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为何如此反感团建?

[大家加班辛苦了,周日组织团建犒赏你们!]

为配合项目推进,庞庞五一期间只放了两天假,用加班换来的休息日即将到来时,却收到领导组织团建的消息。

她哭笑不得:[万万没想到,周日母亲节的福利,竟然是团建……]

在[公司该不该把团建当福利]的热搜评论中,网友们普遍[厌团建]情绪强烈:[恕我直言,占用休息时间的团建=加班!][把双休、交社保、常团建写入招聘福利的公司怎么想的,这不是最基本的吗?][坐大巴3小时,住1晚酒店后直接上班,这福利给你要不要啊?!]

团建的初衷,本该是激发成员向心力、进而促进团队合作,如今却成为无数职场人的[不可承受之重]。

企业趋之若鹜,员工深恶痛绝,变了味的团建,问题到底出在哪?

1、嘴上高喊[家人们],实际奉行利己主义年会,是职场人都经历过的大型团建现场。前几年,[海底捞经营模式]被广为推崇。小杨所在的集团恰好为服务业范畴,每年年会时董事长都会以<>这本书为中心,激励员工努力拼搏,与集团并肩前行。起初,小杨备受鼓舞,但当她亲历年会筹备后,激动振奋之情便消失殆尽。[集团为感谢‘家人们’的辛苦举办年会,请了电视台前春晚导演统筹,8个分公司旅游循环彩排3次,凌晨4点依然被要求随时待命,自费打车到达会场,早7点结束预演后直接登台……][看着领导们席间推杯换盏、声情并茂地品评员工,我觉得海底捞他们永远学不会了。因为海底捞的精髓,是懂得‘把人当人对待’。]要员工付出心血,却不给予最基本的尊重和保障,即便搭建出再繁华的盛景,也无法弥补员工一句[寒心]。2、以下班自由换取[团结],得不偿失职场人一听到[团建]两个字,第一反应多半是[逃离],因为团建不仅让人失去下班后[躺平]的自由,甚至比上班还累。首当其冲的是身体压力。无论新闻报道多少触目惊心的团建事故,花式体能训练依旧较为盛行。有的企业团建还乐于把甲方邀请其中,让员工一边高喊[我行我能],一边挑战身体极限。实际上这种活动,年轻人抗拒,老员工吃力,客户也不一定买账。另一方面,是精神加班。明明已经完成工作可以下班,却被要求参与一场谈话式团建,跟不熟悉的同事[交心]。既要表面和谐,还要守住隐私边界,更不能让领导觉得太敷衍。如果试图编造各种理由不参加,搞不好还会被上贴不合群的标签。身体和精神双重倦怠的员工,无法在团建中找寻所谓积极意义,公司也无法达到建设团队、使员工通过活动反哺工作的目的。3、权利表达错位,打工人被迫[失声]面对团建,老板希望员工通过活动激发出潜力,更高效为KPI服务;而员工内心想的却是,KPI还没完成,已经在996了,参加完团建又要加班赶进度,还能休息吗?两种矛盾的声音相互碰撞,一般来说妥协的只能是员工。为什么不喜欢团建,最后还得忍着参与?因为即便再累,也不想失去这份工作。老板们也是抓住了这道命门,才会让所谓[自愿]充满强迫意味。当[周日去团建]和[不去就加班]同时作为备选摆在面前,我们会本能地把前者作为优选,但参与过后又会十分委屈,因为周日本该是合理的休息时间。想拒绝而不能,也是当代职场人越发厌恶团建的根源所在。1、充分尊重人权与选择,不必熬日又熬夜团建是企业文化中十分重要的一环,它带给员工何种体验,某种程度上决定了他们的去留。那些占用休息时间、不参加就扣钱、形式低俗的团建,不断挑战打工人的人权底线,让本就高压的职场生活蒙上又一层灰暗。如果团建必须存在,它的底色应该是尊重和自愿。员工不必被迫搁置尚未完成的重要工作、牺牲个人时间配合一场无意义的表演,而是对参与节点、深度、项目都有一定可选择的弹性空间。其次,这样的选择不加前缀,也没有拒绝的隐形代价。社恐们不会因为某次活动的缺席,就被领导视为[局外人];脚踏实地的工作者也不会因为没有表达[敬意],经受本不该有的人格批判。2、重视员工感受,[轻团建]取代[一刀切]前公司总裁崇尚酒文化,所有团建必将以酒局收尾,席间各层级管理者不断表忠心、问冷暖,团队建设演变为哄老板开心的戏码,下属员工则如坐针毡。许多团建场景,之所以令人望而却步,是因为普通员工在过程中毫无话语权和体验感,一切只以服务最高领导为中心。要想提高团建活动的参与度,组织者必须从最广泛的需求出发,站在员工视角,体会他们的感受。举个例子,如果团队成员多为90后、00后,可以考虑更为简单开放的社交式团建,比如密室逃脱、线上剧本杀等;若年龄与身份构成较为多元,则以轻体力、高包容度活动为主,如非遗文化民俗村体验,既能提供新鲜感,又能衔接企业文化。总之,团建的基调不该由管理者粗暴奠定,而应该由参与者共同决定。3、不忘[凝聚力]初心,完善活动基本制度回归到本质,团建的初心是增强团队凝聚力,促进员工对企业文化的认同。凝聚力如何增强?主要依靠两点:一方面,是情感沟通。这种沟通,不是制造一次炉边谈话、一场恭维大会就可以建立起来的,而是需要管理者与员工的心灵共振。前几天,某人因一句[内卷是竞争,它来自于欲望和惰性]被骂上热搜。当一个象征[资本力量]的公众人物代替职场人定义[内卷]时,我想起了在团建中大谈自己艰苦创业史的老板们,他们同样以[过来人]的姿态假意共情着。年轻人需要的不是赞美、不是讨好、更不是俯视,而是先行者的宽慰与担当。团建前领导一句[放心玩儿吧,有事我扛],比任何花把势都强。另一方面,是产生实际联结。许多打工人在团建中一次次地目睹自己的体力、心血、休假化为公司的品牌宣传,自己除了吃喝、劳累、第二天按时上班,什么也没得到。加班可以,钱要到位;占休息可以,调休要跟进;为企业付出可以,企业也应该有来有往,让员工感受温暖。利用团建推动有效协作,不是去制造假氛围,而是加入物质激励、员工关怀、晋升通道等因素激发使命感,同时完善程序和制度,员工才能与企业并肩前行。写到这里,不是想用吐槽团建割裂企业与员工之间的距离,而是希望企业能找到组织团建真正的意义,明确有效团建才是福利,不该只用团建就把福利一笔带过。广大职场人也应在保障人权前提下,参与公开、平等、健康的团建活动,拒绝人格被漠视、道德被入侵。愿每一位打工人,都能少一些[假装愉快]的时刻。留言说说,参加公司团建的你,是真的快乐吗?

百度未收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蔚蓝资讯网 » 年轻人为何如此反感团建?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