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富联媒体开放日,高管都谈了哪些东西?”

点击数:5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李华清 9月25日,工业富联(601138.SH)在深圳龙华富士康科技园举办媒体开放日活动,工业富联公共事务与传讯总监称,这当得上是富士康投资大陆32年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媒体走进龙华科技园活动。

回溯历史,1996年,龙华科技园动工建设,巅峰时期园区内住了30万人,目前里面员工人数也达10万,园区内商超、饭馆、社康中心、电影院、运动场所、银行等生活设施一应俱全,俨然是一个独立运转的城市小生态圈。但园区进出管理严格,曾被华尔街日报称为富士康的“紫禁城”。

9月25日上午,媒体群在进入园区时也由于身份验证的关系耽搁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但工业富联董事长李军旗向媒体群表达了公司想要对外开放的态度。他解释称,过去富士康较为封闭,是由产业形态决定的,主要做企业客户的订单,一个园区可能承接了十几家客户的订单,客户有保密需求,负责某个客户的工程师从一栋楼到另外一栋楼,可能都受限制,但现在工业富联已经上市成为公众公司,产业形态也往科技服务的方向变化,需要开放。

“定位的变化决定我们所做的一切都要跟着去调整,所以欢迎大家来探讨来交流,对我们有更多、更深的了解。”李军旗称。

当天下午,李军旗带领高管层跟媒体做了交流,介绍工业富联的历史基础、未来展望。

科技服务的想象空间

如果单纯看工业富联这家公司主体,它是很年轻的公司,成立于2015年,但作为承接鸿海精密部分资产在A股上市的公司,其基因里深刻打上富士康在中国大陆32年发展史的烙印。

李军旗认为,工业富联之所以是今天的样子、从事现在的业务,跟历史上客户的需求息息相关的。他将富士康在大陆的发展分为3个阶段,一是1988年-1998年的传统制造阶段,当时拥有一台电脑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李军旗的博士是在日本东京大学念的,1998年,他为了买到一台苹果电脑,在日本的秋叶原排队排了一个晚上,这个阶段的富士康主要制造电脑。

第二个阶段是精密制造阶段,这个阶段功能手机出现了,诺基亚成了富士康的大客户。功能手机的尺寸比电脑小得多,对产品的精度要求高,例如有的功能手机的摄像头里面的塑胶镜片,模具直径不到1毫米,必须要有精密制造的水准才能出产品。大概20年前,李军旗加入富士康接的第一个工作任务,就是要解决一款功能手机的模具,原来制造一套模资讯网具要1个月,为了大量生产这款手机,将模具的制造时间缩短到一周。

第三个阶段是智能制造,这个阶段智能手机出现了,苹果成了富士康的大客户。手机的交互方式由原来的按键变成触碰,手机壳不能再用塑胶而要变成金属壳,而金属壳的硬度高,人力很难完成加工打磨,而要大量采用机器,自动化、智能化,就来了。

2012年,富士康建成了旗下的第一座熄灯工厂,造熄灯工厂的直接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富士康的一个客户的产品需要做铝合金抛光,抛光工艺会出现粉尘,粉尘很容易引起爆炸。有一名清洁员在清理铝合金的粉尘时,不小心将气枪掉落到水泥地上溅起火花,所幸当时是下班时间,车间人不多,富士康高层意识到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事情,解决问题的方案之一,是做全自动的生产线。熄灯工厂,就来了。

现在,工业富联将自己定位为“全球领先的智能制造服务商和工业互联网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工业富联确实有在做科技服务,但细看它的营收就会发现科技服务是很弱小的板块。2019年,工业富联实现营收4081亿元,来自科技服务的营收为6.24亿元。做智能制造的服务上、工业互联网解决方案的提供商,不光是字面意思上的高大上,毛利率也比工业富联传统的业务要高,工业富联科技服务业务的毛利率能达到32%,而3C产品的毛利率不到9%。

但什么时候,工业富联才能到达它定位的高度呢?在交流会上,经济观察网记者提问李军旗,对于科技服务板块的营收增长,是否有目标、计划?

