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以为是曼球减肥成功了”

点击数:4

我还以为是曼球减肥成功了

Ghostemane

我还以为是曼球减肥成功了

Ghostemane在2020年发行了第八张录音室专辑<>,虽然他的大牌唱片公司合约泡汤了,但他依然从硬核和嘻哈之间建立了一种独特的审美——完全在流行音乐审美体系之外。

Ghostemane(真名Eric Whitney)的音乐是撕裂而扭曲的,他有着硬核音乐的冲击能量、孟菲斯嘻哈的阴暗气氛和电子音乐的颗粒感和焦虑感。这种组合似乎很难被大众所欣赏,尤其是当你像Ghostemane一样相信主流音乐圈[缺乏侵犯性和情感]的话。

文 杨子虚

编 利维坦

我还以为是曼球减肥成功了

Ghostemane专辑<>封面

这位歌手/音乐人/Rapper/制作人/多乐器演奏家的职业生涯基本上就是单打独斗,现在的他的音乐每个月都能获得4000万次播放,因此,他的经理人在过去的两年里大部分时间都在与一家大型唱片公司就交涉潜在的唱片合约。

Ghostemane——

[一开始,我甚至都不确定我是不是想要跟大型唱片公司做交易,]Ghostemane说,但他也看到,很少有完全独立发展的音乐人可以进行体育场巡演,或者获得全球性的影响力,[当(唱片合约)开始要落实的时候,当我意识到我的梦想和计划将被卖给那个公司的时候,我开始有点儿感到头疼了。]

但Ghostemane说服自己[但这是下一步要走的路]。

2020年夏天,在Ghostemane计划发行第八张专辑前的三个月,谈判破裂了,这也让Ghostemane再次落入了单打独斗的局面——没有营销帮助,没人会帮他购买流媒体推广,他的新专辑又要变成零宣传了。

[他妈的!]Ghostemane记得自己当时想道,[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我还以为是曼球减肥成功了

曾几何时,这种最后关头的釜底抽薪可能会让一张专辑的发行陷入瘫痪,但在如今,各大唱片公司的影响力已经大不如以前了,失去唱片合约实际上对Ghostemane并没有造成太大的负面影响。

像现在的很多独立音乐人一样,Ghostemane已经习惯了自己运作专辑,于是他选择了像平常一样上传了这张专辑,收听人数也稳步在增长着。

我还以为是曼球减肥成功了

由于流媒体的存在,现在有越来越多的音乐人变成Ghostemane这样了,他们在主流音乐圈之外获得了很好的生活。

大牌唱片公司的往往会看重大热单曲,Ghostemane确实没有,他自然也没有任何一首歌会通过TikTok这样的平台获得病毒性的传播,但他有一些更有潜在价值的东西:一个强大的、可持续发展的职业生涯的基础。

如今,Ghostemane在莫斯科的演出都能卖出3000张门票了,还帮他的妈妈买了一套新房子。

我还以为是曼球减肥成功了

Ghostemane音乐成长轨迹

Ghostemane在佛罗里达州长大,14岁的时候因为煽动骚乱他被学校停课,同时也写下了人生中的第一首歌,那次事件的起因是一次走廊上的争吵,继而两人约定进行一场对决,而这次对决吸引了大量的观众——以及学校老师的注意。

Ghostemane——

[那天回家以后我写了第一首歌,]Ghostemane回忆道,[它更像是一首诗。我把它用朋克歌曲的方式写了出来,因为当时我真的很喜欢NOFX和Pennywise之类的东西。]

在年轻的时候,Ghostemane就已经被[任何有嘶吼声的歌曲,或者是重口味的吉他音色所吸引]。

我还以为是曼球减肥成功了

17岁那年,Ghostemane的父亲去世,于是他旅行去了纽约,因为他母亲的家人住在那边。一个表哥开始带他去看纽约的硬核音乐演出。

Ghostemane——

[当时我想,‘我可不相信这周围有这么一个圈子’,]Ghostemane回忆说,[但他笑着说,‘老弟,(这种音乐)到处都是’。]

通过在MySpace上搜索一番之后,Ghostemane在佛罗里达州找到了一个类似的圈子,并且成立了自己的乐队。虽然新乐队玩的是硬核,但乐队的主唱把Ghostemane带进了更为广泛的嘻哈音乐的大门。Ghostemane喜欢上了像Three 6 Mafia这样的孟菲斯乐队。

我还以为是曼球减肥成功了

Three 6 Mafia

Ghostemane——

[这些东西比我听的很多乐队都更重。]Ghostemane说。他也被说唱的那种自给自足的模式所吸引了:[这是我可以独立做的音乐,我不需要依靠一群人一起组个乐队了。]

