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吉海:我探村落保护

武吉海

湖南省政协原副主席

湖南省摄影家协会顾问

HPA/中国传统村落是指村落形成较早,拥有较丰富的文化与自然资源,具有一定历史、科学、艺术、经济、社会价值,应予以保护的村落。

在申报争取中国传统村落上,湘西州算觉醒早,行动快的。国家2012年启动中国传统村落立档调查、申报保护以来,全国已公布五批共6819个中国传统村落。其中湖南省列入658个,在全国居贵州、云南之后;湘西州进入172个,总数排全省第一位。

◎龙山县贾市镇巴沙湖村有4个自然寨1300多人,村民保护传统村落注重捡瓦维修

◎78岁的巴沙湖村民向安清介绍,他身后的向家大院土改时分给贫雇农,老宅主要靠住人平常维护和烟火熏烤

◎巴沙湖村已有三分之二人口外出打工居住,捡瓦补漏、更换腐朽的木柱、檩子、椽皮、增添新瓦成为维修古民居的当务之急

◎木匠向能敏用传统技艺维修损毁严重的古民居

◎龙山县贾市镇街上村有3000多人口,清末民初一度繁荣,贾市河码头可经酉水隆头、保靖,下通常德,沿河而建的贾家寨石板街全长1028米,街道两旁全盛时期有100多家商铺、商号、饭店

◎街上村古民居维修已纳入龙山县农村危房改造项目,由县住建局统一组织施工,乡村负责协调施工环境

◎街上村支书郑丁友说,街上村过去靠水运码头兴旺,今后搞古村落旅游恐怕也是一条路子

◎永顺县颗砂乡颗砂村,是永顺末代土司王彭肇槐官衙所在地,彭氏土司改土归流前从灵溪镇老司城搬迁到此

◎颗砂村村民张荣林已85岁,先祖从江西临川迁来,他身后的江西会馆乡里修电影院时被拆掉,老街上还保留有当年土司王建造的衙署等建筑遗址

◎永顺县灵溪镇扒出科村,土家族农村嫁女要请全村父老喝喜酒,流水席从中午开到傍晚

◎扒出科村民居建筑风格为土家穿斗式木房和吊脚楼,传统榫卯结构建筑经久耐用

◎在村落留守的多为老年人,老村支书李佑成(左四)介绍,因地处偏僻,扒出科民居一直保护得很好,他们这一族从大庸迁来永顺扒出科已200多年

申报的目的,是更好地推动保护先人留下的村落遗产,延伸它的濒危寿命。据中国传统村落保护专家委员会主任冯骥才先生当年推算,全国2000年有363万个自然村落,到2012年,缩减为230万个,平均每天消失80~100个村落。全国汇总数字表明,中国现存具有传统性质的村落近12000个。冯骥才先生曾对湘西州的同志说:[村落遗产分布很广,保护起来难度很大。你们应该把这件事做好,做好了才对得住子孙后代。]

湘西同志一直在努力践行国家和有识之士的嘱托。一是党委政府制定传统村落保护规划,出台政策文件,分解落实传统村落保护责任。二是州人大常委会制定了[湘西州传统村落保护条例],从地方立法层面规范了保护利用行为。三是结合精准扶贫和发展乡村旅游,通过各级办点示范,引入市场机制,推动传统村落保护利用。2020年,湘西州进入国家传统村落保护利用集中连片示范区。

