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宋运辉|2020国剧追光之王凯专访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追剧不迷路

文_乔木

编者按

2020是中国电视剧发展的转折年,出现了诸多标志性事件和代表性作品。影视独舌推出[2020国剧追光]系列报道,访谈在过去一年中有着出色表现和高光时刻的电视剧人,作为行业分享,也留作国剧发展信史。

2020年是王凯的丰收年。4月,<>和<>同期播出,王凯在春天[霸屏]多时。年底,<>奔涌而来,播出后保持豆瓣9分的高口碑,打破了系列电视剧[续集难工]的常态。三部剧题材不同,风格迥异,评价不一,但相同的是观众对王凯的表演表示了充分的肯定。2015年曾凭借<><>站上人气顶峰的他,2020年在实力派演员的道路又向前进了一大步。春节前夕,我们见到了王凯,面对彻底从[偶像派]转变成[实力派]的评价,他笑道,[这个话我听着好像是我的颜值降低了。]认真回顾了这一年里演艺道路上的进步与收获后,他标志性的爽朗笑声又响起来,[‘偶像’这两个字我希望大家也不要丢掉。]

从农村青年到东海厂长

两部<>,时间跨度15年。年龄感成了王凯把握表演的支点。[宋运辉]是近十年荧屏上最成功的知识分子改革者形象。在演绎的过程中,王凯由外而内让自己与宋运辉合而为一。甚至现在聊到宋运辉时,他还是习惯以[我]来自称。他读剧本时发现,宋运辉家庭条件不好,经常吃不饱,[台词里有提示,村里的杨主任(郭虹饰)都觉得我身子弱,也吃不饱,每次背猪草他都帮我背几捆。]原本就清瘦的王凯,从68公斤又瘦下了7公斤,整个人显得单薄、锐利。剧中,宋运辉站在烈日下背诵<>,姐姐宋运萍(童瑶饰)为他擦汗,周围有许多村民围观。此时他留着齐刘海,穿着洗旧了的背心,胸骨清晰可见。在王凯看来,他需要从外在上让姐姐相信眼前的他就是一个可怜的弟弟,让现场围观的村民相信,他就是一个非常渴望读大学的骨瘦嶙峋的孩子。只有让现场的人相信了,这种感染力才能穿透屏幕,带给观众情感上的共鸣。宋运辉费尽心血来到了大学,如同一块海绵进入了知识的海洋。因此他时时刻刻埋头于书本,别人问话他回应数学方程式,仿佛一个[书呆子]。用拱鼻子的方式推眼镜,也是为了节省时间——这个细节的设计来源于王凯对身边戴眼镜助理的观察。在<>中,推眼时尚镜成为了人物成长的标志动作。当上厂长的宋运辉改掉了拱鼻子的习惯,改用手推眼镜,因为[领导要有领导的形象]。要表现出人物的年龄与状态的变化,不仅需要外在的设计,更重要的是内心的变化。[除了相信这个人物之外,还要把心态放到和这个人物的心态很接近的一个位置。]十八岁的宋运辉一心想读大学,没有什么太多的杂念,因此他的眼神要干净纯粹,才能呈现出人物真正年轻的状态。而第二部里,成为厂长后的宋运辉,懂得了人心惟危,有了城府,这个时候他的眼神不再那么干净,变得更加复杂,让观众觉得有故事。自己的心态跟着人物不同的阶段做调整和转变,是体验派的技巧,王凯表示,[体验派最需要的是由内而外,用内在体验到的感受带动外在去表现出来,会更有说服力。]他笑言,自己在表演中慢慢领悟到学校里学习的理论,就如同宋运辉在当上领导之后遇到难关,才慢慢明白水书记(杨立新 饰)过去教给他的道理,他也将这种感悟代入了表演中。比如,宋运辉以[批不下东海项目就回金州]为由,要闵厂长(李威饰)帮忙引荐,最终见到了路司长(李光洁 饰),他懂得了曾经不屑的[用世俗的手段来保护自己的梦想]。过去单打独斗、事必躬亲的[累不死的宋运辉],也慢慢明白要团结能团结的人,派合适的人做合适的事,共同努力才能完成更宏大的目标。宋运辉逐渐成长为一个优秀领导者,也真正明白了所谓[和光同尘]的意义。[我把东海视为理想之地,想亲手把它打造成我希望的样子,到了东海之后却发现又有几个厂长来掣肘我,新旧观念之间产生了很多冲突,但是宋运辉的性格是,有问题咱们就解决问题。]宋运辉就是这样,在复杂的环境中一边适应和成长,一边坚守自己的理想主义。不断发现矛盾,解决矛盾。剧中几处[中国式开会]意味悠长,虽然没有激烈的言语冲突和碰撞,但平和的表象之下你来我往、暗流汹涌,将剧中的利益关系、人情世故展现得淋漓尽致。王凯回忆道,李雪导演在拍摄时,对细节要求十分严苛,一个推门、关门,每处用词的精确,甚至一句话的重音位置,都严格把关;黄伟导演则注重镜头的运用,擅长通过不同的拍摄手法来烘托氛围、传达情感。主创们在现场一遍又一遍地走戏,直到台词、表演、调度都精准无误才开始拍摄。厂长开会的戏,原本有激烈的戏剧冲突。但在实际拍摄中,主创人员共同决定将其改成了现在[绵里藏针]的风格。这样的改动虽然放弃了一部分[爽感],但整体氛围契合了宋运辉静水流深、隐而不发的性格,也符合会议桌上几个厂长之间的人物关系,是更加现实主义的表达,[比起明面上的冲突,这种暗中较劲的感觉,我觉得反而更高级,观众有足够的回味空间。]

