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找工作没踩坑,可能和这群人有关

搜索裁判文书网,与招聘有关的案例近26万起。尽管互联网平台有追溯能力和审查机制,主流互联网平台总共涉及案例不足1万起,但落到个人的头上,仍是不可承受之重。而要解决这件事,似乎没有捷径可走。

文 |西打

运营|以繁

锁喉

作为一名退伍军人,潘子从没想过自己会在单打独斗中这么狼狈。

[抢我手机,还锁我喉。]在回忆起当时的场景,24岁的潘子下意识摸了摸脖子,[主要是太突然了,呼吸不过来,完全懵了。]

宕机状态结束后,潘子伸手握住对方的手腕,另一只手奋力撬开虎口,趁着喉咙[松绑]的短暂间隙,他快速出声:[我只是来做个安全核查。]

对方充耳不闻,潘子也不肯让步,直至警察闻讯赶来。拿回手机后,潘子先向公司反馈核查结果,在那之后,才想起来弯下腰大口喘气。

潘子是一名线下职位审核员,每天的任务是实地探访发布招聘启示的企业,核查地址是否真实准确,公司业务是否正常开展。探访行程并不会提前告知企业,从实际操作上来看,更像是一种暗访。

▲探访工作中的潘子。图 / 受访方提供

既然是暗访,就有被[识破]的风险。有一次,潘子在望京核实一家公司的地址,举起手机对准logo,正准备拍照,就被一道黑影逼至墙角。

坐在派出所里,潘子心中五味杂陈,做这份工作以来,他被问的最多的问题是:[你是警察吗?有什么权利审查?]

这下倒好,真的惊动了警察同志。

这件事后来被证实为误会,这家公司是一个影楼,按照行规,随意拍照犯了大忌,有[盗拍]的嫌疑。脖子上暗紫色的印记透露了这次经历的凶险程度,但相比求职者们可能遭遇的凶险,潘子觉得这都算不了什么。

[干这一行之前,从没想过社会上有这么多的阴暗面。]做了半年审核员,小潘感觉自己比同龄人[经历丰富很多]。

就业市场是社会的映射。

在就业市场上,一直存在以[招聘]为名,行各类违规违法之实的不当行为,套路贷、美容贷、培训费、保证金等伸向求职者的黑手层出不穷。长期以来招聘方与求职方的不对等关系,使得求职者在招聘过程中,经常出现被辱骂、威胁、骚扰、伤害等现象。

而在互联网出现后,现实中原本存在的[坏人]也转战到网上。简历倒卖、山寨网站、消费贷款等套路层出不穷。在天眼查专业版搜索关键词[职业]显示,全国共有5000余家相关企业存在法律诉讼等司法风险,有近1000家相关企业曾遭到行政处罚,近500家相关企业有严重违法行为。

搜索裁判文书网也能发现,与招聘有关的案例近26万起。尽管互联网平台有追溯能力和审查机制,主流互联网平台总共涉及案例不足1万起,但落到个人的头上,仍是不可承受之重。

代号[铁壁]

提起这段惊险往事,潘子的上司,BOSS直聘安全中心负责人吴际至今觉得后怕。

此前,招聘行业几乎没人大规模地做线下审核工作,但如果想更接近[天下无贼],线下企业的真实性和安全性又是绕不过去的一道坎。

网络招聘平台不是执法部门,针对这类违法企业没有执法权,但与此相对应的现实是,不法分子经常会利用平台的漏洞和人性的弱点获取利益,并对求职者的财产甚至人身安全产生威胁。

求职者的痛点就是招聘平台的痛点。BOSS直聘CEO赵鹏说,[我怕怕]在求职者中间已经成了一个很广泛的情绪,[要去解决‘我怕怕’的问题]。

最初,高管围在一起想,是不是有那种巧招,可以不那么费劲就把中国3000多万家企业的信息审核明白?最终的答案是,没有。

审核是一个充满矛盾的动作,难在是和复杂的人性打交道,团队成员遇到的人和事,经常突破人的想象。这样的工作,难以用算法去量化,没有什么巧招可寻。而且,对平台来说,审核的矛盾所在是,平台有治理的责任,却没有足够权限和能力。

那么用最笨的方法行不行?挨个去线下把企业的门脸、信息摸一遍,将不合规的企业拦在平台之外,能不能降低求职者遇到风险的概率?

