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唱时代 | Kc 左元杰:我不想当一派宗师,我想当一个武林人

猎装衬衫、休闲裤、乐福鞋、夹克 Loro Piana

太阳镜 Gentle Monster

出圈是他一直在做的事,当年毅然决然地决定成为歌手,Kc 心里始终藏有个深不可测的武林。有人给他贴上疯狂、自我的标签,但 Kc 自己说,他是想用音乐表达浪漫与孤独。

Kc[FREE-OUT] 左元杰

眼前的 Kc 左元杰,从左半边脸看过去,确实神似金马影后周冬雨。

他对此毫不介意,[我还蛮喜欢周冬雨的,我看这件事情就很坦然,这事是帮助到我了,会带来一点儿流量红利。]

作为[说唱界的周冬雨],Kc 左元杰在2009年开启说唱生涯,参加过男团,留过非主流发型,2016年成为[Iron Mic]史上唯一一位上海赛区连续四年夺得冠军的选手,一直到去年<>获得季军真正出圈,整整十二年的音乐之路。难得的是,经历了足够长的磨砺,他依然没有被磨去锋芒。

最直接的体现,不想被归类,[我没有把自己归结为一个说唱歌手,这不可耻。可能这样会让我没有一些说唱对口的资源,接不到一些音乐节,但我不在乎,我如果够牛就能接到。但这样起码我自己是很舒展的。]

他心目中的伟大音乐人,都是那些音乐史上如雷贯耳的名字,平克·弗洛伊德、大卫·鲍伊、鲍勃·迪伦、椎名林檎。在他们的音乐里,Kc 左元杰感受到一种情绪、力量。看到平克·弗洛伊德 MV 里有半裸的女人抽烟,Kc 左元杰会想到自己在家有时候穿着内裤抽烟看月光的情形,感同身受。[有的时候人就是这样子,那时候想的东西反而是伟大的。]

有知乎网友如此评价他,[我很喜欢的一名 Rapper,很有风格,也蛮狂的,活得很 real。]确实,哪怕成名后,他还是去以前去的平价美发店和家门口的美甲店。

Kc 左元杰阐释自己的音乐表达主题,一是浪漫,二是孤独,音乐无非就是表达情绪击中灵魂,而这两点可以击中所有人的灵魂。

最离经叛道:搞音乐

Esquire:你说不希望你的音乐是手术刀,你希望你的音乐是什么?

Kc 左元杰:以前希望它是把刀子,去年我想它是一个能够治愈的情绪调和剂。转变是因为,音乐对人最终的归宿都是一种治愈,不管情绪是正向的还是极端的,极端的被引导了出来,终点也是回归正轨。我就试着在温柔里看能不能融入激烈或冲突。

Esquire:这是基于能带来更多听众的考虑?

Kc 左元杰:其实我想了下,一开始我自己听歌,是我喜欢一种声音不做作,让我舒缓。温柔比刻意、激烈的,让人接受度更高一点儿。

Esquire:你从小爱上的音乐类型就是说唱音乐吗?

Kc 左元杰:我小时候听 很多种音乐,也听许嵩,还是一个追求个性的人。现在我觉得个性不是标新立异,觉得我听谁我就是酷的,个性还是随性的表现。当你接受度足够高,才能看到很多东西的本质。我也当过男团成员,拍过非主流照片,那难道不是人类进化史吗?所以才塑造了今天的我。最可怕的是停止不前。

Esquire:十余年来,对你的音乐事业影响最大的事件是什么?

Kc 左元杰:2015-2016年,我兜里只有万把块钱,想着留学,就去墨尔本待了几个月。我是想去读 MIT 墨尔本大学工程学院的服装设计,先念的语言学校。墨尔本的娱乐挺有限的,无非就是赌场和唐人街。但看到了很多包容性很强,很新奇的东西,很多人的生存状态,觉得怎样都可以生活。但因为一直有种漂泊感,我还是回国了。之后我也没想要做一件赚钱或者务实的事情,反而在那个年代搞说唱。

Esquire:你做过最离经叛道的事情是什么?

Kc 左元杰:也就是毅然决然地搞音乐了。

镂空背心 Gucci

西装外套 Givenchy

太阳镜 Gentle Monster

项链 CELINE by Hedi Slimane

出圈:向下兼容

Esquire:去年<>,从你的角度感受到自己怎样出圈了?

Kc 左元杰:会接到一些完全与音乐无关的活儿,比如让我去开车。我是一个音乐人,但上完节目之后,我会考虑自己不只是一个音乐人,可能也适合去拍电影,我就拓宽一下这种体验,想先向下兼容一下,告诉大家我是怎样的人,你愿意接受或者骂我都可以,但等过段时间一切回归到自然,可能会关注到我的音乐。

Esquire:出圈对你的音乐来说是怎样的影响?

Kc 左元杰:如果你始终都是拿 Rapper 标榜自己,就等于被框住了,不往更高的地方发展,久而久之会成为一个工具人。我不想当一派宗师,我想当一个武林人。

Esquire:你在内心不把自己归结为说唱歌手吗?

