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让我失望

文|吴棠编辑 | 莫奈排版 | 菲菲

注册<>的第二天,我卸载了这款游戏。

<>游戏片头

原因无他,主要是手机内存告急。也因为这款游戏没有足够的魅力,让我愿意卸载另几款手机软件为它腾出空间。

它画面精致、操作流畅,从对角巷到霍格沃茨城堡,所有经典场景在手机屏幕里都找得到去所,现任校长麦格教授、制作魔杖的奥利凡德,永远的猎场看守海格,所有重要角色在游戏世界都有对应。

<>游戏中的对角巷

游戏将千罗万象的魔咒和神奇生物收录其中,却遗憾地忽略了<>故事里最精髓也是最动人的价值。

在J.K.罗琳笔下,哈利·波特之所以成为唯一从伏地魔手里死里逃生的孩子,是他妈妈舍命保护了他,[爱]是比阿瓦达索命咒更有力量的魔法。赫敏·格兰杰出身于麻瓜家庭,但依然成为同龄人之中最聪明最杰出的女巫师,打破魔法世界[血统决定论]的偏见。而罗恩·韦斯莱一家,作为仅存无几的纯血统家庭,愿意敞开家门欢迎所有混血巫师、狼人和巨人,对他们一视同仁。

赫敏

<>不仅仅是一个关于魔法的故事,更关乎爱、友谊与勇气,正直、包容与反叛精神。而后者,才是让<>系列世界畅销,让不同国家不同文化的人们对同一个魔法世界心驰神往的原因所在。

可惜,在这款手机游戏里,找不到这些。

不可饶恕咒

<>本质是一款卡牌战斗游戏。每一个咒语都是一张卡面,需要从不同渠道获取、搜集,最终用于与其他玩家的对战之中。

<>游戏中的咒语

其中,战斗值最高的,莫过于[不可饶恕咒]。然而,正是这一设置,令对哈利·波特世界心怀信仰的粉丝大失所望。

微博上<>原著粉丝们对游戏中[不可饶恕咒]的评价

在<>里,黑魔法防御术课程的穆迪教授向四年级的霍格沃茨学生们介绍过魔法世界的三大不可饶恕咒——杀戮咒、钻心咒和夺魂咒。

[阿瓦达索命]会夺去中咒者的生命,[钻心剜骨]会令中咒者经受酷刑一样的疼痛,[夺魂咒]则用于精神控制,可以迫使中咒者去做他们不愿做的事情。

伏地魔对哈利使用[阿瓦达索命]

这三条咒语是力量最强大的黑魔法,是被严厉禁止和不被原谅的。穆迪教授对学生们说,擅自使用其中任何一个不可饶恕咒,[都会直接把你送进阿兹卡班监狱]。

故事里,哈利的父母都死于阿瓦达索命咒,纳威的父母被钻心咒折磨致疯。邓布利多、小天狼星、弗雷德·韦斯莱、塞德里克……这些为读者所喜爱的正派角色,几乎都殒命于黑魔法的一道绿光之后。

小天狼星死于[阿瓦达索命咒]

使用不可饶恕咒也是有条件的。首先,需要极高的魔法能力,其次,施咒者得有发自内心的恨意。

但在游戏里,不可饶恕咒卡牌的使用似乎没有任何限制。不仅不触犯[巫师法],甚至还被系统鼓励用于和霍格沃茨的同学决斗,和麦格教授对打。

[阿瓦达索命]的卡牌详情

这不止是忽视原作设定,更是违背了原作的价值取向。

在故事里,正派角色很少使用不可饶恕咒。甚至,哈利在与伏地魔的最终一战时,也拒绝使用它。哈利用[除你武器]与伏地魔的[阿瓦达索命咒]对决,最终,红光吞噬了绿光,正义战胜了邪恶。

哈利用[除你武器]与伏地魔的[阿瓦达索命咒]对决

反派角色滥用它,正派角色拒绝使用它,最终,后者战胜前者。他们的不同选择、不同结局,向读者传递着[避免暴力][反对杀戮]的理念主张。

所以,实在难以想象,在这家霍格沃茨中国分校里,刚入学的一年级新生在学校礼堂互相使用恶毒的杀戮咒,赢得对决,获得奖励,没有任何禁忌。

尽管,如邓布利多所说,[决定你成为什么人的,不是你的能力,而是你的选择]。成为什么样的巫师、要不要使用不可饶恕咒,每一位玩家可以自主做出选择,这是游戏世界的开放性。