◎保靖县夯沙乡夯吉村坐落在崇山峻岭之中,村寨四周森林茂密,风水宜人

◎夯吉村民居建造使用传统材料,建房用的主梁按传统习俗由建房主人张登华率木匠赶早上山砍伐

◎竖屋上梁这天,建房主人要杀猪待客庆贺

◎张登华修建的木房为五柱八掛楼房,竖屋时,除8个修屋木匠师傅外,还需请40多个劳动力帮忙

◎上梁前,牵头的木匠师傅在画有太极图的主梁中间凿进红丝线和银钱,据说可以辟邪,为主家带来安宁和吉祥

◎竖屋上梁完成,上梁师傅开始唱颂词、抛梁粑,户主和亲友在接梁粑

◎保靖县葫芦镇傍海村老木匠龚大海,祖孙7代都从事木匠手艺,他今年82岁,15岁跟父亲学做木工,为主和参与修建的吊脚楼有20多栋

◎傍海村有60多位泥木匠,村落民居维护主要靠他们出力,村民老石趁天晴维修老宅屋面

◎因为有这些泥木工的护理,傍海村的特色民居保留完好

◎古丈县红石林镇老司岩村为明清时期因酉水水运繁华而生的古村落,一条石板街穿寨而过,村支书彭武海走在家门口的古道上

◎老司岩村靠做桐油、木材等山货生意发家的黄家,清代就建起了占地几十亩的黄家大院,黄家大院后面是经营南杂百货的潘家,潘家老宅高大宽敞,土改时已分配给寨子里的贫雇农

◎老司岩村土家族古风民俗遗存较多,茅古斯舞保留有母系社会的生殖崇拜

湘西传统村落保护利用,目前有几种模式效果好一些。

一是龙山县主推的惹巴拉村、街上村、巴沙湖村,永顺县推介的双凤村、小溪村等村落的原生态修复、保护模式。这种模式注重保护传统村落整体风貌,保护原住民的传统生产生活方式,引导原住民积极参与村落保护治理。对村寨已损坏的单体建筑使用原有材料和老工艺修复。整治、新建的村落公共建筑和民居,尽量按历史原貌和传统工艺复建。

二是凤凰县竹山村、拉壕村,吉首市德夯村等传统村落,由政府组建的乡村旅游公司或平台公司统一经营,吸收当地村民入股或在公司就业,利用村落历史建筑、民俗资源开展商业化营运。引导需新建住房的村民按规划在村落附近择址建房。

三是古丈县默戎村、毛坪村,花垣县十八洞村,吉首市隘口村,保靖县黄金村、吕洞山村等传统村落,依托市场机制、国家政策导向以及村里的农业主导产业,实施参观、观光、购物、体验等乡村游。州里还有部分传统村落旅游起步较早,是依托景区资源引进旅游公司开发经营的。

四是象泸溪县岩门村,吉首市齐心村,花垣县扪岱村,保靖县夯吉村,永顺县扒出科村等传统村落,由于地处偏远,村级班子比较得力,村民保护老宅习惯比较好等多种原因,村落传统风貌被保留下来。

◎古丈县默戎镇翁草村传统村落,清一色的苗族干栏式建筑

◎翁草村村民分户新建民居采用榫卯结构木作工艺,使民族特色乡土建筑生生不息,延续至今

◎一度外出浙江打工的村支书龙安祥,他希望翁草村能申报上中国传统村落,以此开启民俗文化旅游新局

◎花垣县雅酉镇扪岱村是个纯苗村,因坐落在扪岱山而得名

◎扪岱村苗族民居多为石头加土砖建造,上百年的老宅有多栋

◎扪岱,苗语原意为[大][宽厚],这里的苗族原住民还守着祖上传下来的待客风俗

◎花垣县边城镇磨老村,村里有建于清代的龙家大院,湘西明清、民国时代遗留的深宅大院由于社会变革,多数已经易主

◎磨老村小学吴银花老师逢重要活动,穿上外婆家祖传下来的清代苗服与学生在一起,这套苗服做工精细,苗绣图案鲜活生动

◎花垣县双龙镇十八洞村六组,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来此考察,在村民龙德成家坪场召开座谈会,提出精准扶贫重要思想

