骂再狠,也没说中「拿命换钱」这个死穴”

事情已经无可挽回地发酵了。[拿命换钱]?2020年12月29日凌晨一点半,在拼多多新疆买菜部门工作的22岁女员工在加班后回家的路上猝死。1月3日,新闻曝光,舆论开始关注。1月4日早,拼多多知乎官方号发表了评论,几十秒后秒删。这则拱火效果绝佳的回应,很快让全网炸裂。拼多多试图补救。官方开始辟谣,说这是假的账号。可到了下午,知乎官方打脸,确定是拼多多官方账号发布,迅速获得了超过20万网友点赞。拼多多只好接着发布声明,表示是合作供应商的失误操作,并不代表官方态度。并找到了当事人写下说明书,白纸黑字按手印,然后还表明早已和逝者家属协商解决了问题。在一通操作后,靴子还是落地了。市场监管部门宣布介入,主流媒体发文谴责,拼多多市值一夜暴跌900亿。事到如今。大家的愤怒已经不只在于拼多多了。而是对996工作制度长期不满的一次集体宣泄。轻则,挤占家庭生活和个人时间。重则,[以命换钱],猝死、抑郁。互联网企业是加班重灾区,类似的悲剧已经不只发生一次。知乎用户@心若冰清做过统计,触目惊心。由此。舆论也分裂成两种声音——996万恶;别矫情了,你们大厂工资那么高,不想干别干。Sir清楚地记得。在2019年的<>,996曾经作为某一期的辩题。而这2年来。你能明显感受到,环境在内卷,互联网在极化。当年一个我们可以观战、兼听的辩题,如今成为了一个切切实实扎进我们血肉里的硬刺。我们越痛。越骂。可为什么我们越骂,这根刺却越扎越深?也许割开996的皮。你才能看到事实的血肉是什么。但有一点毫无疑问——会疼。01996后怎么了?这个词早在2019年3月就随着[996ICU]话题进入了大众的视野。早9点上班晚9点下班,一周6天,工作996,生病ICU(重症监护室),这个在github论坛上由程序员发起的抵制996的项目,揭开了新一代互联网工作者工作状况的现状。996是一个陌生的概念吗?对我们或许是。但一部片,早已说出了996的后续。NHK的纪录片<>。什么是[团块世代]?是出生在战后的婴儿潮中,工作生活在日本经济崛起的60-80年代的一代人,有超过1000万人,八成是工勤阶层。这一群人享受着日本战后经济发展的红利,曾经意气风发,是日本经济腾飞的主要建设者。年轻时,他们是令人羡慕的高薪群体。有的人甚至在有着一度高达1000万日元(换算到现在也有近10万美金)的年收入。但——年收入一度超过1000万日元当时根本没有想过老年生活会有困难为什么?大部分的团块世代,都在40岁左右遇到了泡沫经济衰退,工资收入都一路下滑。纪录片中的河口先生,上有97岁的母亲,下有39岁的儿子,自己为了生活还得65岁去重新就业,成为了一名医院的司机。而团块世代中有超过67%的人无法靠养老金生活,只能继续工作。有人说,今天996,老年就一定会破产吗?不一定。但大概率,会和团块世代遭遇共同的危机——家庭与健康。在另一部纪录片<>,情况更加露骨。

高野藤常58岁那一年就成为了NPO成员,提前委托好身后事,遗物如何处理,骨灰何处安放,遗产交给谁等等。

他的人生一眼就望到了头。

他患有严重的糖尿病和抑郁症,每天需要服药,控制饮食,身边无人陪伴。

高野也年轻过,帅过,体面过,纪录片中,他翻出一本<>,指着一张照片自豪地说——

这个是我这个计算机是UNIVAC494是发射阿波罗号的电脑……我感觉我就是三菱的人

他半辈子的拼搏,是把自己嫁给了公司。

每天超负荷工作,喘口气、吃口饭的时间都没有,加班到凌晨两三点也是正常的事,40岁身体就垮了。

后来妻子和他离婚了,带走了儿子和女儿。

但高野觉得没事,还有工作,还有事业。

等到他从公司退休后,那根拧紧的发条终于送下来了,可是举目望去,他却不知道生活在哪里。

高野拿出了几盒珍藏的[宝贝]……是过去客户们的名片。

如今只留下一个个再也无法当面叫出口的名字,一串串再也拨不通的电话号码。

[用命换钱]或许是极端的情形。

但996的一天,也是失去生活的一天。

而我们的生命,不就是一天一天组成的吗?

