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两种癌症两次手术后,医生告诉我不能再手术了…”

点击数:1

前言:以前听说了一些人的抗癌传奇经历,但我的抗癌经历的曲折程度似乎也不逊色。在短短四年间,两种癌症一前一后扑面而来,三次癌症手术,刚刚经历的一次手术或许会令我重获新生。我姓杜,今年56岁,家庭美满一切顺心,自认为正是享受生活的人生黄金阶段。不过,过去的四年,我的主要精力放在了和癌症的抗争上。今天说出来我的故事,或许可以帮到很多人… …01卵巢癌 初诊初治——第一次手术故事最早从2016年说起,因月经量过多我去医院就诊。因我知晓我的母亲有乳腺癌病史,我的一个舅舅和一个姑姑分别有患过肺癌和胃癌的病史,因此我一向对防癌非常小心。血液化验和超声的结果很快打消了我任何侥幸,在我的右侧卵巢上有一个直径超过10厘米的肿瘤,而且血液中的CA125(一种妇科肿瘤的标记物)明显升高。经过进一步检查,基本明确诊断为卵巢癌。2017年1月,在北方一个知名的大医院,我做了腹腔镜手术,切除了子宫、双侧输卵管和卵巢,进行了盆腔淋巴结和副主动脉旁淋巴结的清扫,结扎了双侧卵巢动脉,切除了大网膜和阑尾。术后病理证实为卵巢透明细胞癌,病理分期IA(值得庆幸算是很早期,家族史让我足够小心,已经在很早期发现,这个时候治疗得当,实际上有很多几率可以痊愈的)。手术后我进行了常规的TC方案化疗(紫杉醇+卡铂)。一共进行了6轮化疗,最后一次化疗在2017年5月15日结束。也许是天性乐观,没有感受化疗的不良反应,比如恶心、脱发等等。而且手术后的CA125持续下降,从手术前的744一直下降到7.4,这预示着手术和化疗效果良好。通过医生知道,按照国际上的统计,这次手术”三年无进展生存率”高达92.9%。02乳腺癌 插曲——第二次手术在我卵巢癌化疗的过程中,还有一个惊世骇俗的插曲:在2017年3月的一次例行乳腺检查中,医生在我的右侧乳腺上发现了一个结节,伴有簇状的钙化灶。经过穿刺活检,证实为右侧乳腺侵袭性乳腺癌。HER-2阳性。2017年6月5日,在完成了卵巢癌最后一个周期化疗20天后,我又接受了右侧乳腺癌改良根治术(就是切除右侧乳房)。不过令人担忧的是,术后的病理怀疑乳腺的癌灶是转移而来,但是从何处转移来却不清楚。(后来回想,这个时候其实就是很明确的示警了,但是放过了,没有进一步追究,错过了最佳治疗窗口。)03卵巢癌复发——继续手术?能与不能?因为乳腺癌是否原发不明,同时肿瘤的免疫组化提示HER-2阳性,于是开始接受针对HER-2阳性的乳腺癌特效靶向药——赫赛汀治疗。之后的10个月是难得的安静平稳时期,继续规律的使用赫赛汀,定期检测血液肿瘤标记物和超声检查,没有任何复发和转移的迹象。但这样的平静时期没有持续更长时间。2018年4月2日,例行的超声检查发现盆腔内出现了一个4厘米大小的结节,在之前的超声检查中并没有发现过,提示卵巢癌出现了复发。进一步的PET-CT提示这次的肿瘤结节可能扩散到了肺、肋骨、左侧肾上腺和肠管表面。04我的两位医生都说——目前情况已无法手术国内医生说,目前的情况已经无法手术,建议继续化疗。我和家人商量,决定远赴美国求医。我来到美国中南部的医学重镇休斯敦的一家全美排名第一的癌症中心就诊。看我的美国医生通过活检确定了盆腔结节为卵巢癌复发,肺部结节确定为乳腺癌转移灶。这位医生的看法与国内专家意见一致,无法手术,继续化疗。于是从2018年6月开始,我开始了美国的化疗,针对卵巢癌,继续TC方案,针对肺部的乳腺癌转移灶,则采取的是帕妥珠单抗+曲朵珠单抗的方案。在完成了3-4个周期之后,美国医生告诉了我一个喜讯:虽然盆腔的病变没有变化,但肺部的病灶消失了!美国多学科团队经过讨论,对治疗方案进行了调整:针对卵巢癌,加上了抑制肿瘤血管生长的贝伐珠单抗,针对乳腺癌转移灶的方案,则变为了单用曲朵珠单抗治疗。与乳腺癌插曲的简短不同,卵巢癌的主旋律却是余音不断。在加强了化疗方案之后,2019年年初,复查显示肿瘤反而有增大趋势,医生考虑到我对紫杉醇产生了耐药,很快调整了方案,改成了顺铂+吉西他滨的GP方案,目的是进一步加强对肿瘤细胞DNA复制的抑制力度。3个周期后复查,肿瘤体积略微减小。