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玄宗开元29年,编制官员近1.9万,1万是买的…

你准备先看哪篇热文:明朝那些事儿 讲的历史是真的吗|慕容复要恢复的大燕国有多奇葩|极简中国游牧民族史|古代一两银子值多少钱|国外历史书吹水的现象很严重|我们为什么要放弃永生

配图 唐朝壁画

今天说唐朝官场有5点小荒唐?


01、泛滥成灾的[斜封官]


唐中宗时期,

有一种政府官员叫[斜封官],

是非经正式程序任命的官员

是时人对这种官员蔑视性的称呼。


所谓[斜封官],

实际上就是花钱买来的官,

最初是深受父母钟爱、自封皇太女、恃宠骄横、权倾天下的安乐公主,

以皇上名义公开卖官鬻爵搞出来的玩意儿,

其得名源于这种官员的任命书不好从正门发出,

是从皇宫的侧门发出,

并且斜着封口送到主管部门的。


斜者,不正也,

说明这种官职来路不正。


斜封官虽然狗肉上不得席面,

也为朝野正直人士所不齿,

但价格却不菲,

一个至少三十万钱。


卖官鬻爵的巨额收益,

让宫里的女人都得了红眼病,

安乐公主干得,

咱们为毛干不得?

于是,韦皇后、长宁公主等公主,

以及皇后妹妹郕国夫人、上官婕妤、婕妤母沛国夫人郑氏、尚宫柴氏、贺娄氏、女巫第五英儿 、陇西夫人赵氏等人,

纷纷受贿售官,

唐中宗的宠妃也不甘人后,

明里暗里地做起了卖官鬻爵生意。


这样的生意,

这帮人一年竟然要做四次,

还因此诞生了一个叫[四铨]的专有名词,

一些官位不够,

便设双职或者多职,

搞得时人去某衙门见某某书记,

都免不了要被问:

你是要见王书记,还是李书记,还是张书记?

来人如果说别的书记他都不见,

他只见第一书记,

得到的回答是:没错,他们都是第一书记!


历朝历代都有卖官鬻爵现象,

为什么偏偏拿它说事?

因为这种荒唐的官员任命模式,

实在是太毁三观了,

仅数量就超出[正规]官员的许多倍,

每年竟然多达数万名,

以至于到了[三无坐处]的地步。


这里的[三],

指的是宰相、左右台御史、员外官,

由于大大超过了编制

衙门里都挤不下,

官员上班的时候竟然连坐处都没有,

把办公室挤成了沙丁鱼罐头!


据<>记载,

由于大肆卖官鬻爵,

要授官的人太多,

现有的官位严重不够,

把之后三年的空缺都提前占了——

授擬不足,逆用三年阙。


后来的唐玄宗时期,

开元二十九年,

朝廷核定过一次官员的编制定员,

全国官员正式编制名额应为18805人,

其中京官2620人,

地方官16285人,

可之前的[斜封官]每年就达数万名,

超员之多,

足以让人瞠目结舌。


02、负薪求官


洛阳殖业坊内有一座古墓,

据说是西晋名士、[竹林七贤]之一王戎的墓,

墓北面有一排商铺,

第一家铺子的老板名叫赵仁奖,

这人虽然没文化,

但做生意是把好手,

赚了不少钱,

便想弄个官做。


也不知他怎么认识了一个宦官,

便叫这个阉货朋友帮忙,

给他谋个一官半职,

宦官朋友对他说,

为了增大保险系数,

咱们两条腿走路,

除了我帮你运筹,

你自己也得出把力,

让他去自荐。


于是某一天,

皇宫门前出现了一个身背一捆柴火的人,

大喊着要见皇上,

那人便是赵仁奖,

他听了宦官朋友的提醒,

自荐来了。

这不是他的发明,

古已有之,

叫[谐阙],

是除了科举考试之外的另一种谋官方式。


所谓[谐阙],

就是直接去见皇上,

献上宝物的同时献上对国家发展有利的[锦囊妙计],

如果皇上认为你说得对,

马上给你官做。


给皇上上书,

提出你的治国方略,

也包括在内。


史上比较有名的[谐阙],

是武则天长寿元年,

襄州一个姓胡的人抓了一只乌龟献给武则天。


一只乌龟,

算什么宝物?

他这只乌龟,

还真的与众不同,

肚子上竟然有[天子万万岁]五个红字!


可惜这个姓胡的,

挖空心思来了这么一出,

做梦也没想到被当时在场的宰相李昭德识破,

李昭德找来一把小刀,

几下就把那几个红字刮掉了,

原来是用红漆写上去的!


也就是说,

要想直接见到皇上,

首先得有一个宝物当敲门砖,

赵仁奖背的却是一捆柴,

难道皇上缺柴烧?


