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电竞是否应该入奥,高等学府也[蒙圈]

导语:电竞入奥问题,又一次引发了争吵,且此次争执双方还是清华和北大。在2022年2月13日世界华语辩论锦标赛上,[电子竞技是否应当进入奥运会]成为了此场辩论的议题,参与辩论的双方堪称重量级,分别是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的学子。作为国内两大顶尖学府的较量,加之电竞产业热度爆棚,这场辩论迅速成为了社交媒体上热议的焦点,辩论当日B站人民日报官方直播间就有超过百万人观看,更是在讨论后迅速登上微博、知乎等平台的热搜,参与讨论的玩家也各抒己见,且态度也变得更加发散。观念上的波动电子竞技进入亚运会一事,早已变得不稀奇,早在2018年,电子竞技就以表演赛的身份亮相当时的雅加达亚运会,中国代表队也是在当时取得了[两金一银]的好成绩。当年>在进行年终盘点的时候,更是将[电竞国家队出征表演赛,斩获首届亚运会电竞项目金牌]一同入选为2018年的大事件。随后的2020年12月16日,杭州亚组委提交的优化竞赛项目的方案,在亚奥理事会全体大会上正式通过,电子竞技也由此列入2022年杭州亚运会正式竞赛项目,而这一次,电竞不再是表演,而是作为亚运会上的正式项目,为参赛国家带去沉甸甸的荣耀。从表演到正式项目,已证明了电竞得到了亚运会的认可,但在面对奥运会的时候,电竞就显得尤为被动。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闭幕的时候,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就对电竞入奥一事给出了意见,且答复尤为坚定。他认为:[不能在奥运会项目中加入一个提倡暴力和歧视的比赛,也就是带有杀人性质的东西。每一项奥林匹克运动均起源于真正的人与人之间的对抗,体育是文明的表达,杀人行为违反了奥林匹克价值观。]一年后,这一态度终于变成了行动,2019年6月,2024年法国巴黎奥运会公开了本届的增订项目,分别是霹雳舞、滑板、攀岩以及冲浪,电子竞技并未列入其中。玩家群体中,态度同样两极分化,且部分玩家的表态比较极端,尤其是很多人觉得在电脑前打游戏,和奥运会太不搭了,即便是能登上[奥运]的大雅之堂也不会给予认可。当然,国际奥委会的观念正在被缓缓撬动,其态度也正在从[承认电竞的竞技性]转变为[探索电竞入奥后的可执行性],尤其是还曾提及了与电竞机构和社区合作的需求,使[电竞入奥]一事避免成为了一潭死水。电竞是不是体育看到论题的时候,很多人想的是清华和北大会更多围绕[电竞入奥]发力,事实并非如此。想要让[电竞入奥]成立,关键在于要证明电竞是体育,正方也正是以此为切入点。其实电竞是不是体育已经是一个微商货源老生常谈的话题,在我国已经没有了太大的争议,早在2003年,国家体育总局就已正式批准,将电子竞技列为国家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目,而排在它前面的,不仅有围棋(51)、国际象棋(52),还有车模(第67位)、航模(第68位),甚至还包括了舞龙舞狮(第87位)。这也证实了此前上海市电子竞技运动协会秘书长朱沁沁的表态,体育的范畴正在不断扩大,智力锻炼亦是体育的一种。随后的2008年,国家体育总局将电子竞技改批为第78号正式体育竞赛项目,理由就是一方面它是利用高科技软硬件设备作为运动器械进行的、人与人之间的智力对抗。另一方面它能锻炼和提高参与者的思维能力、反应能力、心、眼、四肢协调能力和意志力,培养团队精神。辩论赛中,上述内容也成为了正方的论点。换言之,尽管电竞如今仍受到社会各界人士的诸多质疑,但它究竟是不是体育,已经无从争辩。是体育就能够进入[奥运大家庭]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国际奥委会对于体育项目申奥有着严格规定,基本条件就有4项,分别是世界性(被国际奥委会承认的国际单项体育组织管辖的项目)、国际性、观赏性和可操作性,值得注意的是,体育项目并不具备版权所属,在组织办赛方面比较灵活,而电竞则不然,项目版权在游戏厂商手中,这也就让奥组委有了很大的操作难度,而当未来若是真的入奥,很可能在组织方面产生争议。