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超100亿!一批高水平新大学,来了!

近日,已经75岁高龄的[玻璃大王]曹德旺,决定开启一次全新的挑战——

依托其创立的河仁慈善基金会,与福建省政府、福州市政府探索[政府+公益基金]模式,出资100亿元筹建[福耀科技大学]。

这所新大学的初步选址,在福州高新区南屿流洲岛。学校办学规模3000至5000人,专业设置重点为目前国内相对弱势专业,各专业均配建标准实验室。在全国范围内招收优秀的本科毕业生,开展研究生阶段的应用型人才培养,解决我国当前应用型、研究型人才断档问题。

图 | 福耀集团

据了解,截至2021年3月31日,河仁慈善基金会共持有2.15亿股福耀股份,占总股份的8.57%,按5月7号收盘价48.49元计算,市值约104亿元。

这也意味着,若不考虑其他因素,捐资100亿,河仁慈善基金会几乎需要出清其持有的福耀股份,来支撑这所新大学的建设。

曹德旺表示,希望学校成为一所全社会共建共办的大学,吸纳和集中全社会的力量,同时也服务于全社会。

▎社会力量加入,一批[新大学]正在涌现

算上[福耀科技大学],我国目前已经拥有四所由社会力量发起筹建、正在建设中的高定位新型大学。

而这一系列的先河,由西湖大学率先开启。

2016年底,由时任清华大学副校长施一公教授、南方科技大学校长陈十一教授、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常务副校长潘建伟教授、首都医科大学校长饶毅教授等科学家共同发起筹建,西湖大学的前身——浙江西湖高等研究院正式成立。

图 | 西湖大学 云谷校区

从筹建至今,短短不到五年时间,西湖大学办得有声有色,不仅荟聚了一批由各自领域的顶尖科学家领衔的师资团队,还采用与复旦大学、浙江大学联合培养等方式录取了600余位高水平博士研究生,在校博士生数量已经不亚于部分重点大学。

此外,西湖大学计划在2022年正式开始招收本科生,预计到2026年,西湖大学在校总人数将达到7000人左右。

这一切,让人们看到了一种全新的可能。

2019年,全世界最大的铝业公司魏桥创业集团,决定在山东省滨州市筹建[渤海科技大学]。渤海科技大学将参照西湖大学办学模式,拟由中国科学院大学、滨州市人民政府、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有限公司共建,以公办共建为体制,筹建以科研创新为特色的世界一流的精品工科大学。图 | 宁波市虞仁荣教育基金会成立2020年,被誉为[中国芯片首富]的宁波籍企业家、韦尔股份创始人虞仁荣,决定捐资200多亿在家乡高标准建设一所理工类的新型研究型大学,暂定名为[东方理工大学]。作为筹建基础,由宁波市虞仁荣教育基金会创办的[东方理工高等研究院]已经成立,宁波市当地政府也正在不遗余力地推进东方理工大学(暂名)建设及相关产业落地工作。

2021年,我们迎来了[福耀科技大学],一所定位[高水平、小规模、应用型、国际化、市场化]的理工类科技型大学。曹德旺说,这件事他已经计划了好几年,并前往德国考察调研了慕尼黑工业大学、亚琛工业大学等全球顶尖工科大学,向福建省委省政府提出设立福耀科技大学的想法后,获得了大力的支持。

▎同与不同

从西湖大学到福耀科技大学,这些新型大学,都在尝试回答同一个问题:面对新时代,中国的高等教育究竟存在多少种可能?

曾怀揣着改变三分之一清华学生的想法回国的施一公教授,在西湖大学成立大会上说:

[我希望,西湖大学能成为一个学生、学者的‘家园’,科学家们能在这里心无旁骛地做研究,学生们也能在这里实现自己的梦想]。

在他的愿景里,西湖大学将成为中国高等教育改革的探索者、拔尖创新人才培养的摇篮、世界前沿科学技术的引领者以及国际化的高等学府。图 | 西湖大学成立大会

而关于设立[福耀科技大学]的初衷,曹德旺也有类似的想法。

他认为目前中国制造业高级管理人才断档的问题、一些培养制造业人才的学科跟不上市场需求和产业发展要求,而如果制造业人才的培养跟不上来,就会影响我们制造业结构和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

[我们的办学方式是模仿欧洲、尤其是德国的办学方式,实行错位办学,瞄向目前制造业人才培养方面存在的短板,培养产业工匠式的领导人才。]曹德旺说,福耀科技大学的办学目标就是成为中国制造业高级人才的摇篮。