[铁壁]由此诞生,这个意为[铜墙铁壁]的团队直至今日已有100多个人,大多数成员都是退伍军人。用吴际的话说,身体素质肯定得合格,涉及安全问题,还要有过硬的责任感和荣誉感。

3年前,潘子曾被一条招聘信息吸引:[八达岭长城安保,到手工资9000元一月,包吃住。]但实地面试后,他发现了很多猫腻,不仅需要先实习三个月,考一个所谓的[保安证],甚至连工作地点也迟迟不能明确。

▲潘子用手机确认企业信息。图 /受访方提供

经过多番查证后,潘子发现这是一个骗局。名义上的高薪,实际上是[阴阳工资],不仅如此,他们会想方设法地扣留求职者的身份证,做一些违法的勾当。

在[铁壁]里,和潘子一样经历的人还有很多,因为自身吃过虚假招聘的亏,他们由衷地愿意从事这份工作,守护求职者的安全。

从企业密集、招聘需求旺盛的北京开始,[铁壁]的足迹已经遍布全国23个城市,现如今,平均每月能核验近10万家公司,吴际喜欢借用早年链家的真房源做类比——提供真工作、真公司、真BOSS。

[到9月份,这个数据还会往上拉,预计会到15、16万。]

用最好的技术,下最笨的功夫

在赵鹏的设想里,安全是一张平台必须要去织的网,刚开始网眼可能有点大,[小鱼小虾都跑了],但随着核查的工作往后做,这张网也会越织越密。

第一步是[打点],BOSS在发布招聘需求前,必须先完成企业信息填写、职位信息填写、人脸识别和企业认证的流程,所需材料包含但不限于姓名、身份证号、人脸识别、名片工牌、在职证明、营业执照、对公打款资料、企业实体公章等。

这一步骤会过滤掉绝大部分风险企业,剩下的就是密网的[结点],以它们为基础,[铁壁]会进行下一步的[连线]工作。

大多数时候,[连线]工作是靠双脚完成的。一天跑下来,3、4万步是正常发挥,[铁壁]成员们也因此常年霸占好友步数榜,只有当距离超过4、5公里时,才会扫辆共享单车,加快一下进度。

[大脚丫子量地球,一会儿量一个赤道。]赵鹏形容道,[200人不行500人,500人不行1000人,早晚量得明白。]

[平均每天能核查70多家。]潘子表示。最忙碌的时候,他一天核查了130多家企业。打开地图软件,标记的路线图恰似一张密网。

▲手机中的企业标记密密麻麻。图 /受访方提供

然而,[铁壁]团队用双脚跑出来的只是密网的雏形,为了经得住风雨考验,它会被投喂进一个线上、线下协同运作的系统,7 X 24小时地锤炼煅烧。

每天9点到傍晚6点半,是王树所在的电话支持团队的工作时间。他们的职责是和线下审核团队打好配合,如果线下人员进不去大厦或是找不到公司的具体位置,他们就会第一时间致电企业,请求协助核查。

除去中午轮休的时间,王树每天要打450至500通电话,最快的时候,每分钟打一通电话。王树刚刚参加工作时,给一家地址不清楚的企业负责人打电话,说明来意后,被对方整整辱骂了半个小时。和其它平台的客服人员一样,电话支持人员被拒绝是常态,辱骂和威胁也一个都不会少。

如果线上致电过后,企业方还是不配合,问题会被传送至线上环境认证组。到了这一流程的招聘人员,需要通过实时视频连线的方式,对企业办公环境以及各项执照材料进行展示。

认证组员工小羊表示,整个过程更像是一场谍战,很多人在初期验证的时候,材料真实齐全、态度友善配合,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露出马脚,[防不胜防]。热门资讯

有一次,被审查的用户很配合地做完整个流程,在挂断视频的那一刻,他把手机递给身边人说:[好了好了,帮你搞定了。]

平台的规则是招聘者、企业、招聘岗位都必须对得上号,代人认证属于违规操作,小羊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细节,将其转给其他同事,进行二次身份核验。

有时候王树会想,这件事是否真的有必要?即便企业拒绝配合,就等于这家企业违规吗?退一万步来说,即便真的是违规,这些违规的企业里,有多少又真的会危害到求职者权益?

▲线上线下全员都在紧绷精神工作。图 /受访方提供

在他的同事,BOSS直聘职业科学实验室负责人薛延波博士看来,线上线下的核查工作,相当于给企业打上一个[健康码],[就像疫情刚开始的时候,去商场要看健康码,很多人是排斥的,但是等这个规则逐渐建立起来,大家都从这里面得到了保障。如果有‘劣币’进入到平台里面,人们逐渐也会感觉到自己的利益受到了损害]。

对比来看,如果平台上一些虚假企业不断获得应聘者的注意力,对合法企业的资源也是一种损害。薛延波坦承,从技术层面上讲,用大数据或算法来给企业的合法与否打标签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需要[想尽各种办法]。但审核团队的筛选和实地排查,给困难的解决撕开了一个口子。