邓布利多

但是,动用了黑魔法,除了战力提升之外,还会付出什么代价?游戏并未给出引导。

如果单纯遵循[弱肉强食]的输赢原则,那它只能算一款披着哈利·波特IP外皮的战斗游戏。这样,真是太对不起魔法世界发生过的故事了。

魔法与现实

<>是一部儿童文学,但它绝不仅仅是一部儿童文学。

挥一挥魔杖,盘子会跳进洗碗槽里自己完成清洗,远在百米以外的物品会主动飞来手中。拥有无边的魔法,这里仍不完美。

赫敏

和现实社会一样,巫师社会也充斥着暴力、压迫和偏见。

[血统论]构建起巫师世界最基本的等级结构。祖辈世代都是巫师的[纯血统],位于鄙视链的最顶端,[混血]次之,出身于麻瓜家庭的巫师的[泥巴种],位于最底端。

<>截图

链条还在往下延伸:马人星座、巨人、家养小精灵、妖精、狼人等其他种族,比巫师更次一等。麻瓜,以及出身于巫师家庭却没有魔法的[哑炮],同样被排挤在巫师世界的主流秩序之外。

在魔法世界,边缘群体也面临着艰难的处境。

赫敏成绩优异,仍然因为出身于麻瓜家庭被斯莱特林学生耻笑。家养小精灵在学生们看不见的地方支撑着整座城堡的后勤工作,没有任何报酬,无异于被奴役。深受学生爱戴的卢平教授,不得不在狼人身份曝光后被迫离开教学岗位。

赫敏

到了故事的第七部,血统至上主义者掌握了巫师世界的统治权,在魔法部树起了一尊纪念碑。当年还在上小学的我,不甚理解这座纪念碑对现实世界的讽刺,仍然被深深震撼,将那段文字记忆至今。

书里是这么描写的:

[一座巨大的黑色石像占据了中心位置……一个女巫和一个男巫坐在雕刻华美的宝座上,俯视着从壁炉里滚出来的魔法部成员。石像底部刻着几个一英尺高的大字:魔法即强权。

哈利仔细一看,才发现他刚才以为雕刻华美的宝座,实际上是一堆石雕的人体,成百上千赤裸的人体:男人、女人和孩子,相貌都比较呆傻丑陋,肢体扭曲着积压在一起,支撑着那个俊美的、穿着袍子的巫师。

<>剧照

‘麻瓜……’赫敏轻声说,‘在他们应该呆的地方。’]

罗琳写道,巫师政府对所有[纯种血统的背叛者和泥巴种]进行审问和监视,并发行小册子,宣传<>。

魔法世界有如现实社会的水中倒影。几年以后,我在中学历史课上学习到纳粹德国是如何迫害犹太人时,莫名地想起,哈利·波特世界里也发生过似曾相识的一幕。

等历史课本进展至三角贸易与黑人奴隶制度一章,我又联想到世世代代为巫师家族服务的家养小精灵。他们被视为低劣的种族,一出生便接受奴性训练,承担一切家务,不能随便违抗主人的命令。这多么像某种隐喻。

<>中的多比精灵

J.K.罗琳本人在哈佛大学毕业演讲时说,她写作哈利·波特的许多想法,都成形于年轻时在国际研究部门工作期间。她看过拷问受害者的证词和被害的照片,看过手写的目击证词,描述绑架和强奸犯的审判和处决,她甚至亲眼见过一位来自非洲的酷刑受害者,与她年纪相仿,却因为痛苦的折磨而精神错乱。