02那不996可以吗?回顾一下刚刚度过的2020年,就能发现舆论转向的原因:疫情打击,经济下滑,史上最难的求职季,考研考公人数暴增。没工作的想找到工作,有工作的想保住工作,跳槽加薪的计划通通取消。更别说还有突如其来的生活铁拳。一个词,难。而这些问题,一句话就可以总结:在2020年,你还在愁996压榨员工的时候,有更多人求着被996以保住现在的生活。举一个例子就明白了。<>中的曹德旺在美国开工厂,和美国当地领导提出的要求就是,不要工会。而工人之中也不乏这种想法,认为工会保障了消极怠工的人,会让企业低效(影响工人未来收入增长)。工会唯一育儿会做的 就是留下烂员工而像我们这样的优秀员工就会随波逐流对我有什么好处甚至专门花100万美元,请反工会的咨询公司来打擂台,对抗工人中想组织工会的积极分子。我们今天说的内卷,在这个工厂里都上演了。过去代顿市辉煌的时期,有通用汽车工厂,工人属于中产阶级。而2008年经济危机后,工人的孩子发现自己再也拿不到父母们的工资了。于是小镇上超过2000个家庭失业,人口外流严重。现在,一个新的工厂进来。但工资只开12.84美元每小时,比过去少了55%。你做不做?有人说坚决不进厂。但总有[叛徒],不是他愿意接受这个工资,而是生活所迫,不接受这个价钱,连工作都没有了。于是低工资,低福利,加班文化,开始重新洗礼[养尊处优]的美国工人。今天的996不也一样?你不996,自然还有人愿意996。于是一人996,所有人都必须得跟着996。不是谁的愿望。是每个人心里mmp,但又不得不自觉追上[时代的脚步]。就像那个逝世的张某霏,她才22岁,98年生。她也喜欢音乐,曾是大学艺术合唱部的部长,喜欢打雷姐和小野丽莎,还曾给网易云音乐投过简历。她也会抱怨无休无止的加班。但她的朋友圈里,还在发[加班]、[不认输],公司内部的账号状态上写着,[为多多守边疆]。03我们能终结996吗?关于996,给出任何简单的建议,都会招来反对的声音。如果说接受996吧——那么就是[冷血]、[精神资本家]。如果说放弃996吧,别太逼自己——那就是忽悠人的[毒鸡汤]。在Sir看来,这样表面上的站队和争论,不会得到结论。因为这件事不是什么工作制的问题。它的本质在于——我们是如何放弃底线的。996的竞争,不是比谁更杰出,更有创造性,而是谁能把底线放得更低,更能牺牲自己的生活和健康。我们有办法规定一条底线,使任何人都不得撤退到它后面吗?比如因[困在系统里的人]被推上风口浪尖的美团。一时间,大家都骂冷酷的算法,冷血的资本。而悖论就在于。那些[不那么冷血]的资本去哪了呢?它们因为算法还不够[极致],而掉在了美团后面。但又是谁让美团的算法胜出的呢?是点外卖时,便宜一点再便宜一点,快一点再快一点的需求。如果美团无法实现这一点。那么被淘汰的是它,而留下来的,将是另一个[冷血的资本]。这才是最大的悲哀和无奈——被困在系统里的人。每个人用自己微小的行为,共同构筑了围城。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骂着996,也无法对它云淡风轻地挥一挥衣袖的原因。这个社会上,最996的事情是什么?或许还不是工作。是我们每个人从小就经历的应试教育。起得比鸡早,干得比驴多,周末补课,课外还有补习班。这种竞争,还正在朝低龄化的方向继续内卷。而这种超乎996的模式,不是发生在成人身上,而是正在成长发育中的未成年人。谁都知道,童年、快乐、想象力是好的。可是我们又是如何整齐划一地选择了放弃。选择投入到独木桥中。说白了,是因为标准的单一。我们没有一种环境,去认可第二种优秀,第二种成功。所以明知是卷。也不得不卷,因为这是在不好的情况中,所能选择的最好出路。一个简单的加班与否的问题背后,是整个社会对于奋斗、焦虑、成功等问题一直以来无数错误引导的反噬。在全社会刻意营造的焦虑下,我们的身边,真的有人把过度加班,用命奋斗当做了人生信条,为加班站台,以加班为豪。企业还发明出奋斗、狼性、福报等文化,对社会进行催眠。而最近的<>。给了中毒的我们,一剂久违的解药。电影中的主人公总认为生活应该给自己设定一个目标,做出一番成绩。可他做到之后却心中空荡荡的,失去了方向。为什么?因为所谓生活,其实是经历的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分每一秒的总和,在追逐梦想的过程中,风景或许比目标更值得。

片子中,他有两次忘我的演出,一次在教室,一次在咖啡厅。

他说他为音乐死而无憾。

但为什么只有在舞台的演奏,才是真的爱音乐呢?

说白了,他爱的是音乐本身。

还是那个被旁人创造并注视的舞台?

在<>那篇稿子下,也有朋友不懂男主最后的失落。Sir这样回复他——在成功之外,还有人生目标吗?成为平凡,会得到社会标准的善待吗?这才是我们996背后,真正应该追问的。否则再多的骂声。也只会变成无能狂怒。变成所有人在失速列车滑向深渊时,一路刺耳的尖叫声。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吉尔莫的陀螺

还不过瘾?试试它们

▲2020他哭了,好,哭得好

▲牛逼啊B站

▲国产妖精快要灭绝了

▲十二月看易烊千玺,一月看大鹏

▲开年第一部戏都在抢它?你们抢对了

▲华丽而虚弱的郭敬明

百度未收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蔚蓝资讯网 » 骂再狠,也没说中「拿命换钱」这个死穴”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