GP方案给我带来了一年多的无进展稳定期。直到今年2020年3月底,复查再次发现了肿瘤增大,从原先的6.9*5厘米增长到了8*5.4厘米。知道这一天早晚会来,美国医生用上了最后一种化疗替代方案:多柔比星脂质体。这是很多化疗药物耐药之后的选择。可惜,这个方案并没有给我带来多少希望,经过3个周期,肿瘤进一步增长,而且有向周围血管和器官侵犯的倾向。此时恰好又经历美国第一波新冠疫情上升,很多医疗机构都停止了服务。我和家人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境地,同时对下一步的治疗感到深深的迷茫。回国的话没有更好的治疗方案,而且还要面临隔离和被感染的风险,深深感到美国继续下去也没有了方向和希望……05找对美国医生——第三次手术,很顺利就在这时,MORE Health(爱医传递)向我伸出了援手,这是关键。他们是一家美国跨境医疗服务机构,在美国疫情期间依然坚持客户医疗服务,我很感激遇到了美国MORE Health(爱医传递)。给我的家人们在美国安排了住所,购置了生活必需品,安排专用车辆和人员陪护我去了医院。我的医疗问题是所有人的重中之重。MORE Health了解我的情况后,调动对应的医生资源,给出关键性的专业建议,要知道在没有认识MORE Health(爱医传递)之前,原本留给我的最后选项是参加一项新药联合免疫治疗的临床试验。而MORE Health的医学专员提出了第二诊疗意见的建议,我同意后,MORE Health为我联系了纽约一家全美癌症医疗总排名第二、全美妇科肿瘤医疗排名第一的癌症中心,由该院的妇科肿瘤科主任亲自为我诊断。这家癌症中心,一向以大胆创新著称,尤其是妇科癌症手术,每位医生的人均手术量全美第一。妇科肿瘤科主任看过我的资料后,认为手术并非不可能。不过需要多个外科医生形成团队共同参与:需要妇科团队清除盆腔的肿瘤,及已经受累结肠的改道;泌尿外科负责输尿管累及部分的切除和改道;以及血管外科负责受累血管的切除和重建等等。尤其是我的年龄还不算太大,身体状况不错,医生认为值得一试。一时间,我对这样的意见有些不敢相信,在经过了两年多的化疗、复发、进展之后,居然还军事可以再做手术?如果手术成功,这意味着自己有可能迎来重生的机会。转眼已经到了2020年8月,纽约的疫情逐步缓解,生活开始恢复正常,休斯敦的疫情却开始上升。但病情不等人。MORE Health的纽约医学专员为我定好了机票,在曼哈顿市中心定好了公寓,并且提前安排好了纽约专家的门诊时间、影像检查等等。由于纽约对某些地区的强制隔离规定,我来到纽约后,很多生活必需品和衣食住行也是MORE Health专员负责采购,无微不至,深深感动。包括两次必须的核酸检测,也都是由MOREHealth陪同完成。2020年8月31日,我被推进了手术室。6个小时后,手术顺利结束:肿瘤全部切除,两个受累的肠段被切除,留置了临时肛袋,预计6周后移除。泌尿外科团队切除了受累的输尿管。所幸术中发现血管没有受累,待命的血管外科团队没有上台。得益于美国跨境医疗服务机构MORE Health帮我选择的这家美国癌症医疗中心高超娴熟的手术经验和护理条件以及护理能力,第二天我已经可以下床走路、洗澡,胃口也不错,伤口也不觉得疼痛,精神状态不错,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06结束语每一个癌症患者的经历都很坎坷,我的也一样坎坷曲折。很多的成功并没有奇迹可言,更多的是选择,其次是坚持。但愿每一个肿瘤患者,都能够挑战自我懂得选择和坚持,胜过肿瘤。MOREHealth(爱医传递)从事中外跨境服务多年,见证过很多很多像我这样的奇迹经历,只是我选择告诉大家而已:很多的成功并没有奇迹可言,更多的是选择,其次是坚持。但愿每一个肿瘤患者,都能够挑战自我懂得选择和坚持,胜过肿瘤。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蔚蓝资讯网 » 四年两种癌症两次手术后,医生告诉我不能再手术了…”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