Kc 左元杰:我没有把自己归结为一个说唱歌手,这不可耻。这样会让我没有一些说唱对口的资源,接不到一些音乐节,但我不在乎,如果够牛的话我就能接到,但这样起码我自己是很舒展的。我不会专注于某一个维度,我一直是一个圈外人,又是一个局内人。

Esquire:你觉得国内说唱音乐的本质是什么?

Kc 左元杰:敢想敢创新敢去玩。说唱最早,像霹雳舞、涂鸦、DJ 的诞生都是因为你敢玩,玩出来了一个职业。我们要敢创新,敢去玩它,敢去追求真我。

Esquire:你如何看待外界对说唱行业的关注?

Kc 左元杰:我觉得很好,能被关注到,这是以前不敢想的事情,现在一切仿佛都来得那么自然。以前小众音乐环境,像说唱是很闭塞的,作为音乐人也很安逸,但这样反而更让我看清楚本质,我肯定不是快速上道靠模仿的那一批了,我是已经在道里面很久的一个人了。

Esquire:成名的生活有哪些改变?

Kc 左元杰:稍微有点儿名气了之后,我会有点儿社会恐惧症,觉得出去好麻烦。但时间积淀下来,现在我也很坦然去做一些很 local 的事情,比如去剪头发,做美甲,吃饭。别人一开始会称我明星,我觉得我不算,我算是一个很酷的人,一个有为的青年,我就不会拿明星去归纳自己,同样我的生活也没必要刻意营造私密感。我就还去家旁边美甲,去我落魄时去的新天地一家平价又服务好的理发店剪头发。理发师是香港的,我之前也在广州待过,觉得那里的理发师比较匠心。

Esquire:你形容自己现在的状态是探险家,怎么理解?

Kc 左元杰:我还是会喜欢归属感和集体的感觉,因为我是一个需要踏实的人。但探险家的不稳定性是我现在需要的。比如普通人有了10万块钱,就想要100万的东西,想要买车买房,再有钱就想收集一点儿藏品,一步一步会往上走……但如果你是一个探险家,就不会专注在这个体系里面,有100万的时候,和有10万的时候一样勇敢。

Esquire:你把家装成什么样子?

Kc 左元杰:原本我给家里做一些很没必要的空间分割,但我不是一个工作、生活分开的人,我希望还是在一起。就打通了很多隔断,厅里有我的工作、吃饭、健身区域。房子层高比较高,我又加装了一个电视机。这样我就可以在工作间隙,推开工作椅瞬间到沙发上拿起手柄打一局游戏。

Esquire:你觉得你的音乐体系一直在表达的主题是?

Kc 左元杰:第一是浪漫,第二是孤独。我生活在没太多不开心的环境,虽然我是单亲家庭,但家里给了我比较舒适、自由的环境,我更多展示一个平凡的人在上海或在广州的生活状态。我更希望写一些生活上动人的东西。

Esquire:据说你最近很拼,正在通宵做音乐,想用这张专辑表达自己的什么态度?

Kc 左元杰:说唱为主,会有一些 disco,因为小时候我爸妈去 disco 舞厅,我就会有耳濡目染。下半集的主题是[青春失乐园],当我们长大了之后,青春已经失去了乐园,就是讲一个人在青春和被青春赶出去这之间成长的过程。

印花外套 Berluti

西装、衬衫、刺绣西裤、运动鞋、太阳镜 Gucci

别讨论时尚,创造时尚

Esquire:我们聊一聊时尚。作为 Rapper 你对穿搭最大的要求是什么?

Kc 左元杰:舒适。我觉得穿衣服先是愉悦热门了自己,才能把气质给展现出来。衣服再好看,穿上浑身不自在,也就丢失了灵魂。

Esquire:你喜欢的品牌有哪些?

Kc 左元杰:以前就追过香港潮牌 CLOT,小时候喜欢港星嘛,广州离那边也很近。

Esquire:你如何看待时尚?

Kc 左元杰:创造时尚,而不关注或讨论什么是时尚。国外的一个博主被评为最会穿的人,其实是个编辑,就是牛仔裤、西装、大衬衫,什么场合都可以去,都很有自己的风格。老佛爷也一直很有自己的风格。

Esquire:你也做了自己的潮牌 KICKCONTACT 对吧?

Kc 左元杰:KICKCONTACT 中文意思是拒绝连接,人总有这样的时刻。我不想做一件衣服,你第一次穿很喜欢,但第二次发现很多瑕疵,就再也不喜欢这个品牌了。我想要的是基础款,材质好一点儿,哪怕没那么抓人,但你能一直穿很久。

摄影:邵迪

撰文:细补

时装编辑:Roy

文字编辑:暖小团

化妆:Rui

发型:田志勇

造型:Trist、高轩

美术置景:Feifei Li

艺统:钟灵@乐海方舟

美术编辑:孙毅、默菲

新媒体责任编辑:Neil

新媒体执行:Amethyst

百度未收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蔚蓝资讯网 » 说唱时代 | Kc 左元杰:我不想当一派宗师,我想当一个武林人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