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代步神器,奔奔E-star国民版与五菱宏光MINI EV能是一回事吗?

不久前五菱宏光MINI EV公布了2020年销量,5个月时间,卖出11.9万辆新车,仅仅比销售了一整年的特斯拉Model 3少了两万辆。这样的成绩很难不让人眼红。于是,2020年最后一天,长安汽车推出了起售价2.98万元的长安奔奔E-star国民版车型,定价与定位直指五菱宏光MINI EV。同样是低续航微型纯电动车,同样把主销区间锁定在4万元以内,长安奔奔E-star国民版发起预售数天后就收获了近6000辆订单,部分支持者甚至认为,这款更实用、更实在的平民代步车将成为五菱宏光MINI EV的终结者。事实的确如此吗?论国民代步车,奔奔E-star国民版和五菱宏光MINI EV是一回事吗?五菱宏光MINI EV为何能成?有一说一,五菱宏光MINI EV出道即巅峰,既有预想之中、也有意料之外。首先,五菱宏光MINI EV侵占低速纯电动车市场的意图是显而易见的,价格低、花销低、满足日常代步,且合法合规,3-4万元的售价刚好卡位四五线城镇居民的平均可支配水平,以此撬动数百万级的低速纯电动车市场,五菱宏光MINI EV对自己的销量应该是有一个比较乐观的预期的。其次,五菱汽车向来很擅长分析它的消费人群,能够看出五菱宏光MINI EV在成本控制、配置划分、定价策略等方面十分成熟,结果是目前终端市场月销数万辆的五菱宏光MINI EV,大多集中在3.88万元的悦享版,续航和配置显然更能吃准它的目标受众。惊喜主要来自于五菱宏光MINI EV的造型,不到3米的车长、不到1.5米的车宽,小巧的车身需要兼顾空间实用性,严重限制了一辆车风格设计的发挥;而且售价限定在4万元以内,意味着这样一辆车的用料需要足够经济、日后维修保养的花销才能更低。如此一来,五菱宏光MINI EV是很难做出精致模样的。但事实上,五菱宏光MINI EV的受众也不需要过分的精致与美感,相反,这一类人群更强调功能与使用,所以日本K-Car的设计理念最为契合:方盒子造型,在有限的尺寸限制内,采用尽可能多的平直线条来榨取垂直空间。曾经有人断言,日本K-Car在中国是行不通的,本世纪初哈飞和北斗星推出的微面也曾经借鉴日本K-Car的风格,最终呈现出来的观感是廉价、low。原因肯定是多方面的,比如微面本来就强调功能性,不会在外观造型上做过多的美化,用料工艺也都是成本至上;其次微面尺寸做成K-Car,比起日本的正宗K-Car更似方盒子,机械感过分浓烈,与中国人的审美不符。但是,如果K-Car放在一辆只有不到3米的小车上,效果就会截然不同。五菱汽车做了一次成功的尝试,以K-Car造型为基础,通过细节的黑化设计、车灯、尾部线条的柔和处理、暖色调的车漆选择,等等,一辆功能至上的微型车最终呈现出来了萌、可爱的效果。这是五菱汽车设计团队的高水准,也是五菱宏光MINI EV能有意料之外销量表现的主要原因。它使得消费者的需要不仅停留在理性的实用层面、功能层面,也能被五菱宏光MINI EV传达的感性的生活理念所打动。一旦接受了这样的设定,座舱内部的朴素感就能被「原谅」了——这不是廉价,这是一种简约的生活理念。就连五菱宏光MINI EV的宣传照都在呈现这种感觉:烟火气、文艺范、极简生活。的确,五菱宏光MINI EV的消费群体大多是那些需要低速纯电动车日常代步的城镇用户,但是得益于五菱汽车的造型设计、产品营销,仍然有相当一部分年轻消费者购买了这样一款小车,用以拓展自己的生活——尤其是一些女性用户,喜欢将自己的MINI EV贴上可爱的贴纸,装饰成符合自己形象的模样。这一群年轻消费者,稳住了五菱宏光MINI EV相对活泼的、时尚的产品形象。奔奔E-star国民版也能成吗?长安奔奔E-star国民版只有两款车型,分别是2.98万元的心动版、3.98万元的心悦版。单纯从价格区间来看,它与五菱宏光MINI EV是直接竞争关系,如果考虑性价比,长安奔奔E-star国民版甚至完胜五菱宏光MINI EV。当然,五菱宏光MINI EV畅销,源于价格,又不只是价格,我们在后面会展开分析。长安奔奔E-star国民版并不是一款新车,它是奔奔E-star通过简配推出的廉价车型,而长安奔奔E-star是长安奔奔油改电而来的纯电车型。简单归纳长安奔奔E-star国民版的特点,以及与五菱宏光MINI EV的对比:第一,尺寸不变。国民版车型的车长3.7米、轴距2.4米,五门五座,与长安奔奔E-star完全一致。单从尺寸和座椅布局来看,奔奔E-star国民版的优势是非常明显的,同样布置了两排座椅,更长轴距意味着座舱内部的空间布局更加灵活,而且奔奔E-star的横向空间更宽裕,乘坐舒适度、储物空间与实用性均优于五菱宏光MINI EV。再者,奔奔E-star国民版是五门五座布局,第二排乘客有单独车门进入,便捷性略胜一筹。