[Ghostemane]这个艺名诞生于2014年,最开始他发现自己很难找到听他歌的人。当他试图通过Datpiff等以说唱为主的网站发布自己的音乐时,并没有太多人关注他。在SoundCloud他的运气好一点,但也很快就到了天花板。

Ghostemane——

[我觉得自己已经尽最大的努力去工作了,花时间冒着被炒鱿鱼的风险去做音乐,]他说,[但我还是眼睁睁地看着梦想渐行渐远。]在绝望的时刻,Ghostemane把自己的300张CD和一大堆T恤扔进了垃圾箱,准备放弃了。

我还以为是曼球减肥成功了

说唱团体Schemaposse

但意外的是,一段短暂地加入说唱团体Schemaposse(Lil Peep曾经有段时间也算该团体成员)的经历,帮助他的音乐获得了更为广泛的受众。

歌迷们也会被Ghostemane发歌的频繁程度所吸引——仅仅在2016年,他就出了三张专辑,尤其是其中的一首单曲在YouTube上给人留下了深蔚蓝资讯网刻的印象,那就是<>。这首歌歌曲将爆裂的说唱与不羁的嘶吼声混合在一起,如今已经获得了超过2.6亿次播放。

我还以为是曼球减肥成功了

Mercury :Retrograde专辑封面

我还以为是曼球减肥成功了

随着Ghostemane的音乐越来越受到欢迎,他开始不断尝试着把他的硬核音乐背景和从玩乐队的经历中所学到的东西融入到他的嘻哈音乐中。

Ghostemane——

[我会有几首比较工业感觉的歌曲,几首比较原声的东西,再加一些硬核的东西。一开始的时候,它们的融合完全是科学怪人(Frankensteined)式的,]他说,[这种感觉很有趣,但我想要做一张专辑,在专辑里做成完全凝聚的体验。]

Ghostemane觉得,<>这张专辑是真正做到了这一点,流派之间的沟壑终于开始消失在他的视野之内。在这张专辑里,你会经历从满腔的嘶吼声平滑地转换到低沉阴郁的说唱,从不紧不慢地嘻哈转换到四大件的摇滚乐——然后又再勇敢地转变回去。

Ghostemane——

[这张专辑里真的只有两首歌是完全没有用到传统摇滚乐器的——不管是吉他、鼓、贝斯、合成器,]Ghostemane说。

在<>中,他掌握了一种[很久以来一直想在专辑中尝试]的吼叫声;而在<>的后半段,他能够运用他那引以为荣的三连音说唱,而不会觉得[人声受限]。

我还以为是曼球减肥成功了

Ghostemane与市场推广

当Ghostemane花了一年多的时间编写和制作新专辑的同时,他的经理人则开始与各大唱片公司谈论可能的交易。

我还以为是曼球减肥成功了

他的经理人坦那斯说:[我们来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因为他在全球范围内已经做得很好了。]尤其是在俄罗斯,这使得与大唱片公司达成交易对Ghostemane是很有吸引力的,因为大公司具有全球性的基础设施,可以帮助在国外推广一个音乐人。

他们还拥有营销能力和对接流媒体服务的影响力,理论上来说,这能更好的帮助Ghostemane获得更多的演出观众。

我还以为是曼球减肥成功了

但Ghostemane坚持要求一个非常具体的安排,他想要的是一个短期的协议,而且要对音乐人有更高的利润分成,这种要求对于大唱片公司来说太难以接受。最终经过了18个月的拉拉扯扯,在[对双方都很折磨的]反复之后,谈判破裂了。

我还以为是曼球减肥成功了

最近在音乐圈有一些关于唱片公司的合约应该要帮助创作者,而不是让他们背上债务的议论,但好在像Ghostemane这样的音乐人已经不再那么需要大厂牌的合约就能生存下去了,他们比以往有了更多的选择。

最终Ghostemane和华纳音乐集团旗下的独立唱片公司Alternative Distribution Alliance达成了协议,只发行一张专辑,但保留音乐的所有权。

虽然经过了这么多波折,但是Ghostemane表示,最后他保持了Ghostemane这个项目的独立性,然后他会[经历一些小事,比方在Lollapalooza的主舞台演出,再发行几首金曲,这些都会让我无比自豪。]

这些里程碑也证明了Ghostemane对于音乐的直觉一直是正确的,正如他的经理人所说的那样:[这一切的指导思想就是:只要你能做出疯狂的狗屎(crazy shit),人们自然会趋之若鹜。]

我还以为是曼球减肥成功了

ref:

Ghostemane’s Major-Label Deal Fell Through — and He’s Doing Fine

我还以为是曼球减肥成功了我还以为是曼球减肥成功了我还以为是曼球减肥成功了我还以为是曼球减肥成功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蔚蓝资讯网 » 我还以为是曼球减肥成功了”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