◎十八洞村随后整修了道路和村落民居,发展致富产业,施成富、龙德成两老口都说习近平总书记平易近人,没有架子,中央搞精准扶贫下了真功夫

◎十八洞的中老年妇女多数会苗族刺绣、织土布、打花带等传统技艺

传统村落保护的重点:一是保护村落有留存价值的民居老宅和公共建筑;二是保护村落历史形成的自然环境、风水布局和整体风貌;三是保护村落传统的生产生活方式和民俗(非遗)文化;四是包括保护、收集、整理村落山川物产、产业发展、社会变革、族群迁徙、历史典故、乡贤人物等经济文化资源。

在传统村落的保护利用上,争议较多的,是它的修复保护方式。中南大学中国村落文化研究中心主任胡彬彬教授,对修复传统村落民居采用贴面砖、民居改造外墙贴木皮、打射钉,有的做假古董等搞法,一向持反对态度。他认为这样搞没有任何文化价值,是对传承传统文化的忽悠。

◎泸溪县白沙镇铁山村始建于清末民初,现有传统民居50余栋,铁山村民居以小青瓦屋顶木结构为主,房屋壁板用桐油反复涂抹,经日晒风吹乌黑发亮

◎铁山村昔日的大户人家院落已经衰败,院落主人锁门外出打工,春节才回来敬奉祖先

◎72岁的文体玉老人嫁来铁山村杨家52年,如今与孙女守着百年老宅过日子

◎吉首市矮寨镇家庭村坐落在海拔750米的大山上,修建通村公路历时10年蔚蓝网,花了700多万元,寨子对面可观矮寨大桥

◎湖南省民宗委将家庭村列为少数民族特色村寨,通过扶贫办点帮助维修民居,扶持村里发展水蜜桃、软籽红石榴和山核桃等产业

一直以来对传统村落风貌损坏最大、而且最难管住的,是村民拆老宅、在原址建现代化的砖混楼房。一户几户新建住房没有依规管住,几年下来,传统村落风貌荡然无存。后期的整治,成本很高,难度极大,有的传统村落因此走向衰落。对村落保护影响大的,还有农村外出打工引发的村落空心化,造成民居老宅长期无人居住,出现自然垮塌或失火烧毁,有的寨子一烧就是一大片。

对传统村落拆旧建新,民间有截然不同的两种意见:多数受访者认为,这些老宅不多了,拆一栋少一栋。应该抓紧抢救性保护,使后代能看到先辈的生活场景,体验一度辉煌的中华农耕文明。少数人认为,这是文化人的瞎操心。拆旧建新是村民改善自身生活、居住条件的合理要求,城里人有的,农村人也应该享受。政府只能作出引导,顺其自然好些。

◎家庭村村民石成珍的祖上是村里的富裕户,祖传老宅做过大队食堂,1980年代失火烧毁,只留下当年的石门

◎凤凰县阿拉营镇舒家塘村,该村为苗疆边墙的重要防卫营盘,这些年民居老宅拆旧建新加速

◎出生于1947年的田解清(左一),土改时父亲做长工,与另一户贫农合分得地主一栋砖瓦房,现因房子破旧用来养猪

◎凤凰县山江镇早岗村富起来的村民动工拆除老宅,新建钢混结构住房

◎早岗村的传统村落整体风貌保护面临着严峻挑战

这些年来,各级党委政府,包括住建、文旅、财政等部门,以及学界专家和社会贤达,共同推动传统村落保护,作了艰辛努力,出现了一批先行示范的典型。传统村落保护从认识到实践,一直在进步,政府和社会的投入在逐步加大。但从总体上看,确实难挽部分传统村落衰退消亡的势头。