有进步就是最开心的事

提起<>,王凯依然能想起那段艰难的拍摄经历。最[难啃的骨头],就是大段晦涩的文言文台词。他不仅要背下来,更要在动情入戏的同时,一字不差地讲出来。在横店五个月的拍摄,前四个月他都没有时间出门吃饭,因为戏外的所有时间他都用来读剧本背台词了。[虽然过程很煎熬,但是我磕下来了之后,那种成就感和喜悦感还是很爽的。]王凯笑道。<>播出版69集,庞大的体量包含了丰富的信息量与宏阔的世界观。虽然剧情前朝与后宫皆有涉及,但剧中所传达的,既非波诡云谲的朝堂争锋,也非勾心斗角的后宫斗法。在王凯看来,<>的戏剧重心,是宋仁宗在前朝后宫各方势力之间的平衡与周旋。剧中描述了宋仁宗的一生,他的荣辱与国家的兴衰变化休戚与共,时间横跨四十余年。他何时该忍让,何时该决断,何时该借力打力?当时的太平盛世是怎么来的?宋仁宗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皇帝?为什么在他的治下会有这样一个太平盛世?<>展现了宋朝极盛时期的社会风貌,有着纪录片的历史厚重感,是一次电视剧美学边界的探索。但相应的,剧情缺少强烈的戏剧冲突,挑战了许多观众追求爽感的观剧习惯,因此播出后在声量和口碑上都与公众期待有一定距离。王凯坦言,[这种观剧习惯我们没有办法改变,但是我们做的戏还是希望观众能够静下心来,去了解真正的宋代历史。]相比<>,同期播出的<>对王凯来说更游刃有余。剧中夏远从一个莽撞热血的愣头青成为成熟老练的经侦警察,有着完整的成长线和人物弧光。过去多次演绎过不同年代、不同警种的警察,这次王凯从角色的语态、表情等细节处拿捏,展现出不同于以往的警察角色的质感。<>开场就是激烈的抓捕动作戏,在<>中摸爬滚打过的王凯已经积累了不少动作戏经验,[武术导演设计动作有的时候会避开你的短板,虽然简单但呈现出来的效果也会很精彩;有时可能更注重好看,不太考虑你的条件,作为演员完成的时候就会有点难度。]虽然拍摄打戏时,总是完不成动作会感到失落,但在经历了辛苦之后取得进步,对他而言就是一种享受,[现在我就觉得我拍打戏还挺有信心的。]2020年里王凯主演的三部剧相继播出,从涉案剧、历史剧,到主旋律献礼剧,覆盖了不同的受众群体,也让更多的人看到了王凯作为演员的实力。他说,[其实我觉得我离实力派还差得很远,这三部戏可能让大家觉得王凯一直在进步,这一点是最让我开心的事情。]