我猜,罗琳将这位受害者也写进了故事里。故事里,纳威·隆巴顿的父母被4个食死徒使用钻心剜骨咒折磨至疯,一直住在圣芒戈魔法伤病医院的杰纳斯·西奇病房。

纳威·隆巴顿

而魔法世界将钻心咒列为禁忌,投射至现实世界,意味着对酷刑的抵制。

如此,便能理解部分哈利·波特粉丝对<>的不满。游戏对不可饶恕咒的[滥用],正在将魔法世界与现实世界严肃且深刻的关联性消解殆尽。

更好的麻瓜世界

没有一个故事仅仅是一个故事。

佛蒙特大学政治科学教授安东尼·吉尔兹尼斯基在<>一书中提出,哈利、罗恩、赫敏对和他们一起长大的这代人有着更为深远的影响。他调查了美国1141名学生后发现,[哈利·波特粉丝更宽容,更支持平等、减少专制,更反对暴力和酷刑]。

<>截图

自古以来,虚构故事便是影响人们观念的方式之一。当人们沉浸在虚构故事之中时,会不知不觉地去效仿我们认同的角色,内化其中的叙事逻辑。

孩提时代,我整日沉浸在幻想里。

我想象自己是<>里被选中的孩子,每次拉开父母的大衣柜,我都会小心翼翼地试探一番,看看大衣背后是不是藏着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密道。

<>剧照

我想象自己拥有夏洛克·福尔摩斯的观察能力,在超市排队时盯着前面陌生人的袖口和鞋底看,试图推理出他的职业和购物目的。

当然,最令我坚信不疑的故事还是<>。十一岁和十二岁的生日,我都曾真诚地期盼过,会有一只猫头鹰突然将我的霍格沃茨录取通知书扔在蛋糕上。为了方便猫头鹰飞进位于十六层的我家,在向生日蛋糕许愿之前,我还偷偷跑去阳台,将纱窗留出一道缝隙来。

<>中的猫头鹰

<>对我影响最深的情节,是火焰杯三强争霸赛的第二轮比赛。来自三所学校的四位勇士,需要在一小时内潜入黑湖湖底,营救一位心爱之人。哈利第一个在湖底找到人质,但为了将另一位参赛者的妹妹也救出来,他耽误了时间,最终第三名抵达终点。

作为裁判之一的邓布利多宣布,[波特先生原本可以是第一名的。他毅然决定在营救韦斯莱先生之外,还营救了别人。我们决定予以褒奖,第二名,表彰他杰出的道德风范。]

邓布利多给哈利加分

好吧,我承认,这一决定现在看来一点也不[程序正义]。但是,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每当面临道德困境时,总会想起邓布利多对哈利的褒奖。

J.K.罗琳借邓布利多之口告诉读者:情谊比胜利更重要,勇气比权力更可贵,爱会超越一切,甚至是死亡。

事实证明,邓布利多的金玉良言,拥有超越魔法世界的现实力量。

邓布利多

全世界范围内,哈利·波特粉丝积极地参与社会活动。有致力于保护动物权利的[盔甲护身]基金会,有为慈善机构筹集资金的霍格沃茨跑步俱乐部,还有致力于提高识字率,鼓励年轻女孩从事科学、工程和数学相关专业的粉丝组织,等等。

霍格沃茨跑步俱乐部的首席执行官布赖恩·比格斯说,发烧友是最好的慈善家。[他们相信一个更美好的世界是可能的。因为我在书中读到过,我希望我的世界和它一样。]

故事里,哈利和他的朋友们致力于打破血统秩序的藩篱,让魔法世界更加平等、向善。故事之外,被哈利·波特影响的人们也在现实世界各自努力着。

<>截图

而我想说,<>作为一个全新搭建起的游戏世界,应该为玩家提供同样的指引。至少,别把杀戮咒卡牌设计得那么所向披靡、无人能敌。

为了和朋友一起参加霍格沃茨礼堂舞会,我又把游戏重新下载了回来。

<>游戏中可以邀请朋友一同参与的舞会

再次操纵着人物步入屏幕里虚拟礼堂的大门时,邓布利多的声音又在我耳畔响起。在伏地魔复活并杀害了塞德里克之后,他在这座礼堂里对学生们说过:

[虽然我们来自不同的地方,说着不同的语言,但我们的感情却是相同的。我们只有表现出同样牢不可破的友谊和信任,才能与之抗争到底。]

投稿、投简历:newmedia@nfcmag.com

广告、商务合作:nfcnewmedia

百度未收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蔚蓝资讯网 » <>第一次让我失望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