万万没想到,

唐中宗还真把这捆柴当成了宝贝,

因为赵仁奖说他这捆柴,

可不是一般的柴,

是能够[助国家调鼎]的柴,

所以他自己不敢用,

特地拿来献给皇上,

献给国家。


如此求官,

是不是有些荒唐?

唐中宗却不这么看,

他说[负薪是愿为国家效力的标志,

说明赵先生有宰臣之心],

当天便封了他一个监察御史,

让他到御史台去上班。


人家吃的是小商人饭,

操的却是宰臣之心,

这样的热门资讯人民多好啊,

多难得啊,

不让他做官,

简直天理不容!


那么赵仁奖到底有何本事呢?

他会唱歌,

而且只会唱一首名叫<>的歌,

这首歌,竟然还被史官记录了下来:

黄獐,黄獐,草里藏,弯弓射你伤。


由于他除了会唱这首歌,

其他什么都不会,

连开会做个笔记都做不到,

到睿宗朝时被降职为上蔡县丞。


有一次他到京城出差,

借机去拜访御史台的老同事,

御史倪若水对同事杨茂直说,

这家伙纯粹是个蠢货,

既胡作非为又卑劣无能。


他们看不惯这种人,

便上书弹劾,

中书令姚崇说,

原来只会唱<>的就是他呀,

便改任他为州悉县尉,

并叫他立即赴任。

据说赵仁奖在御史台任职期间,

因为没有别的能力,

只好给同事们唱<>歌,

而且还有些自鸣得意,

意思是你们虽然办事能力比我强,

但你们不会唱歌啊。


赵仁奖初任监察御史的时候,

到朝中权贵那里去道谢,

几个朝士陪同他去,

路上遇到一个胡人背着两捆柴,

一个朝士说,

这个胡人应该授以殿中御中,

有人不解,

那个朝士说,

赵仁奖仅背了一捆柴,

便被授予监察御史,

这个胡人背了两捆,

当然应该授以更高官职。


那个朝士的话,

与其说是对赵仁奖的讽刺,

不如说是对这种荒唐的授官制度的讽刺。

03、没事瞎折腾


姜师度,河北人,

中过明经科,

玄宗时期官员,

担任过的官职一大串,

易州刺史、河北道巡察兼兼支度营田使、加银青光禄大夫、大理卿、司农卿、陕州刺史,

等等等等。


这人以清廉著称,

不贪污不腐败,

清廉倒是清廉了,

却喜欢瞎折腾。


比如在任沧州刺史兼按察使的时候,

当地并无河道,

即使有也只是小河沟,

无法行船,

各种运输依靠陆路,

他下令开凿河道,

修筑堤坝,

往河道里灌水,

用以运输粮食,

搞得州属各县苦不堪言,

浪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

却毫无效果。


由于他是[老大],

没人约束,

也没人敢约束,

导致他的瞎折腾变本加厉,

接着又不顾客观条件的制约,

擅自改变当地传统的种植方式,

命令百姓在鲁城县内开垦水田种水稻。

水稻倒是长起来了,

稻穗却被螃蟹吃得精光,

眼看颗粒无收,

又命令老百姓去捉螃蟹,

老百姓被折腾得够呛,

就[送]了他一首歌谣:


鲁地一种稻,一概被水没。

年年索蟹夫,百姓不可活。


瞎折腾的后果如此严重,

按理说他应该有所收敛,

至少以后在[标新立异]时,

应该与其他官员开个会讨论一哈,

来个可行性研究,

可他不,依然靠拍脑袋做事。


更荒唐的事情,

发生在他任陕州刺史时,

有一天他一拍脑袋,

说他想到一个妙计,

按此行事,

可以节省大量的人力。


他所说的妙计,

是在粮仓旁边建一座注楼,

然后从粮仓处开始建槽,

一直建到河边。


建这个槽干什么用呢?放米!


俗话说人往高处走,

水往低处流,

可是米不是水呀,

再说那通往河边的槽可不短,

长达数千丈,

让米自然流动这么长的距离,

除非那些米长了脚。


那些米既没长脚,

也听不懂人话,

不明白人类的心思,

所以走着走着就不走了,

堆积在槽里,

姜师度只好安排人力,

拿着这样那样的工具往前推。


这样一来,

不但损耗很大,

有的米竟然被[碾]成了粉末,

大风一吹,

白色的[沙尘暴]冲天而起,

可壮观了!


有人做过估算,

传送一槽米,

至少损失百石,

折合成钱上千万。


尤其荒唐的是,

这些损失,

他竟然叫负责[槽运]的人赔偿,

那些人把家产陪光也不够。


他倒是很[通情达理],

知道他们确实赔不起,

就让他们自己报损耗,

那些人当然不傻,

尽量往少里报,

这样倒是赔得起了,

可是国家的损失就大了,

后来因为这种方法太害人,

才不得不停了下来。


如此荒唐之事竟然没人问责,

还被史官以[歌颂]的形式记录下来,

真是匪夷所思!