每一次监测出问题企业,小羊和同事都觉得,幸好在最后关头抓住了[坏人]。而赵鹏想的是,BOSS直聘越往后面做,要让[坏人]在平台[做坏事]的成本越来越高,只要有露出马脚的问题企业,平台都有相应的机制阻拦它、限制它,让它合规。

[我不敢说天下无贼,但一米高的城墙不行,我修两米,两米不行五米,五米不行八米。]赵鹏说,[这是我唯一能做到的事情,修城墙扎篱笆,让做‘坏人’的性价比越来越差。]

织最密的网,连接真实的人

平台自身的网织得再密,终归会有漏洞,除了加强平台审核团队的战斗力,还得查漏补缺,与用户一起,借助举报投诉机制,完成由[网]到[面]的进化。

老刘是举报组的一名成员,日常工作是处理平台用户的举报和投诉,大多是求职者对招聘企业态度、行为的投诉。

与[企业合法与否]的非黑即白不同,举报投诉相对复杂很多,[比如有人招聘标价10000元,实际给的是8000,这种就很难处理,还有一些无厘头的举报,仅仅因为看对方头像不爽。]

晚上10点,老刘正在值班,一条举报信息发送到了系统后台。他点开一看,是一名求职者对一家企业的投诉,内容只有短短两个字:骗我。

▲ 接线工作中的老刘和团队同事们。图 /受访方提供

凡是带[骗]的都属于一级警报,老刘吓得全身紧绷,[第一反应(企业)会不会涉及到诈骗或其它欺骗应聘者的行为。]

老刘立马拨通电话,电话那头是名年轻女生,说话颠三倒四,竟烂醉如泥。老刘心中一咯噔:这是得骗了多少钱,才会让一个小姑娘喝成这样?

按照规定,接到举报后需要立马对涉事公司进行风险核查,老刘不敢漏掉任何一处细节,但他抽不开身,值班的人又各自在忙,只得拜托在家的同事。在等待反馈时,老刘各种旁敲侧击,但姑娘就是不说,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老刘如坐针毡。同事打来电话说[暂无任何问题],他反而更加担忧——这只能说明对方隐藏得很深。

老刘在报警与不报警中犹豫了10分钟,许是因为酒醒了一些,女孩开始断断续续地吐露自身经历:考研失败、考公失败、教资面试落选,心灰意冷回到老家,好不容易在BOSS直聘上找到一个心仪的岗位,最终却被婉拒,胸口郁气难舒,她去酒吧买醉,半梦半醒时,编辑并提交了那条举报。

[同为打工人,我能理解她。]老刘没有怨怼,反而充当起了树洞,静静聆听。

[虽然我没办法为你做什么,但请相信我,明天又是新的一天。]老刘最后安慰,这通电话维持了将近两个小时,单个投诉举报的平均处理时间为3-5分钟。

挂断电话后,老刘看了眼电脑屏幕——00:03,新的一天已然到来。投诉举报具有很强的时效性,他们的追求是[每天0余量],老刘冲了杯速溶咖啡,夜还很长。

相比老刘,小燕和陌生用户的联结更为复杂。平台上出现的风险事件,尤其是涉及到用户人身财产安全的问题,会交由小燕所在的团队集中处理。

一个多月前的某个深夜,小燕竟然收到了长沙某企业对一名求职者的举报,这可着实罕见。

反馈信息显示:一个叫阿兰的求职者在聊天中明确表示自己患有抑郁症,问企业愿不愿意接受。被拒绝后,言语间数次流露出自杀的意向。

小燕第一时间通过平台打电话给阿兰,但尝试了几次之后均没有接通。她开始隐隐担心,又和同事一起,用4个不同的手机号轮流给阿兰打电话,终于取得了联系。

小燕学过法律和心理学,在心理疏导方面也有七八年的工作经验。她判断阿兰此时的情绪一定处于冰点,不想和任何人沟通,所以电话接通之后,小燕没有直接确认阿兰的身份,而是小心翼翼地问出了第一句话:[你现在还好吗?]

刚开始,阿兰还处于戒备的状态,反问小燕是谁。简单介绍了自己是BOSS直聘员工后,小燕让阿兰忘记这个身份:[我就是一个年龄比你大的姐姐,想和你聊聊天。]

在小燕的耐心询问下,阿兰逐渐卸下防备。她说父母都在很远的他乡,身边没什么朋友,只有爷爷奶奶。上了大学之后,她想通过找一份实习,但抑郁症却让这个过程变得无比艰难。

她告诉小燕,自己很想做一个坦诚的人,生了病不想瞒着别人,与其找到工作后因为这个被开除,她想把话说在前头。阿兰想不通,为什么自己都这样做了,还是很少有人能理解她?

