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圈集资]追星:一场狂热的[氪金]游戏|视点深度

|视点深度|

[一开始预算是打700元,进了群之后大家接龙加钱,到最后不知不觉就到了2000元。]高中生林晓说,一次[饭圈集资],让她花掉了两个月的生活费。

[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近年来,一些选秀节目诱导以青少年为主体的[粉丝]群体进行[饭圈集资],节目组、商家设置花样规则牟取商业利益;有的选手后援会节目期间集资十余场,动员的[粉丝]达数万甚至数十万人,集资总额上千万元。

刹不了车的[饭圈集资]4月的一天,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粉丝]间拉开。记者在一个名为桃叭的[粉丝]社区交易平台上看到,有18名选秀节目选手的后援会开展了集资活动。而这样的集资活动在节目播出期间几乎每天都在进行,随着节目的推进,每场集资的金额也在不断飙升,在今年热播的两档综艺节目<><>中,有的选手募资总额高达上千万元。记者了解到,所谓[饭圈集资],是由明星后援会发起、由[粉丝]参与,为明星募集资金用于打榜投票等行为。[饭圈集资]主要以[限时比拼]的形式开展——在限定时间内,两位或两位以上的明星[粉丝]举行集资比拼,看谁集资的金额较多。失控的不只是每场[比拼],还有[马拉松式]的集资场数。[感觉没有尽头,集资的场数一直在增加。]杨悦是<>某选手的[粉丝],比赛期间该选手的后援会已经开展了十余场集资。[这是一场停不下来的竞争。除非所有人都喊停,不然你比其他人少集一场,就有可能被别人赶超。]有[粉丝]对记者说,[不想他输,就只能不停地加码。]在网友统计的2018年一档选秀节目的募资表格中,当年排名第一出道的选手集资总额为300多万元。相隔两年,目前高的已达上千万元。多位[饭圈]资深[粉丝]反映,[饭圈集资]已经[内卷]严重,数字只会一路飙升。后援会的催动号召除了越炒越高的集资数额,参与集资的人数也不断增加,[粉丝]相继被裹挟着进入圈内狂热的金钱游戏。<>一名人气选手的某场集资页面显示,当天限时6小时的集资参与人数有25000余人,总额达到了480多万元,人均金额近200元。记者在多个选手的微博超级话题中发现,不少[粉丝]今年是第一次参与集资。[之前以为追节目只要投票,没想到还得集资。]据杨悦介绍,一开始参与集资是为了[凑人头],即增加参与集资的人数,人数越多证明选手的人气越高。[从凑人头游戏开始,后面就会习惯去集资,这已经成为圈子里的常态。]诱导集资套路多记者调研发现,[饭圈集资]看似是[粉丝][为爱发电],实际上是节目组和商家等资本方在背后推波助澜,在各个环节设下了[氪金]陷阱。除了登录账号投票,[粉丝]需要购买冠名节目的牛奶产品,通过扫描商品中夹带的奶卡进行投票,节目方将产品与[粉丝]投票捆绑,商家实现了产品销售额的快速提升。购买奶卡后,还需要组织有时间、有精力的[粉丝]进行投票操作。对于一些人力不足的[粉丝]群体,后援会则会花钱雇佣[代投],节目中[为你喜爱的选手助力],成了处处要为喜爱的选手集资[花钱]。这些选秀节目,除了把出道名额与[粉丝]花钱投票关联,比赛中各种与赞助商相关的榜单也在收割[粉丝]。比如,节目方以让喜爱的选手[直播出镜]、做[广告宣传]等,吸引[粉丝]购买赞助商各类名目的产品。以QQ音乐扑通房间热度榜单为例,[粉丝]需要重复购买绿钻会员账号及虚拟的[电力棒],才能为选手增加榜单[电力值]。此类[氪金]榜单层出不穷,有不少[粉丝]直呼[心累]。[我们也不希望集资,但不花钱根本行不通。]<>某选手的[粉丝]余瑶对记者说。[氪金]榜单资本方在规则上诱导集资,而后援会则利用话术在[粉丝]内部动员[催钱]。[必须全部投入][我们没有退路,你不努力哥哥就不能出道][不要再躺了,下家就要追上来],类似的动员话术常见于明星的微博超级话题中。在后援会的催动号召下,一些低龄[粉丝]极易冲动消费。一些后援会在集资活动前为不同预算的[粉丝]开设了不同的QQ群。记者进入其中一个[0-50元]预算群后发现,群内还会通过接龙的方式让[粉丝]增加[额外预算]。[每个群里还要领目标,大家就像是跟组织冲业绩一样,为了达成集体目标就会不停加码。]林晓说。这种催钱套路不限于后援会和[粉头],普通[粉丝]间也在自发地比赛集资,集资记录成了[圈子]的准入证。[互相关注需要有集资记录][只约集资超过500元的],群体的集资[内卷]也让更多人为了入[圈]而付款。[饭圈集资]隐藏诸多风险集资活动日渐增多,集资金额巨大,许多青少年参与其中,暴露出诸多风险。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教授张力表示,失去控制的[饭圈集资],除了会扭曲未成年人的理性消费观外,没有经济能力的未成年人可能通过借贷的方式进行集资,甚至可能为还贷而实施违法犯罪行为。除了集资的参与者,资金去向也成为不可控的一环。北京星权律师事务所律师朱晓磊指出,理想情况下,[饭圈集资]的发起人应当对账目、具体去向进行公示。但事实上,有些后援会不愿公开明细,有些集资发起人甚至存在中饱私囊、卷款而逃的犯罪行为。后援会的[要求]帖曾是某明星后援会成员的冯潇潇告诉记者,即使后援会公布明细,也只是粗略的凭证。在刚结束的<>节目中,某个未出道选手后援会公布的集资明细引发争论。明细显示用于该选手[数据维护]的费用达20万元,有[粉丝]质疑数字与实际花费不匹配,后援会无法提供相关证明,此事最后以后援会全体卸任而草草收尾。与此同时,一些[粉丝]社区交易平台对集资款项缺乏监管。在当前常见的几款具有集资功能的[粉丝]社区交易平台中,桃叭声明对项目风险不承担责任,仅配合维权;Owhat则表示平台不收取任何服务费,亦无法承担资金监管或其他保证义务。据了解,桃叭目前对集资项目发起人、款项提现等设置了一定的门槛。一旦发生发起人[卷款跑路]的情况,桃叭的风控小组将启动事后追责的程序,但介入形式并非平台直接负责资金的追回,而是为[粉丝]提供相关证据链,协助[粉丝]维权。砸钱[买奶]会成为过去式吗?日前,北京市广播电视局责令爱奇艺暂停<>后续节目录制,爱奇艺对其节目规则设置不合理处做出致歉声明。5月8日,国家网信办部署开展2021年[清朗]系列专项行动,将重点规范明星及其背后机构、官方[粉丝]团的网上行为,严厉打击引发网络[粉丝]群体非理性发声、应援等行为。