04、攀比成风


开元二十三年,

洛阳五凤楼举办大型宴饮活动,

唐玄宗也去了。


也许都想看看皇上尊容的缘故,

那天可谓万人空巷,

楼下观者如云,

秩序相当混乱,

负责警卫工作的金吾卫拿棒子乱敲,

也无济于事。

唐玄宗很生气,

高力士便推荐了河南丞严安之,

这人一向果断严厉,

叫他来维持秩序,

一定比金吾卫管用。


严安之果然有办法,

他在五凤楼下画了一条线,

然后高声宣布,

越此线者立斩不饶!


三天聚会时间里,

没有一个人敢越过那条线,

于是,严安之和他的[严公界境],

同时传遍了全国。


在<>中,

严安之是以酷吏的形象出现的,

说他在当河南丞的时候,

给犯人用刑时专门打犯人身上肿烂的地方,

打得血流如注他才高兴。


据<>记载,

当时的官场大兴攀比之风,

严安之和一个叫崔谭的,

都为京师所在县的县尉时,

不但平时互相攀比,

竟然还把攀比之风带到了对待犯人上:


严安之、崔谭俱为赤尉。谭力行猛政,恐安之名出己右,每事欲先之。安之使五伯执大杖引前,谭则益粗其杖。安之越粗,谭亦转粗之。如此,大如椽,力不能举。


大意是说,

这两人同为县尉的时候,

崔谭对犯人爱用酷刑,

严安之也爱,

两人都想压对方一头,

看谁更酷,

当严安之用一根大棒殴打犯人时,

崔谭就用一根更大的,

严安之一看对方压过了自己,

便去做了一根更粗大的,

两人便这样比来比去,

导致打人的棒子越来越大,

直到大如房梁,

衙役们举都举不起来。


粗是比不下去了,

严安之就换成小棒,

崔谭立即换了一根更小的,

直到后来比筷子还小。


犯人们可高兴了,

可是没高兴太久,

他们就换了一种玩法——

严安之干脆不用棒子打了,

让衙役直接用手招呼。


崔谭傻眼了,

[果不能学],

总不能命衙役把手削掉一部分吧!


05、拼了命也要升官


唐朝有个不成文的规定,

五品以上才算是官,

做官要做到五品以上,

才挺得起腰杆,

人们也才会把你当个官儿,

才瞧得起你。


对不少官员来说,

这基本上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因为那时的宰相,

也才是正三品。


五品官相当于现在的正厅级,

只有做到了五品以上,

才算高级干部。


只有做到了五品和五品以上,

也才能实现:

工资基本不用,

原配基本不碰,

庭院基本靠送,

官轿基本私用。


挖空心思往上爬,

便成了低级官员的[终极使命]。


武则天当政时期(啰嗦一句,虽然武则天篡位后改唐为周,但因[周朝]存在时间太短,史学界不承认这个[朝代],所以武则天统治时期仍属于唐朝),

有个名叫甘子布的,

虽然年仅十七岁就当上了左卫军里的一个参谋长,

相当于现在的团级干部,

却是个七品芝麻官,

然后就一直原地踏步,

升不上去,

愁得他茶饭不思,

竟然愁出病来!


他可病得真不是时候,

差点失去跟武则天到嵩山封禅的大好机会,

而这样的机会,

运气好的一辈子能遇上一次,

运气不好的,

一辈子也碰不到一次。


不能去就别去呗,

请个假就行了呗!


这可不是请假那么简单,

因为去与不去,

关系到今后的前程!


虽然跟着皇上去封禅不一定个个都会升官,

但是这是一个向皇上表忠心的机会啊,

忠心表得好,

皇上一高兴,

升官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他决定哪怕拼了这条命,

也要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病了不能走路,

连车都坐不稳,

怎么办?

这点小问题,

难不倒他,

他把自己绑在驴车上,

视死如归地加入了封禅的队伍。


据说,老甘的[无比忠诚],

把武则天感动得热泪盈眶,

抓住他的手哽咽着说了半句话:

[老甘是个好同志…]


封禅回来后,

老甘如愿以偿地升了官,

武则天特旨将他恩加两级。


梦寐以求的五品官倒是当上了,

可是这个代价也太大了,

由于未能经受住长途颠簸披星戴月风餐露宿的考验,

他回家以后病情加重,

亲戚邻里来道喜,

连床都起不来了,

贺喜的客人还没走就一命呜呼,

连新官帽和新官服都没来得及穿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蔚蓝资讯网 » 唐玄宗开元29年,编制官员近1.9万,1万是买的…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