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声丨为什么恋爱越来越自由,彩礼却越来越不自由?

凤凰网原创女方本身既是天价彩礼的受害者,同时还要成为天价彩礼的[背锅侠]。近日,B站某UP主发布的视频[没有50万彩礼,女朋友被强行拖走,我该怎么办?]广泛传播,该UP主称与女友相恋近5年,但女方父母不同意他们恋爱结婚,遂将女儿拖拽上车,并与男方发生撕扯。之后,女方又发视频称,家人在吵架中说出的[50万彩礼]是气话,未受到亲属威胁,问题已经妥善解决。就视频中女方家长拖拽等举动来看,涉嫌违反了>中的[婚姻自由]和[禁止借婚姻索取财物]等条款;甚至涉嫌触碰了>中的[暴力干涉婚姻自由罪]。问题的复杂性在于:道理人人都懂,但父母还是要干涉。吵架中脱口而出的[50万彩礼],其实折射出[借婚姻索取财物]的普遍性;即使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自由恋爱,也不能幸免,这事件中的女方就是211高校硕士毕业生。自由恋爱遭遇天价彩礼,那么,天价彩礼为何屡禁不绝呢?| 女方被家长拖走的视频片段 来源:B站@九品芝麻铲屎官天价彩礼背后的代际剥削彩礼,是中国古代延续至今的一种结婚礼俗,男方在婚约初步达成时向女方赠送聘金、聘礼,以表达对女方家庭养育不易的尊重。但本质上,彩礼是[男尊女卑]的产物,嫁出去的女儿是泼出去的水;所以,男方需要支付一定的财物,补偿女方父母抚育女方的支出。21世纪的今天,许多地方彩礼只是[意思一下]。但还有一些地区,彩礼的[交易]属性却愈演愈烈,天价彩礼由此产生。社会学家刘燕舞,曾以位于河南省南部某县、湖南省东北部某县、贵州省北部某县三个村落为样本,对上世纪70年代以来三村的婚姻消费和彩礼变化进行梳理。刘燕舞发现,从2000年开始,三村的婚姻消费飞涨,彩礼数额几乎需要一个劳动力不吃不喝,劳作4到7年才能负担,如果再考虑建房等硬性支出的话,意味着一个劳动力需要劳作11-16年才能承受。到了现在,大概得20年才能付清。天价彩礼,也导致了一系列连锁反应。第一,很多家庭因天价彩礼而负债累累,[脱贫不易,小康更难;喜结良缘,毁于一旦],因婚致贫、因婚返贫现象不断。第二,在不少地方,彩礼主要由父辈承担,彩礼上涨,就变成儿子对父辈的[代际剥削],特别是导致农村老人的生存质量下降。而这种[代际剥削]也可能走向[女儿剥削],即通过女儿出嫁获得的彩礼金,来支付儿子的彩礼金。再则,天价彩礼助长攀比之风,恶化民风民俗。彩礼的多寡,成为衡量女方身价高低的标准:如果彩礼低于平均水平,娘家人就会被人瞧不起,女方也会显得没地位;反之,彩礼越高,就显得[有面子]。如此陷入一个为面子相互攀比、恶意抬价的竞争中,物化了女性,败坏了风气。此外,彩礼返还问题引起的民事纠纷不断增多,甚至导致刑事案件的发生。此次[50万彩礼]引发强烈的冲突,也是一起民事纠纷。性别不平等的恶果舆论常从表面出发,把天价彩礼的责任推到女方身上,指责女方[唯利是图]。但在批评天价彩礼之前,必须洞悉它的社会土壤。否则,纯粹的批评和道义指责,于事无补。针对男性的愤慨,有人提出[诛心之问]:如果不想背负天价彩礼,不结婚不就得了,也没有非让你娶。此言虽激愤,也道出一个症结:在父权观念的影响下,很多地方的男性仍背负着[结婚生子、传宗接代]的使命,即他们一定得结婚。没有完成这个任务,他们就会在宗族里被人笑话。在宗族观念、父权观念盛行的地方,男性有更强烈的结婚需求。与传宗接代相对应的是,结婚是[从夫居]的,孩子也是[冠夫姓]。女方嫁给男方,就必须来到男方家庭生活,成为男方家庭的劳动力,不参与女方父母的遗产分配,也不主要承担女方父母的赡养责任。生育小孩后,小孩也是男方家族的血脉,除非男方入赘,否则孩子不可能跟女方姓。在这种思维下,女方成了类似于[商品]的存在,彩礼则类似一种[买断]。我们不难从身边找到这样的例证:在大城市的不少家庭,女方不一定[从夫居],孩子也不一定[冠夫姓]。这样的家庭,很少有彩礼方面的困扰,因为不存在[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的说法。与之相对,父权思维越严重,彩礼要价往往越夸张。因为从女方父母心理来看,女儿嫁出后就变成男方的人,对女方家庭是一种[损失],需要经济补偿自然[顺理成章]。所以,男女越是平等,就越不存在彩礼问题。要破除天价彩礼,也得问男性一句:你可以放弃[从夫居][冠夫姓]吗?你愿意姐姐或妹妹出嫁后,仍享有父母财产的继承权吗?对于农村地区的很多男性来说,还存在另一个残酷现象:单身求偶的男性数量,远远大于单身女性,存在严重的不平衡。