耳机里的声音逐渐颤抖,悲伤叠加后开始塌方,小燕心疼道:[哭吧,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那个深夜,小燕陪阿兰聊到了四点多,直到阿兰沉沉睡去。小燕没敢合眼,她熬到早晨,联系长沙当地的警方,确认阿兰无虞后,才最终放下心来。此前,她曾因打捣诈骗窝点与警方合作过。

▲累到睡着在工位上的小燕。图 /受访方提供

在那之后,小兰把小燕当成了可以倾诉苦恼的朋友,偶尔会在微信上聊聊天。看到这个年轻姑娘正在一步步地摆脱阴影,小燕能感受到自身也在发光发亮。

更多时候,小燕和同事周旋于各种复杂问题,身为直面压力的一线人员,温情不会是永恒的旋律。

小燕给每日人物听了一段录音,长达二十多分钟的时间里,一个男声在用非常刺耳且对女性极度不尊重的脏话,不停地辱骂小燕的同事橙子。

说话的人是一位金融行业的老板。金融行业风险高,合规要求也很复杂,只有极少数证照齐全的企业才具备招聘的条件。橙子给他打电话,是为了提醒他补全证照材料,经过审核后就可以在平台正常招聘。对方根本听不进去。先是冲着电话嚷嚷,工商局都管不了我,你们凭什么管我?后面更是气急败坏,针对橙子开始人身攻击。

橙子几乎崩溃,她给小燕发微信,姐,他骂我骂得太难听了,我受不了了,能不能挂了。但小燕当时不清楚具体情况,本着为客户解决问题的目的,她鼓励橙子继续和对方沟通。

事后,听了录音的小燕很后悔,充满愧疚:[如果早知道是这种情况,我说什么也会让橙子主动挂断。]

这些电话可以不接吗?不能。可以手抬一抬,让这个企业进来招人吗?不能。[哪怕有一个求职者被骗了,对个体的损害是很大的。]

安全部门的压力大是公司的共识。[成天让人骂不行的。]赵鹏说,他要请最好的临床心理学家,搭建一个平台给员工用。[说实话谁不是他爹他娘亲生亲养的,挣多少钱一个月,天天在这儿让人骂?]这位CEO最近的任务是招募一些心理学家,在公司内部建立一个心理疏导平台。员工守护用户,公司也要守护员工。

企业增长不能越过安全围墙

北京时间6月11日晚,BOSS直聘成功登陆纳斯达克,上市首日股价大涨95.79%,市值高达148亿美元。截至上市前,整个平台一共服务了630万家企业、1300万招聘者与8580万求职者。

在上市活动现场,赵鹏表示所募资金将用于加大安全的投入。他告诉每日人物,现在公司有好几层楼的同事在干用户服务和用户安全,未来要增加三倍、五倍。

▲纳斯达克敲钟现场。图/受访方提供

一天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位创始人说,[企业的增长能力要在围墙中,这个围墙是什么?用户安全的守护能力。一个企业的增长能力、服务规模要小于用户安全守护能力,这是增长的先后顺序问题。]

有人问,可以百分之百杜绝吗?赵鹏很真诚:[百分之百杜绝不了。我在强化我的能力。]

[依据法律、道理、实力、初心,你尽力了吗?是一个自由心证的过程。唯求尽力。法律认为我尽力了,老百姓的道德良知在信息对称的情况下认为我尽力了,这个公司每一个善良的员工认为我们尽力了。]

在他眼里,一年有400到500万家中国企业的线下扫查能力叫及格。

如果把眼光从安全审查、员工转到BOSS直聘的业务,会发现同样有一种[人文]意味。

解释产品逻辑时,BOSS直聘用户中心负责人阿禅提到,在给求职者推荐机会和给企业推荐潜在候选人的时候,产品是把两边当作真正的[人]在做匹配,而不纯粹是看一个劳动力和一个岗位是否合适。

至于[找工作直接和老板谈]的广告语,也在强调你正在聊的对象,很有可能成为你未来的老板,[人]的因素开始占据重要位置。

▲公司里一面装饰着元素周期表的墙。图/受访方提供

在上市前致股东的信中,赵鹏说,我们坚信这个行业归根到底是服务人的,通过助力人的发展,促进人力资源的合理配置,为社会创造更大价值。

他还用了一个非常具体的意象,来描述自己的使命:[我的使命是更多人跟他的直接领导待在一起会开心,更多人礼拜一怀着憧憬去上班。如果6亿人每星期增加一小时开心,这是多大的价值。]

(文中部分采访对象为化名)

每人互动

你在找工作时曾遇到过什么困难?

文章为每日人物原创

侵权必究

百度未收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蔚蓝资讯网 » 你找工作没踩坑,可能和这群人有关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