同样是由社会力量发起筹建,同样是高起点、小而精,同样是从研究生教育层次起步,这四所新型大学在许多层面都很相似,却也各有特色。

从办学方向上看,西湖大学和东方理工大学都致力于建设世界一流的研究型大学,汇聚世界上最杰出的一批科学家,培养最优秀的青年人才,从事最尖端的基础和应用研究,为中国的高科技可持续发展提供强大的引擎和支撑。

而渤海科技大学和福耀科技大学则更加侧重应用型人才培养,瞄准我国当前产业升级过程中的高层次人才短板和实际需要,通过一系列高水平、全面的训练,培养未来的工匠型领军人物和卓越的工程师。

在办学体制上,和西湖大学纯粹由社会力量举办不同,[福耀科技大学]和[渤海科技大学]都已明确,学校的办学路径将是[公办共建]的模式。

据曹德旺先生透露,虽然福耀科技大学的核心同样是基金会办学的方式,但学校依旧会是一所公办大学。[河仁基金会会对学校的发展提一些建议和要求,但不会参与学校具体的管理和监督,学校还是由政府来管理]。

▎最现实的问题:钱够吗?

办大学,尤其是办一所好大学,从来不是一锤子买卖,而是世界上最[烧钱]的项目之一。

仅2021年,在我国办学经费超百亿的高校就有16所,而最[有钱]的清华大学,年度预算经费更是超过了300亿元。

数十亿乃至上百亿的巨额捐赠,于个人而言已是倾尽所有,但是从一所高水平大学发展的历史维度上来看,还远远不够——这也是人们在面对社会力量筹办高水平大学时最多的关切:建设世界一流大学,钱真的够吗?

其实,由社会力量发起筹建,打造一所世界顶尖高水平大学,在我国已有成功的案例。

和今天的四所新型大学一样,筹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香港科技大学,建校之初就确定了自己的办学目标和宗旨,在建设和管理上都以世界一流研究型大学为标准。

而其最初建校经费主要来源于香港赛马会捐赠的19.26亿港币,剩下的由香港政府补足,共计35亿港币。前后短短30年的时间,从无到有,迅速崛起,今天的香港科技大学已经是世界知名的研究型大学之一。

图 | 香港科技大学西湖大学在2018年正式成立时,获得捐赠协议金额同样在35亿人民币左右。据了解,西湖大学的收入主要来自四大块,包括自筹经费、办学收入、竞争性经费及政府扶持资金。

加之2016年新修订的<>明确,非营利性民办学校与公立学校在多方面享有同等待遇。施一公教授曾在某论坛上表示,[这意味着土地可以由地方政府划拨,校园建设可以由地方政府承担,科研经费也可以由政府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提供]。

此外,西湖大学还通过积极推动自主科技成果转化,以增加办学资金。去年六月份,西湖大学资讯首个自主科技成果转化落地——西湖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正式宣布完成近亿元Pre-A轮融资。

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曹德旺对于福耀科技大学的资金问题同样充满信心。曹德旺透露,此次河仁慈善基金会捐赠的一百亿元主要是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即新建校园。

而在后续办学资金方面,一来福耀科技大学是一所公立大学,会有部分财政拨款;二来他和基金会将会为学校进一步筹款、拿钱,目前已经有许多企业在得知学校筹建的消息之后,主动上门联系进一步合作,他相信未来支持学校持续发展的资金来源不成问题。

作为西湖大学基金筹资主体,西湖教育基金会曾经算过这样一笔账:西湖大学全容量聘请300位教授时,一年所需的行政费用为10亿-12亿元。依照规划,8到10年内,基金会需做成一个200亿到250亿元的永续资金池,这样每年以基金运营投资的5%-6%的收益,即能满足西湖大学每年的运营费用。

不过,相较于拥有成熟的捐赠基金运行机制的一众美国顶尖高校,差距依旧存在。

根据美国大学捐赠基金2020年的数据,全美高校总计拥有6377亿美元的[捐赠基金池],2019年的平均收益率为5.3%。其中,哈佛大学基金会捐赠基金规模超过了405亿美元,耶鲁大学超过了312亿美元。

走上一条全新的大学发展之路,任重而道远,各种各样的[知]与[未知]摆在眼前,如何摸索出一套符合我国国情、可靠成熟的办学模式,亟待解决的问题还有许多。

无论如何,在清晨的曙色中人们已经望见了新的路口,尽管雾霭笼罩充满未知,但敢想敢试的先行者们,已经走进了雾色,踏上前程。


百度未收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蔚蓝资讯网 » 投资超100亿!一批高水平新大学,来了!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