖以维系玩家的根本,和传统竞技体育其实并无差别:都是那一份对[更高、更快、更强]的执念。倘若任由违规行为泛滥,进而破坏了行业赖以生存的观众基础,损失的将是所有参与方的利益。

诚如处罚公告中最后一段写的那样:

竞技不仅需注重赢的结果,还要注重赢的方式。

值班编辑:王琳

推荐阅读

欢迎关注中国新闻周刊视频号

(进入视频,点击帐号头像,加关注)

百度未收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蔚蓝资讯网 » 消极比赛,博彩丑闻,中国电竞行业为何乱象频发?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