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妹说]村里的陈规陋习怎么破?

最近,一则[红白喜事有‘标准’]的新闻登上热搜——河北邯郸多地展开了一场移风易俗行动,核心是整治红白事大操大办、天价彩礼、婚嫁陋习。比如,当地不少村镇设了[红黑榜]:红白事简办、结婚低彩礼的家庭上[红榜],铺张浪费的家庭上[黑榜];有的村支部牵头成立[红白理事会],制定村规民约,谁家大摆排场,理事会就会出面干预。近些年,天价彩礼等婚嫁陋习的新闻总会引发网友激烈讨论,毕竟谁挨这么一刀都会心生不爽,有些人甚至因为出不起天价彩礼,连婚事都告吹了。移风易俗,这事不小。2021年,民政部接连设立了两批32个[婚俗改革实验区]。婚俗改革涉及老百姓生活方式、观念的变化,如果强推很容易引发社会矛盾。怎么改才能让大家更容易接受?邯郸市邯山区河沙镇南街村移风易俗[红黑榜](图源:新华社)一婚丧嫁娶,中国人生命中的大事,不仅是自家,还牵扯到亲戚同事、街坊邻里,谁都不想在这些事上丢面子。大操大办红白喜事,尤其关乎面子问题。过去,广大农村地区有乡贤文化、村规民约等治理机制,操办红白喜事,大家都按约定俗成的规矩办,如果谁坏了规矩,就会遭受全村的舆论压力。但随着社会发展变化,特别是在人口大量流动和网络信息时代,农村原有的治理机制逐渐弱化、消退,红白喜事不再是[村里办][大家一起办],成了[自己办][交给市场办]。村里有的人富,有的人穷。富的人要面子,就会想着越风光越好,穷的人要面子,也会七拼八凑努力跟上。没有了规矩约束,久而久之,各家就会想着法子攀比,搞得人疲心累,无非为了挣一个[面子]。要重塑群众生活秩序,基层政府移风易俗的第一步,往往是引导重建村规民约。以笔者调研的东部某市为例,2018年起,该市全面推行移风易俗,头一个动作就是要求所辖村镇依照市县乡三级政府政策,结合实际制定村规民约。各村出台的村规民约可谓事无巨细。有的提出[喜事新办]:举行婚宴桌数要少,每桌菜金不超过2000元;孩子满月、周岁,同村宴请范围控制在5代人以内;子女16周岁宴席,宴请人数不得超过15桌;各类宴请一律禁放气球,庆典拱门不能超标。在丧事上,当地倡导[丧事简办]:例如某村要求,丧事严禁摆席设宴,招待亲朋一律[一饭一汤];出殡阵头不得超过4阵,头像牌不得超过1个;出殡全程还要禁放金纸炮……不久后,当地就形成了新习俗。道理也简单,谁都觉得挣面子太累,只是缺人捅破一层窗户纸。现在,政府号召,村里定标,大家有了台阶下,以前的铺张浪费之风,自然就逐渐降温了。某乡设立的移风易俗文化墙(图源:网络)二村规民约有了,具体咋落实?一位基层干部说,要想做通群众工作,得拿出决心和硬功夫,常讲常抓。有的地方在宣传上狠下功夫。有村干部说,只要给村民开会,无论大小,都要不厌其烦向村民宣讲移风易俗。该村每月农历初十召集60岁以上老人开会,讲解村规民约,让老人回家向子女传达;村里每年举办两三次文艺汇演,演出节目取材于村民日常生活,尤其突出移风易俗的内容,[寓教于乐]。移风易俗还得靠村党组织示范带头。有的地方将移风易俗进展情况作为[文明村镇][文明社区][文明单位]的评定条件,凡有党员干部婚丧嫁娶大操大办造成恶劣影响的,一票否决。比如,东部某村一名党员为16岁儿子庆生,摆了30多桌酒席,结果不仅被村支书在党员大会上通报批评,还受到党内警告处分。笔者在调研中还碰见不少移风易俗的[中间人],他们运用乡贤、社会组织等力量破除陈规陋习。比如,某村宗族传统较强,村干部便积极动员当地老年人理事会成员,这些人大多是各宗族房支里有威望的长辈,谁家近期要办席,他们门儿清,可以及早去做工作,引导不要大操大办。这次登上热搜的河北邯郸广平县,当地有个[红娘协会],加入协会的红娘给人牵线撮合时就讲清楚,男女双方要共同抵制高价彩礼。有位红娘让20多对新人喜结连理,其中彩礼最高的不到5万元,还有几对[零彩礼]。邯郸市广平县[红娘协会]代表和未婚青年沟通移风易俗情况。图源:新华社三移风易俗要找准发力点,顺势而为,才能打开局面。群众工作要群众参与。实践过程中,村干部、党员、乡贤、老人都是重要的治理主体。为村镇风俗改头换面,根本上要靠建立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赋予村民相应的自治权,让其有发挥作用的平台和空间,才能事半功倍。移风易俗也要柔性治理、疏堵结合,重在引导,而非强制。比如某发达地区乡村十大微商平台,经济分化严重,富人惯于通过酒席档次彰显经济实力。一刀切不让人办,激化社会矛盾。咋办?该村就通过引导,提倡富人降低酒席标准,将节约下来的钱捐给村里做公益,将酒席排场攀比变成慈善良性竞争。这办法就挺好。在移风易俗中,因地制宜很重要,不能简单搞[一刀切][全覆盖]。十里不同俗,一个地方究竟是随礼太频繁还是酒席档次过高,还得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能把合乎常理、群众没意见的也[一网打尽]。说到底,移风易俗要解决群众生活秩序失调问题,把村民组织起来是关键。这其中,基层政府、基层党组织不能缺位,得让自己强起来,切实担负起引导责任。既尊重当地传统风俗,又积极引入文明风尚,还得让老百姓乐于接受、热切拥护,这特别考验基层治理的能力和智慧。文/李永萍(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助理研究员)编辑/点苍

百度未收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蔚蓝网_微商货源 » [岛妹说]村里的陈规陋习怎么破?

赞 (0)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