“目标是有的,没有目标企业就没有方向,不知道往哪里走,”李军旗回应称,“还不便于过早透露,涉及到上市公司的信披。”

李军旗呼吁,要给智能制造多一点时间,让企业踏实走好每一步,而不是营造一种加速的氛围,企业心浮气躁就会躲避对核心技术的钻研和掌控,今天躲过去了,明天一旦技术获得途径受阻,就出现“卡脖子”。

“投资人也好,媒体也好,不要把朝着正向的人再引导到很加速的状态,因为这对产业的发展实际上是不利的。”李军旗称。

李军旗回忆,他的博士论文就是有关智能制造的,现在距离他博士毕业已经过去了20余年。1995年时,日本东京大学拥有全球最先进的智能制造实验室,还把这个实验室向全球开放,全世界的人都可以通过网络使用这个实验室的设备,但当时的李军旗依然觉得智能制造就是天方夜谭,因为当时通讯费用太贵了,在美国用电脑操作日本实验室的设备5分钟,就花500万日币,需要租用海底电缆。

直到今天,“智能制造”还是一个很时髦的词,很多工厂的智能化还停留在低端水平,但它的面目逐渐清晰起来,李军旗等到了这个天方夜谭照进现实。

能力打包输出

工业富联的科技服务不局限在自己的老本行——电子制造业,也已经包括了汽车零部件、轨道交通、航天航空、建筑材料等行业。

李军旗认为,隔行如隔山,进入新行业时,还是要了解行业特色,但基础的架构是相同的,例如说,很多工厂的传感器是一样的,就有可复制的空间。

“我们从OT开始,从做制造开始,要加的是通讯网络,我们自己也在做5G、4G,我们缺IT、软件,就自己培养人,也做投资并购,这就是硬软整合。从硬的开始,逐渐积累软的能力,慢慢的,硬软两个解决方案就出来了。”李军旗介绍称。

工业富联总结,实现智能制造需要三硬三软,三硬指的是装备、工具和材料,三软指的是工业大数据、工业人工智能和工业软件。工业软件可能是未来工业互联网实现对外赋能的最有价值的工具。2019年,工业富联旗下的“一站式”精密刀具磨削APP获得中国工业互联网大赛的冠军。

工业富联也对外推出了多个行业的专业云,而“灯塔工厂”解决方案是其对外打包输出科技服务的一个形式。

“科技服务就是要卖增值价值,我们最初的阶段是卖产品,第二阶段是卖解决方案,通过‘灯塔工厂’把这个方案告诉你,我们收服务费就行。如果这个工厂你建不了,我帮你建好,如果你还不会运营,我帮你运营。”李军旗介绍称。

工业富联首席数据官刘宗长负责“灯塔工厂”项目,其向经济观察网记者介绍,很多合作方需要顶层设计的咨询,工业富联成立了一个咨询团队,成员背景比较多元化,制定好框架之后,工业富联的团队会跟合作方走完大概3-5年的转型升级过程,例如目前公司常驻在嘉兴的一个客户那里的服务人员大概有三四十人。

“我们签了很多总包的服务合约。”刘宗长介绍,在总包服务的过程中,双方会联合解决转型升级中遇到的问题,这能打消客户的一些顾虑。

至于推广“灯塔工厂”时遇到的困难,刘宗长的感悟跟绝大多数的同行类似,不外乎发现合作方数字化基础薄弱或升级投资意愿低。对此,刘宗长的经验是,项目开始的初期,先花时间梳理或重新开发客户的信息化系统,谨慎选择技术,尽可能在能够提高效率、提升价值的地方匹配合适的解决方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蔚蓝资讯网 » 工业富联媒体开放日,高管都谈了哪些东西?”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