第二,动力电池降级。奔奔E-star国民版低配采用23度电的磷酸铁锂电池,续航150公里,高配采用31度电磷酸铁锂电池,续航301公里。又是一个完胜五菱宏光MINI EV的产品点。后者低配续航120公里、高配170公里,尽管能够满足日常代步,但是从续航焦虑的角度出发,长安奔奔E-star肯定是更能打动消费者的。

不过,消费者也需要考虑电耗问题,奔奔E-star国民版采用更大容量电池包、加上车身尺寸,整体车重远高于五菱宏光MINI EV,售价6万元以上的奔奔E-star采用三元锂电池,网友实测电耗在11kWh/100km,国民版采用的磷酸铁锂电池,预计电耗要更高一些。

而采用三元锂电池、能量密度更高、且提供电池预加热的五菱宏光MINI EV,9.3度电、120公里版本在网友实测里甚至能做到140公里的实际续航里程。对于3万元以内的两款低配,奔奔E-star与五菱宏光MINI EV差异不大,真正影响消费者决策的,其实是顶配3.98万元、续航301公里的心悦版。

第三,配置精简。长安奔奔E-star国民版并非一款全新开发的、针对低续航低价位市场推出的新产品,因此它不可能像五菱宏光MINI EV一样,在整个外观、内饰设计、用料配置选择上尽可能做到成本可控、有所取舍。因此,长安奔奔E-star国民版只能在原有车型上做一些简配处理,让这款车在4万元以内能卖、不亏。比如,采用造价更低的磷酸铁锂电池、搭配低功率电机,全车不配备安全气囊,刹车、轮毂、大灯、空调等等配置均改为更廉价的版本。这样一来,奔奔E-star国民版就能与五菱宏光MINI EV贴身肉搏,只用细微的功能性配置区分优劣:低配版本都没有空调、但是五菱宏光MINI EV有喇叭、有USB,奔奔E-star国民版则提供了副驾驶化妆镜,聊胜于无。高配版最大差异是续航,奔奔E-star国民版几乎是五菱宏光MINI EV的两倍,动力更强、轮毂更大,其余则是实用性配置的「田忌赛马」了。

如果从性价比出发,一辆不到4万元的代步车最大的诉求当然是实用、功能丰富、便宜大碗,长安奔奔E-star国民版比五菱宏光MINI EV更合适,但如果从一款纯电动车的整体素质出发,前者恐怕不是目标受众的最优选。

需要明确的是,奔奔E-star国民版在内外饰的设计风格上与售价更高的奔奔E-star差别较大,而与2019款长安奔奔EV的关系更近。

首先是前脸。2020年初长安升级了新能源车系列,采用了新的设计与命名方式,奔奔E-star就是其中之一。车头的封闭式进气格栅与大灯组都有了全新造型,采用了更高级的LED大灯。但是,简配的国民版并非如此。前脸仍然是分体式格栅设计,配以较为圆润的卤素大灯,与2019款长安奔奔EV几乎一致。

2020款奔奔E-star

2019款奔奔EV

2021款奔奔E-star国民款

内饰部分更能说明问题。2020年升级的奔奔E-star为了迎合时代潮流,对中控进行了大刀阔斧的设计,尽管整体布局没有跳出奔奔EV的框架,但至少用了新的一体式大屏、空调控制区域下移,新的线条搭配与功能按键,使得整体看上去没那么「年代感」。最新推出的奔奔E-star国民版则是历史倒退,照搬了2019款奔奔EV的内饰:上个世纪的空调出风口、黑白小屏幕、简陋的按键,整体以一种毫无美感的方式放在一起。

2019款奔奔EV

2021款奔奔E-star国民款

2020款奔奔E-star

尽管五菱宏光MINI EV也没有液晶大屏、也没高科技配置,但是出于成本考虑、出于车型定位的限制,五菱汽车好歹用了一种简约的、相对时尚的方式将这些简单的配置重新组合起来,让五菱宏光MINI EV能够通过21世纪20年代的审美考试。实际上,长安奔奔最最开始的燃油车时代、到奔奔EV、再到奔奔E-star,整个车辆架构没有彻蔚蓝资讯网底的改变,如果说奔奔E-star还是在设计上做了「整容」,那么我们在更便宜的奔奔E-star国民版车型上,看到的完全就是2014年时候的长安奔奔。

2014款长安奔奔1.4L

时隔多年,昨日重现,奔奔E-star国民版显然是缺乏诚意的,这大概只是长安借着五菱宏光MINI EV热度进行一次短期市场收割。手握三四万元、想要拥有一辆代步车的消费者当然需要精打细算,但不代表他们只配拥有几年前的设计、几年前的技术。从这一点看,五菱宏光MINI EV能够成为国民代步车,毋庸置疑。图 | 来源于网络

About Astoncar

爱车,更多一点

以消费者的目光探讨汽车,分享更多原创真实的汽车观点

Contact us

gao@astoncar.com

百度未收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蔚蓝资讯网 » 论代步神器,奔奔E-star国民版与五菱宏光MINI EV能是一回事吗?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