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润入局金种子幕后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李微敖 种昂从2022年2月16日午后开盘迅速涨停,到2月17日、2月18日,连续两日涨停,安徽金种子酒业股份有限公司(600199.SH,下称:金种子),成为了这三日资本市场关注的焦点。连续涨停的直接原因在于,2月16日晚间金种子发布的一则公告:金种子(600199.SH)控股股东安徽金种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金种子集团)之唯一股东阜阳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阜阳投发),拟以非公开协议转让方式将所持金种子集团49%的股权转让给华润(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华润集团)之全资附属企业华润战略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华润战投)。如果交易完成,华润集团将间接成为金种子(600199.SH)的第二大股东。有知情人士对经济观察网记者称,在2021年下半年,阜阳市与央企华润集团就金种子集团股权转让一事,已基本达成一致。2021年9、10月间,经济观察网记者亦从部分二级市场人士处听闻华润集团将“入局”金种子(600199.SH)之事。彼时,经济观察网记者曾向华润集团董事会办公室一位负责人求证,回应称“不知情”。上述知情人士也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金种子(600199.SH)是安徽省阜阳市国资实际控股的公司,但是近年来业绩表现糟糕,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2019年至2021年,实际已经连续3年亏损。阜阳市为改变此种窘况,积极推动华润集团入局,并拿出约2亿元财政资金,对金种子集团进行改制,包括对部分工作人员编制的调整;同时,计划今年通过定向增发,将金种微商排名子(600199.SH)的控股权,进一步转让给华润集团。2022年2月17日,阜阳市财政局(阜阳市国资委,阜阳市财政局和阜阳市国资委为“一套班子两块牌子”,合署办公)企业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一位负责人在回应经济观察网记者问询时表示,阜阳市对于金种子集团改制一事属实,但资金投入主要是技术改造升级等项目,至于具体资金数额,他不掌握。对于今年金种子的控股权是否将通过定向增发的方式转至华润集团的问题,这位负责人回答说,“至少目前我手头还没有这样的方案。”业绩持续下滑 扣非净利润连续三年为负金种子(600199.SH)公司所生产的金种子酒,为安徽地方名酒,号称“徽酒四杰”(古井贡、迎驾贡、口子窖、金种子)之一。早在1998年,金种子(600199.SH)即在上交所挂牌上市(彼时公司名为金牛实业,2006年更名为金种子)。2012年,金种子(600199.SH)年营业收入达到22.94亿元,净利润及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下称:扣非净利润)均高达5.61亿元,创历史最高。但是从2013年开始,金种子(600199.SH)的业绩开始下滑。当时市场人士将此归因于受到2012年12月中央出台的“八项规定”的影响。但是在其他白酒企业业绩回升,乃至屡创新高之后,金种子(600199.SH)依然持续萎靡。2017年,其扣非净利润更直接转为亏损。2018年,尽管在财务报表上,金种子(600199.SH)的净利润相比上一年度有大幅增长,原因却是在2018年岁末,“原麻纺老厂区土地及附属物被政府作为棚户区改造进行征收补偿产生收益”,该土地补偿款约为9870万元。2019年,金种子(600199.SH)的净利润与扣非后净利润亏损均超过2亿元;2020年,扣非净利润亏损1.13亿元。2022年1月,金种子(600199.SH)发布业绩预告称:预计2021年年度归净利润亏损1.55元到1.85亿元之间;扣非净利润为亏损1.80亿元至2.10亿元。半年之前 市场传闻华润将入局知情人士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为改变金种子的窘况,阜阳市开始积极寻找外部战略投资者。“阜阳这样做也是因为地方财政已经无力继续向金种子输血了。在其他地方,不说茅台、五粮液这些品牌,就是像郎酒、汾酒、洋河等等名酒企业,都是当地税收大户,给地方财政支持巨大。结果金种子酒不但不挣钱,还要政府往里面贴钱,所以阜阳急于找出路。”该人士介绍。与此同时,央企华润集团拓展白酒领域的业务,并寻找A股的酒类上市公司牌照。2018年,华润集团透过旗下子公司,成为山西杏花村汾酒厂股份有限公司(600809.SH,下称:山西汾酒)第二大股东。华润集团有管理层人士曾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华润本来想做山西汾酒的第一大股东,“但是对方不卖”。山西汾酒的第一大股东为山西省国资控股的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该公司至2021年9月末,持有山西汾酒56.56%的股份。2021年11月,华润集团通过旗下子公司收购了山东景芝白酒有限公司40%的股权,成为后者的第一大股东。知情人士对经济观察网记者称,在2021年下半年,阜阳市与华润集团就金种子集团股权转让一事,已基本达成一致。2021年9、10月间,经济观察网记者亦从部分二级市场人士处听闻央企华润集团将“入局”金种子(600199.SH)之事。而从2021年9月左右开始,金种子(600199.SH)股价走势离奇,“忽而涨停,忽而跌停”,一度形如“妖股”。金种子股价走势图(图片来源:新浪网网页截图)股价走势显示,从2021年9月1日至11月1日,金种子(600199.SH)累计涨幅超过60%,最高达到19.72元/股。而同期的白酒股,如贵州茅台上涨15.73%,五粮液上涨1.61%;上证综合指数则是从3543.87点至3544.48点,仅上涨0.39点。华润成为第二大股东 或进一步谋求控股权上述人士称,“当时阜阳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为完成股权转让之事,阜阳市拿出约2亿元财政资金,先期已对金种子集团进行改制,包括对部分工作人员编制的调整。这笔钱已经掏出去了,如果股权转让不成功,那一切都打了水漂。”华润集团官方网站也披露:2021年11月22日,阜阳市委书记孙正东、市长刘玉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胡明莹等人,集体到访华润集团深圳总部,华润集团董事长王祥明“主持召开了阜阳市与华润集团深化合作对接会,就进一步加强多领域合作进行深入交流,达成广泛共识”。2022年2月17日,阜阳市财政局(阜阳市国资委)企业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一位负责人在回应经济观察网记者问询时表示,阜阳市对于金种子集团改制一事属实,但资金投入主要是技术改造升级等项目,至于具体资金数额,他不掌握。华润集团入局金种子(600199.SH)事宜在2021年11月之后一度受挫,这也表现在股价上,到2022年1月底,即农历春节前,最低跌至12.83元/股。春节之后,金种子(600199.SH)股价缓慢“回暖”,至2022年2月15日收盘于14.32元/股。2月16日开盘后,一度略有下跌,但至午后,迅速涨停。按照2022年2月16日晚间金种子(600199.SH)公布的股权转让方案,华润集团所辖华润创投公司将受让金种子集团 49%的股权。金种子集团是金种子(600199.SH)的第一大股东,截至2021年9月底,其持有金种子(600199.SH)27.1%的股份。阜阳投发公司是金种子集团唯一股东,而阜阳市国资委又全资控股阜阳投发,因此,阜阳市国资委是金种子(600199.SH)的实际控制人。如果此番股权转让完成,华润集团将间接成为金种子(600199.SH)的第二大股东,但实际控制人仍然是阜阳市国资委。知情人士称,预计今年金种子(600199.SH)还将通过定向增发的方式,使得华润集团获得控股权。对此,阜阳市财政局(市国资委)企业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负责人回复经济观察网记者称,“至少目前我手头还没有这样的方案。”两位证券行业资深从业人士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按照现行的法律法规规定,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的变更,如果不涉及到增发股份,已经无需证监部门的审批;但是如果要以定向增发的方式进行,则仍然需要审批。

百度未收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蔚蓝网_微商货源 » 华润入局金种子幕后

赞 (0)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