究其原因,除风起云涌的工业化、城镇化大势所趋造成的震荡外,一是传统村落民居老宅、公共建筑及基础设施的修复,需要的资金量很大,国家每村300万元的项目投入只能作为引导,社会的投入还没有跟上,而且后续的管理维护困难不少。一些政府平台公司整合资金和举债投入,回报的周期较长。二是乡村旅游尚未起势的地方,村落保护在住户层面缺乏内在动力,住户没有收益、没有搞头就没有积极性。三是政府层面存在重申报、轻保护的倾向。或许因为急功近利,或许因为不太懂行以及人事更替,容易造成保护责任悬空困局。有的地方换了领导一耽误就是几年。四是已定的保护制度和规划追踪落实不够好。有的制度、规划限于回应社会关切,热点一过就难免流于形式。有的在执行过程中遇难而退,没有完全消除拆旧建新、垮塌、失火的隐患。

◎2015年,凤凰县麻冲乡竹山村,四组村民吴国安坐在自家门口吃晚饭,村里的青壮年多数外出打工,村落格外冷寂

◎这些年外出游子回竹山村团聚,主要是春节、清明和家族举办红白喜事,村民没有预料到,即将到来的乡村旅游,已出现新时代的曙光

湘西从事村落保护工作的,不泛有清醒之士。记得当年采访吉首市矮寨镇镇长田军文,他的见解就比较实际。他认为,保护好传统村落,要着眼充分调动村民的积极性。一靠村支两委加大宣传,制定村规民约,增强村民保护意识。二靠镇里严格审批村民建房,开展违章巡查,拆除违规建房,管住乱拆乱建。三靠给分户建房的村民以出路。通过另辟安置区,政府补助三通一平等基础设施,为建房户提供宅基地。镇里当时没有这笔资金,这项工作难以到位。四靠发展农业产业和旅游,引进有实力的企业做旅游开发,让村民有收入,能致富,才能留住人气,保住传统村落的接续和生机。

◎2011年,武吉海(前排左二)、龙颂江(前排左一)、彭益(前排左六)、麻超(前排左七)、李湘(后排左五)、胡林吾(后排左六)、李志平(后排左七)、张谨(前排左八)等同志考察花垣县董马库乡洞冲村

◎2015年,谭仲池(前排左一)、武吉海(前排左二)、杨先杰(前排左三)、石建国(二排左二)、龙德忠(二排左四)、梁远邦(二排左一)、梁远新(三排左二)等同志在保靖夯沙村调研传统村落保护工作

◎2016年,省政协武吉海(后排左四)、张智军(后排右三)和湘西李平(后排左三)、吴凌萍(后排左一)、贾高飞(后排右四)、龙颂江(后排左六)、张建永(后排左二)、张旭(后排右一)、陈黎明(后排右二)等同志考察胡彬彬教授(后排左五)中南大学中国村落文化研究中心,互相交流传统村落保护办法

◎省政协原主席刘夫生题写:保护传统村落,推动永续发展

◎省政协原副主席、[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院士题写:延伸中华农耕文明

◎省政协原副主席、省文联原主席欧阳斌题写:心灵净地,梦里家园

◎中国书协副主席、省文联主席鄢福初题写:守护瑰宝,光耀中华

◎省政协原常委、省作协原主席唐浩明题写:追寻先祖足迹,梦回村落故园

从过来的实践看,传统村落保护利用任重道远,需要主抓者的智慧、毅力和文化自觉。在坚持科学规划、政府主导、社会参与、活态传承的原则下,应想方设法调动村民参与的主动性,鼓励开辟保护利用的多种途径,推动传统村落保护利用实现可持续发展。

武吉海:我悟宗祠文化武吉海:我览苗族婚俗武吉海:我释非遗传承武吉海:我访土家梯玛武吉海:我记[西兰卡普]

来源|湖南省摄影家协会图文|武吉海编辑|张敏审核|勤快的勤

您可以关注湖南摄协官方微信,在HPA服务中选择[HPA赛事],在手机端投稿参赛;如果嫌手机投稿不过瘾,您也可以登录www.hpa.net.cn,选择在HPA湖南摄影网各影赛专区投稿参赛。

百度未收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蔚蓝资讯网 » 武吉海:我探村落保护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