男多女少,女方掌握婚姻的[定价权],[价高者得],彩礼进一步攀升。早在2017年2月,人口学家翟振武在接受访谈时表示:中国出生性别比偏高程度之高、维持时间之长、范围之广,在全世界都是绝无仅有的。中国是世界上出生性别比失衡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反映在80后、90后等适婚群体身上,就是男女比例的严重失调:未来30年内,进入适婚年龄的男性将比女性多出近3000万人,矛盾或将进一步加剧。出生性别比如此畸形,就在于男孩偏好、重男轻女的传统。在[一孩半政策]的限制下(如果头胎生女孩,那么政策允许生育第二个孩子,公职人员除外),许多第一胎生女孩的家长,生育第二胎时选择性别鉴定。而小型化、现代化的超声波检测技术,能够在女性怀孕14周到16周时检测出是男孩还是女孩。在男孩偏好的社会背后,是无数[消失的女孩]。直白点说,父权社会正承受着重男轻女的代价,光棍现象一定程度上是男性利益共同体的自食恶果。性别比例失衡以外,社会流动也导致传统婚姻圈发生变化。在乡土社会,人口流动很少,基本是同村或邻村之间通婚。进入工业社会,社会流动加剧,不少农村女性外出打工并选择在城市中居留下来,相反,从城市流入村落的适龄女青年几乎没有,这加剧了农村地区的婚配性别比失衡,而男性就通过彩礼的比拼获得[优势],助推天价彩礼。女方既是受害者,也是[背锅侠]在[50万彩礼]风波中,女方有一个弟弟,成为网友们的另一个关注点。UP主晒出的聊天记录中,女方提到家里要给弟弟买房。事后,虽然女方澄清:家里并非重男轻女,彩礼是气话不是弟弟的买房钱。但有些网友还是把二者联系起来。这就牵扯出另一个问题:彩礼的流向。女方家庭向男方要彩礼是给谁?一般而言,有这么几种情况:第一种,彩礼是父母的养老钱,彩礼流向是:男方→女方父母。第二种,彩礼是女方的私房钱,女方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也可以独自支配。彩礼的流向是:男方→女方父母→女儿。女方父母提高彩礼要价,是为了提升女儿的经济自主权,抬高女儿在婆家中的地位。第三种,彩礼成为夫妻共同财产。彩礼的流向是:男方→女方父母→女儿未来的小家庭。比如学者阎云翔在东北农村调研发现,一些新郎背地里鼓动女方向男方父母索要更多的彩礼,从而实现男方家庭代际财富的转移,为自己未来小家庭积累更多的财富。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女儿的彩礼成为儿子的[二次彩礼]。彩礼的流向是:男方→女方父母→儿子。这产生了[代内剥削]的乱象:女方父母[剥削]女儿,来成全儿子。社会学者陶自祥通过代内关系(兄弟姐妹关系)审视彩礼现象,发现[家庭内部存在深层次隐性的被剥削对象],即[家长为凑足儿子成家需要的高额彩礼,保证儿子这一代香火延续,只好让女儿早婚]。陶自祥发现:在一些农村家庭,谁出的彩礼高,就把女儿嫁给谁。有的家长因承担不起市场要价,将女儿拿去[换亲],[儿子的婚姻支付被隐形地转嫁到在家庭中处于边缘地位的女儿身上]。从这个角度看,天价彩礼既是性别比例失调的结果,也是男女不平等的延续和加剧。女方本身既是天价彩礼的受害者,同时也可能成为天价彩礼的[背锅侠]。中国很大,彩礼问题复杂得多,还有更多例外的状态存在。上面的几种现象,只代表着一种普遍性,但足以说明:天价彩礼背后,有诸多深刻的社会症结。就比如新闻中的UP主,即便是自由恋爱,但积重难返的社会气候还是将他们裹挟其中;作为个体的男性,哪怕你是个女性主义者,有时也得无奈承受男性共同体一些作为的恶果。对天价彩礼是应该批评,但也应推进男女平等,否则可能是治标不治本。当然,女性也应该舍弃[便利的诱惑],比如所谓[男士负责买房]、[男方应该更会赚钱]等。个例可以诉诸于舆论解决,更多人只能默默承受。这一代人的天价彩礼、光棍现象,或许难以避免;但我们仍要努力,避免下一代重复上一代的命运。于理系青年文化评论者。本文原标题为[自由恋爱时代,为何还有天价彩礼?]。本文系凤凰网评论部风声特约原创稿件,仅代表本文作者立场。图源东方IC,转载事宜请联系风声君微信:fo微商渠道rmatkay推荐阅读作者|于 理编辑丨萧轶运营丨格 式主编丨萧轶▽ 打开阅读原文,一起[就做不同]

百度未收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蔚蓝网_微商货源 » 风声丨为什么恋爱越来越自由,彩礼却越来越不自由?

赞 (0)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