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新冠在日本从检查到出院全过程…组图

大家好,我是超哥!相信有很多在日的朋友都在担心,目前日本的新冠治疗条件究竟如何,是否能得到有效治疗。一位中年的日本男性在网上分享了他从出现症状到住院出院的全部体验。原来,在日本,新冠患者的体验是这样的。相信读完之后,大家会有新的感悟。

4月18日,早上起床后我发了38度的烧,并且还有些咳嗽。一直以来,我就算感冒了也不会发烧,所以多少觉得有些奇怪。

我赶紧把工作都取消,躺回床上,希望能够就此缓和。

我一直都是那种只要睡一觉就会好的人,但4月19日,我起床后发汗很多,烧也未退下,还是维持在38.5的高温上。我抱着不太好的预感,联系了东京的[发热联络中心]。

[发热联络中心]为我介绍了家附近的发热门诊,我预约了一个诊所。但诊所告诉我,目前做不了PCR检查。好像检查有很多限制。

诊所为我开了退烧药和止咳药。但吃了药之后,我的高烧仍不见好转。诊所的医生很负责,他给了我他的电话号码,告诉我:[如果这几天一直没好转,无论早上还是深夜,随时都可以打我的电话。]

这段时间得到了很多医疗人员的细心照顾,实在是感谢万分。

4月21日,自发烧以来已经过了三天,我的病情没有好转,所以联系了诊所的医生。

医生为我介绍了东京都内的大医院,让我接受了PCR检查。

顺带一提,医生告诉我绝对不能乘坐公共交通。的确,这样也许会导致病毒扩散。但是步行的话实在太远了。医生向我推荐了[新冠专车服务]。

据说现在,为了防止新冠传播,有几家出租车公司开始提供做好了防护措施的新冠专车。

我预约了专车,去医院做检查。是鼻拭子检查,有一瞬间,非常痛。真的。几乎忘掉了新冠这件事,我大叫一声[好痛!!!!]

在这之后,医院淡淡地告诉我:[是阳性,之后保健所会联系您。请先回家等待。]

顺带一提,在检查之前,我自己用市面上的唾液检查工具,检查了一次,不知道为何,显示是阴性。所以想提醒大家,有的工具质量可能比较差,要多多留心。

随后,保健所联系了我,告诉我现在有三个选项。

1,在家疗养。

2,在酒店疗养。

3,入院治疗。

在那时我刚好有些退烧,便告诉了工作人员,现在是37度。根据保健所的规定,37度属于轻症,建议在家或者在酒店疗养。

因为我对自己的状况有些不安,所以申请了在酒店治疗。

随后,调查感染路径和亲密接触者的电话也来了。真的是非常详细彻底地追问调查。通过了解什么时间,在什么地方,工作人员试图发现感染路径。

但结果,我的感染路径仍然不明。大概就是上街买东西的时候被感染了。不过我在室外的时候,几乎都戴着口罩,感染概率本来应该是很低的……

我的亲密接触者有六人,保健所问我要了他们的联系方式和住址,随后联系了他们。不幸中的万幸,他们都是阴性。

我想说,保健所的工作人员都非常亲切负责,甚至到了令我惊讶的程度。虽然现在社会上有很多人对新冠政策有所批判,但在一线工作的医疗人员们,真的都是用尽全力在拯救每一个生命。

虽然我本来是要在酒店疗养,但23日,我的体温突破了39度,紧急住进了医院。

虽然住进了医院,但还是最基础的治疗方案。一是药物治疗,一是检查血液中的氧气饱和度。

一直在吃退烧药,白天会缓和下来,夜里又烧到39度。真的恢复到正常体温,大概需要八天时间。

也许有的人会说:[原来就只是发烧啊。]但是连续烧八天,身体上、精神上的痛苦是难以想象的。我在发烧时甚至想,[也许就这样死掉了也说不定啊。]

整整一周,我什么也吃不下。固态的食物会卡在喉咙那里,而果冻状的食物虽然能吃进去,但中途也会吐出来。

明明还在发烧,却无法进食,导致体力缺乏,[要活着真的好难。]我当时不安地想。

[氧气饱和度],是用来体现血液中的含氧量的。机器夹住手指,一瞬间就能知道氧气饱和度的多少。

因为肺炎,肺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损伤,因此血液的含氧量会有所下降。因此,这个指标被用来衡量病情严重与否。