保持敬畏,从容取舍

从业十余年,王凯的演艺生涯经历过三个转折点。<>的陈家明,是作为演员的王凯第一次出现在荧屏上。但收获关注的同时,中性的角色深入人心,也成为了他发展的新困境。不仅主动找来的戏约总是相似的角色,这个角色对他的表演习惯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休息一年之后拍摄<>时,这种影响仍然没有消失。导演张新建指出他总是提着气说话,声调比其他人高,因此在整个拍摄过程当中,他一直有意识地压低声调。回忆起这段经历,王凯庆幸自己碰到了好团队,[有导演指出你的问题,你自己也能意识到,慢慢去克服和学习,我觉得这是<>带给我最大的意义。]<>改变了大众对他的认知,证明了王凯也可以演齐勇这样气质粗犷沧桑的主流角色。如果说<>里的他开始真正学习和领悟怎么去演戏,那么之后的<>则让他的表演有了突破。如今说起<>,王凯依然记得进组的第一场戏,他拿枪指着陈宝国扮演的徐铁英时,一个新演员面对有经验的表演艺术家战战兢兢,[陈宝国老师在我的枪下拿茶叶倒水再走过来,变被动为主动,这一系列的动作是他自己设计的。如果反过来,他拿枪指着我,我还会想去拿茶叶倒水吗?你看这就是我得学的东西。]<>拍摄时,所有的演员都要先围读剧本,再走调度,一切都讲明白、排练好之后才开拍。王凯与[七大影帝]同台飙戏,听他们与导演聊戏,谈对不同人物的理解,并不断地汲取表演经验,因此才有了[怒闯五人小组]这场戏中一条过的长镜头。一页半的台词,逻辑清晰掷地有声,情绪从质问时的激动愤怒到嘱咐哥哥时的亲情流露,最终的一滴眼泪神来一笔,成就了<>中至今仍然为人称道的经典场面。走过三个重要的节点,王凯在演技上也有了长足的进步。但他仍然谨记[准演员]时期面对挑战的紧张,[我希望到了五、六十岁,我演戏的时候还紧张,因为紧张说明你有敬畏,还想尽力做好,而不是只剩下套路。]随后而来的<><>两部剧的爆火,似乎是对他十年修炼的一个回馈。正午阳光团队从体制中走出来,尝试更加年轻化的表达。两部剧都在严肃性与娱乐性之间找到了平衡点,先后播出相互加持,奠定了[国剧门脸]声量与品质齐飞的基调。在这之后,王凯也依旧保持着与正午阳光团队的紧密合作,从<><><>,到如今的<><>,新作品源源不断。人气飞涨对王凯来说只能算一个小插曲。在他看来,演员通过作品与观众沟通,偶像给粉丝带来精神上的支撑和引领,两者并不冲突。[真的认同彼此理念的人最终一定会走到一起,也会一直走到最后,或许不多,但我觉得就够了。]心有决断,从容取舍,他的理念正如他给自己公司所取的名字——得舍。[我觉得艺人有的时候还是要想清楚究竟要什么,我只能给你我的作品,别的我给不了,与此同时我没那么贪,我也不想做所谓‘顶流’。]2020年作品井喷式播出后,王凯的[存货]见底。在采访前,他刚刚完成了建党百年献礼剧<>的拍摄,在剧中他扮演一位文物修复匠人。除了已经提上日程的<>,他透露今年还将拍摄一部都市剧,对此王凯笑言,[<>之后我就没有拍过有精英感的都市剧了,也想趁年轻的时候多塑造一些年轻的荧屏形象,留一点美好的影像作品。]-End-

百度未收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蔚蓝资讯网 » 你好,宋运辉|2020国剧追光之王凯专访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