另外,国际奥委会对于智力运动有着很严苛的态度,近20年中日两国在推动围棋入奥方面做出了举足轻重的努力,可即便如此,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时候,围棋未能如愿跻身成为表演项目。况且目前的电竞产业还存在监管方面的漏洞,相比传统体育行业繁琐的条条框框,电竞产业相应规则和行为规范并不完善,面对奥运会存在的诸多条条框框,很有可能产生[不适]。正方觉得,电竞选手的操作频次要远高于平常玩家,在进行博弈的时候,也会展现出不亚于传统体育运动的反应与预判。不过反方的态度尤为清晰,电竞入奥是违背了奥运强身健体宗旨的,长时间端坐在电脑桌前,不符合提高身体素质的观念。究竟是谁需要谁?辩论中,正反方针对电竞和奥运谁需要谁产生了分歧,正方觉得电竞不缺观众,而奥运不缺认可,二者可以互补。反方则认为,电竞的发展道路和奥运并不重合,没有必要强行融入奥运大家庭中,入奥甚至还会限制自身的发展。如今电竞赛事影响力巨大,作为全球头部级别的电竞赛事,英雄联盟S11全球总决赛冠亚军决赛平均每分钟观众数超过3000万,决赛峰值观看人数为7386万,总观看小时数超过10.8亿,已经完全超过了传统体育头部赛事的收视规模。其实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期间,作为表演赛的电竞就已经是讨论最为激烈的项目,亚运会结束后,谷雨数据发布了所有比赛项目的搜索数据排行榜,其中电子竞技凭借187万的热度值,牢牢占据着榜首的位置;反观排名次席的游泳项目仅有42万的热度。且数据方面的对比十分明显,排名中电子竞技的热度比起其他9个项目热度的总和仅仅少了7万的热度,其人气可见一斑。奥运对于电竞的需求,更多来自于对年轻人的吸引力方面。据彭博社统计的数据显示,里约奥运会NBC体育赛事的收视率较伦敦奥运会下滑了17%,下滑的人群以18岁至49岁为主,这说明奥运会的收视人群正在走向老龄化。年轻人的[用脚投票],会让奥运会在发展上面临收视和赞助商双重流失的窘境。此前奥运产业之父魏纪中先生还提出了一个较为灵活的观点,即电竞赛事对于身体素质并不苛刻的要求,是否可以给予残疾人士更多参与奥运赛事的机会。借助电竞赛事本身的灵活性,将正常人和某一部分残疾人士放到一个同等的地位上,去提高残疾人的自信心和自尊心。究竟是谁需要谁,就目前来看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态度,奥运的从容,或许表明了它在数据方面其实并没有感到太紧张。电竞和奥运之间,彼此都没有陷入到[非你不可]的境地,对于入奥一事来说,可能只有当一头对另一头存在巨大需求的时候,才会有实质性的进展。关于身体问题引发的争议清华北大辩论赛最有话题性的一幕,莫过于电竞赛事对于身体带来的究竟是帮助还是损耗。正方的观点是电竞选手为了支撑每日高强度的训练,会进行一定程度的体能训练,从而去完成高强度的竞技水平,且对身体肌肉、整体协调进行针对性的训练也会帮助其身体素质到达全新高度。而反方的观点则是一针见血,觉得电竞对身体带来的损耗会高于正面收益,为此还以国内电竞的头部人物UZI为例证,UZI本人拥有糖尿病和肩背等一系列问题,而这些疾病,多为长时间的训练所造成。随着电竞产业的规范化,选手的训练也正在一步步走向规范,不仅日常会安排体能训练,还会有专业的医师和心理咨询师进行定期,只是对于身体的损耗,也确实在发生。当然,传统体育因追求极限对身体的损耗也在持续,比如四次出征冬奥会终获金牌的老将徐梦桃,就曾有过四次膝部手术的经历,这种为了追求极限,赢得荣誉不惜拼搏奋进的精神,在电竞中也存在。还有一点,就是电竞选手更需要低年龄人才,而如今的电竞赛事也应该摸索在创造成绩的同时,兼顾选手的成长。像是目前为国争光的苏翊鸣、谷爱凌等选手,在相关赛事中成绩优异,但也没有放弃学业。电竞产业需要在未来找到更适合选手的发展方向,摆脱对人才的快速消耗,才能赢得更多的认可,入奥一事也才会更有[门]。合作/投稿请加微信:GameTHK-Jsisi欢迎访问http://www.gamethk.com/

百度未收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蔚蓝网_微商货源 » 关于电竞是否应该入奥,高等学府也[蒙圈]

赞 (0)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