2021年网络[清朗]系列专项行动新闻发布会

实际上,2020年,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网络司指导、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的<>已规定,选秀和偶像节目不得设置[花钱买投票]环节。专家认为,有关部门应当大力整治刻意引导[粉丝]大额集资的节目。[如果节目中都是‘氪金’追星、诱导消费的内容,由此形成的文化消费习惯对于青少年而言是危险的。]制片人汪海林接受采访时表示,近年来,网络选秀类综艺节目密集播出,有关部门应该对节目进行常态化监管,严格把握事前的报备和事后的违规惩罚。 除了对节目方的监管以外,明星和经纪公司也不能对[粉丝]的付出与奉献一味接受,适时主动拒绝是更负责任的态度。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张潇潇认为,学校要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增强学生对[饭圈]集资风险的了解,教育引导学生理性追星,避免学生养成[氪金]追星的习惯。目前,法律法规对于此类专注[饭圈]交易的平台应负的责任和义务并未有明确规定。业内人士认为,有集资功能的[粉丝]社区交易平台,除了在事前、事中、事后都应负起监管责任外,还应当严格限制集资发起人、集资参与人的年龄门槛。[尤其应当禁止未成年人参与‘饭圈’的大额集资,可通过技术手段设置金额上限、开启身份验证和限定未成年人使用时长。]朱晓磊说。[新华视点]记者:杨淑馨参与采写:刘汉能编辑:刘江、陈玉明视觉:宋佳

欢迎分享、在看与点赞

百度未收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蔚蓝资讯网 » [饭圈集资]追星:一场狂热的[氪金]游戏|视点深度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