96%~97%以上大概是没问题的,要是低于93%,就有重症化的可能。

我当时有一段时间含氧量变低,有两天时间,不得不吸氧。虽然我是一名非常健康的中年男性,但没想到也会出现这样的症状。

随后,因为体温一直降不下来,我接受了点滴治疗。

[如果一直不好转会怎样?]我问医生。

[会从现在的基础治疗换成更积极的治疗方案。]医生告诉我。所谓[积极治疗],是指使用某些抗病毒药物,和人工呼吸机。一般,轻症患者是不需要积极治疗的。

顺带一提,我是属于轻症的。

在住院期间,我也问了不少得过新冠肺炎的朋友的经验。他们中有的人,完全没有任何症状。有的人,只是发了几天低烧。而有的人,没有了味觉。看来,症状是因人而异的。

正因为症状因人而异,所以检查及设计治疗方案非常困难。

病房配有冰箱,病人可以储存果汁和水。虽然医院里有商店可以购物,但由于我住的是隔离病房,只能在房间和卫生间之间来回走动(甚至禁止打开窗户)。因此,我一般请求护士代我每天去商店购物一次。有刷牙和洗脸的地方。医院也提供淋浴房,是预约制的,像我这样的新冠肺炎病人只能在隔离区内使用淋浴房。

在感染新冠病毒的情况下,入院是免费的。国家会对医院有所补偿。但是,像睡衣呀毛巾这样的日用品要花钱的,平均下来每天要花477日元(不过,我入院时自己带了日用品,所以没有花额外的钱)。在医院的商店的消费,会积攒起来,出院时一次付清。除了以上这些,基本上没有别的消费了。

我入院时有两个方案的病房可以选择。一个是免费的四人病房,一个是每天收费7700日元的双人病房。我想着差不多几天就可以出院,所以选了双人病房(实际上我住了两周……)。不过我的病房从始至终只有我一个人,相当于是专属病房了。护士说:[虽然入院的患者每天都在增加,但是还没有到拥挤的程度。]当然,像东京和大阪,实际上已经是[医疗崩溃]的节奏了,只不过恰巧我住的病院还没有爆满罢了,隔离病院里,随处可见空房间。护士们虽然的确很忙,但也有空闲时间。

在医疗崩溃的当下,写这样内容,也许会招来误解。这篇文章只是为了把我的经历介绍给大家。虽然我也觉得,如果我撒个谎,说[我所在的病院已经陷入崩溃,护士们忙得手忙脚乱,大家请做好防护,为医疗前线做一点贡献吧],也许大家会更容易接受一点。不过我打算不带任何意识形态地,如实地告诉大家我的亲身经历。我要说的是,只不过碰巧我住的医院没有发生医疗崩溃,但医疗资源紧缺的确是事实。大家还是要好好做防护,减少医疗人员的负担。

病房里可以随意看电视,也可以连上网。虽然行动有所受限,但在网上购物是没有问题的,下单的东西会直接送到病房里来。我还租了一个Wi-Fi。

每天必做的事情,是一日三餐,和有规律的睡眠。除此之外,每天会测量三次体温,还会测量血液中的氧气饱和度。除了这些时间,病人都可以自由活动。当然,因为入院了,也不能完全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隔离病院内部实行着较为重压的管理制度。室内的空调有一个统一的操控地方,可以防止室内空气停滞不流通,所以窗户是不允许打开的。

如果感染者呼吸着带病毒的空气,这不利于病情缓和。隔离病栋重视空气流通,所以患者能够呼吸到新鲜的,不带有病毒的空气。这也是治疗的一环。

当病情逐渐好转,看样子可以出院时,还得再[绝望地]等上一会儿。以前的规定是[出现症状以来,经过了14天,同时,症状恢复以来,经过了72小时,那么就可以出院了]。但现在,规定被修改成:[出现症状以来经过了10天,且症状恢复以来经过72小时,那么就可以出院]。东京的保健局的官网上也写着,在药物治疗结束、病情稳定后,若不经过72小时的留院观察,是不可以出院的。

这三天,真的非常长……我最终经过留院观察,顺利出院了。但是这三天真的让人感觉等了很久。出院后时常感觉体力下降,医院方告诉我不要勉强自己。

不过,在饮食和生活上,并不受什么限制。也有人出现了后遗症,如果出现了的话,就得和医院那边联络商量。医院会告诉病人如何应对。

基本上,就像感染前一样恢复寻常生活就好。

我尽可能全面详细地告诉大家我的真实经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性八卦感染新冠的故事。我希望谁也不要再经历这样痛苦的事情了。医生告诉我,在第四波疫情中,年轻人的住院时间也变长了。在新冠治疗里,第七天是一个重要的关卡,病情是持续恶化还是就此改善,基本上在第七天就能注定。目前,好像没能跨过这道关卡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了。

事实上我也没能成功跨过第七天的关卡,症状没能得到改善。

我想,经济再这样恶化下去,肯定是不行的, 但是如果为了恢复经济,不做防护,肯定也不好。虽然是大家都知道的道理,我希望大家都能够尽自己所能做好防护。

我从心里祈祷,读到这篇文章的人,都能够健康度过每一天。(文/Tomo)

我们的故事我们为什么移居日本?拖家带口从西安到大阪的真实经历>第2期:我为什么放弃美国选择日本?” data-itemshowtype=”0″ tab=”innerlink” data-linktype=”2″><>第2期:我为什么放弃美国选择日本?

百度未收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蔚蓝资讯网 » 得了新冠在日本从检查到出院全过程…组图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