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教务长的职场之路

他们是高校里的首席学术官。

他们负责规划学术愿景,指导学院工作。

他们处在校长之下,院长之上。

这是教务长的职场。

2019年2月,曾任中国人民大学外国语学院院长的郭英剑在<>撰文<>,提出在中国高校建立[教务长]制度的重要性。

所谓[教务长],是美国和加拿大高校中常设的高级管理职位,相当于英国高教体系中的常务副校长或执行副校长,或者相当于澳大利亚大学中的副校长。[教务长]负责管理一切与学术有关的活动。一个更为重要的职责是领导并管理所在高校不同学院(包括本科学院、职业学院等)的院长们,其中也包括专门负责专任教师的院长、图书馆馆长以及学生工作、招生办、信息技术、跨学科机构等各个部门的负责人。

大学教务长的职场到底是怎样的?

从院长到教务长

从什么都不懂

到什么都要懂

让时光回到2011年,在法学院当了近十年院长的劳伦·凯·罗贝尔拿到晋升机会,成为印第安纳大学伯明顿分校的代理教务长。但她忍不住心生疑问:教务长的工作职责到底包括哪些?

当扛起教务长的重任后,罗贝尔才发现,这份工作与以往她在大学的工作完全不同。罗贝尔自1985年起在大学担任助理教授,一路晋升到院长的职位,对高等教育学术和管理有足够的理解。作为院长,她需要熟知法律学科的知识、对学院有足够了解,在法学院内建立人际关系便于管理。如果有什么不懂之处,她还可以向其他学院的院长请教。

成为教务长后,她的管理范围不再局限于一个学院。比如她需要了解科学类学科教师的研究需求,熟悉此前在法学领域从未接触过的本科课程。罗贝尔的努力和管理能力获得了学校高层的认可。做了5个月的临时教务长后,2012年,罗贝尔站稳了脚跟,成为正式的教务长。这5个月的时间里,她深受这份工作的激励,[教务长职位的美好之处在于,你能为学界和学术价值发声。]

罗贝尔成为教务长的晋升之路,是大学教师从学术研究向学术管理发展的典型职业发展路线。从职责范围来看,教务长负责规划全校的学术愿景,指导各学院和院长的工作,监督各级认证,制定策略,管理预算等。

下一站,校长

基于教务长在学术管理领域一人之下的地位,成为教务长,意味着下一站晋升就是[校长]。所以教务长也被认为是向高等教育管理更高层次发展的[通天梯]。

<>对来自60所北美大学协会(以下简称[AAU])美国成员校的201名现任和前任教务长进行了调查,调查跨越10年,于2018年夏天结束。

北美大学协会由美国和加拿大的研究型大学组成,包括60所美国大学和2所加拿大大学,成员校均为世界顶尖大学。

调查结果显示,109位教务长的上一个职位是学院院长(副院长、助理院长等)职位,还有43人此前是副教务长或助理教务长。来自非学术性管理岗位的教务长只有20人。

用教务长的岗位来培养校长人选的说法某种程度上也从调查中得到了印证,41名教务长履新职位是校长(60%继续留在AAU成员校当校长)。47人回归教师队伍。从比例来看,约20%的人下一职位是校长。

AAU成员校之外的大学校长职位对于AAU院校的教务长也非常有吸引力。比如堪萨斯大学的教务长离任后成为路易斯维尔大学的一把手。

不愿意当校长的

教务长去哪了?

教务长是一个可攻可守的职位,教务长有机会晋升校长,也可以卸任后回归教师队伍,投入学术研究的怀抱。但还有一些教务长让这一职位成为职业生涯的终点。在AAU的教务长中,爱德华·S.马西亚斯是比较特殊的一位。他在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教务长的岗位上足足坐了25年,在2013年离任,而后在2015年退休。

马西亚斯晋升为教务长之前,有一个特美食殊的职位值得一提:暑期学院项目院长。[管理暑期学院有点像运营一所大学,尽管这所‘大学’只开班两三个月。]暑期学院院长要负责暑期的招生、注册、教职员工管理、校图书馆等。[你必须熟悉每个人、每个人的工作,还要知道如何与他们打交道。]马西亚斯如是说。暑期学院院长的职位让马西亚斯获得了宝贵的管理经验,为后续升任教务长打下了基础。

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暑期学院面向各年龄段学生开设,通常从五月底开始,至八月中旬结束。对本科生来说,他们在暑期学院可以修课或探索感兴趣的研究方向。国际学生可以体验学术和文化氛围,成人学生能够完成证书课程。

如果出身AAU大学,还能把各项学术事务打理得井井有条,那么这位教务长就展露出了当好一校之长的潜质。有招聘人员曾接触过马西亚斯,希望他接手一所学校出任校长。但当了25年教务长的马西亚斯并不想更进一步,他更享受身在大学学术中心的感觉:[我非常喜欢我所做的教务工作,我对成为校长没什么兴趣。]马西亚斯的选择不难理解,一些教务长希望能够和教师保持紧密联系,而不是四处出差奔波,为募款数字而发愁。美国教育委员会曾对大学教务长进行的调查显示,只有1/3的教务长希望成为校长。

在被调查教务长的下一职位中,还有少部分人离开了高校。丹尼尔·林兹2017年从西北大学的教务长职位离任。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无法从当教务长前的学术生涯重新开始。他的实验室被关闭,手头没有经费,难以招揽年轻的研究员与他一同做科研。这是他在任教务长时从没体会过的窘境。这时,他听说埃默里大学前任教务长离任后去了一家非营利性基金会工作,林兹又找到了方向。如今,曾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会在大学里工作的林兹跳出了圈子,成为亚利桑那州一家科学进步研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为大学的科学家提供研究经费。

能够从教师和院长中脱颖而出成为教务长的群体总是凤毛麟角,他们的教育背景、学术表现和管理能力方面的考评总是写着[优秀],他们的职业发展之路同样充满了选择和放弃。这是教务长的职场。

主要参考文献:

June, Audrey Williams, and Dan Bauman. “How More Than 200 Scholars Reached the Provost’s Office, and Where They Went Next.” 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13 Jan. 2019.

本文为麦可思专稿本期责编 |麦可思 王捷往期推荐

01.职称晋升中实行本科教学考评一票否决制,设智慧教室……它软硬兼施建[金课]

02.大学生对课程满意度超90%!但具体到这些方面,他们的评价却…… | 深读数据

03.如何基于能力培养学生?这所大学的经验是找个帮手

声明:欢迎转载和分享,转载请注明来自[麦可思研究]。获取白名单或建立长期合作请联系编辑部(电话或微信搜索18602824882)。☞

—致麦粉:

微信公众号平台近期改变了推送规则,不再按发布时间排序推荐。想要不错过每日推送,可以把[麦可思研究]设为星标。

阅读之后点赞或在看,将获得更多您感兴趣的内容

百度已收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蔚蓝资讯网 » 大学教务长的职场之路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