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圈一年后,丁真的下一站

丁真:静水流深。/受访者供图

丁真不会被流言打扰。他的内心有着一股超越年龄的强大力量,就像高原上的野草一般,毫无矫饰,蓬勃有力,又在无形之间化解着来自外界的巨大热情。他的下一站,仍然是雪山、草原、工作和朋友……

空气稀薄,云层厚重。远处锐利幽暗的山峰,与脚下蓬勃肆意的草甸暗合,夹杂着风中饱满的湿气,共同形成一种[浓稠、凝滞]的时空错落感。这是理塘给人的第一印象。

乘坐四川航空抵达稻城亚丁机场,在山路上盘绕两个多小时,才能真正来到理塘。在藏语里,[理塘]指的是[像铜镜一样的广阔坝子],但当我们真正来到理塘,细细抚摸它的纹理,才发现它并不像铜镜那般坚硬、滑溜,反而是湿漉漉的、鲜活冒着热气的。

仓央嘉措曾为这片海拔4000多米的[天空之城]写下著名诗篇:[洁白的仙鹤,请把翅膀借给我,不去遥远的地方,到理塘转一转就飞回],后世也将此诗作为理塘的注脚,希望用诗意稀释这片异域的冷冽、苍茫。

雪山下的理塘,承载了太多对藏区的美好想象。/图虫

去年11月,一则网上的短视频让丁真珍珠意外走红,并在此后掀起数轮舆论风暴,至今仍然没有任何机构、个人能摸透这位[顶流]的走红原因、传播轨迹和可复制性。

7月下旬,丁真在海口录完综艺<>第五季,我们和他一同来到理塘,看看他口中所说的雪山、藏寨和赛马,看看这片哺育他成长、承接他走红的土地。

回家

从低海拔处突然回到高原地区,丁真有些高原反应,短暂休息之后,晚上七点多,匆匆赶来宴席。出现在我们面前时,他一身白T和破洞牛仔裤,像极小孩误入了大人的社交场。

席间,他自顾自地吃菜,偶尔跟着<>的导演们和旅投公司的董事长张玺敬茶,[谢谢哥哥姐姐们的照顾],眼神害羞、青涩,身上的灵气和松弛没有被疲惫拖累。

火锅吃到一半,丁真和团队工作人员提前离席。楼上等待着他的是TVB电视台的视频专访。为了这个采访,香港的记者们专门来内地隔离了14天。

走在理塘市中心的街道上,我们时不时就能看到丁真的身影,[走近仓央秘境,打开丁真世界],类似的广告语在旅行社、酒店、路边餐馆随处可见。

每年夏季是理塘县举行赛马节的重要时期,成百上千的骑士们会在草原上表演赛马、藏戏、射箭,伴随着歌舞和美食。同时这也是理塘的旅游旺季,在丁真效应的影响下,今年来理塘看赛马的游客格外多。

理塘赛马会。/图虫

丁真的家然日卡村在原始森林般的最深处。路比想象中的更难走。从县中心驾车3个多小时,水泥路和土路交叠,车辆上坡下坡,进村出村,一路颠簸。穿过大片大片的暗针叶林和灌木林;路过碎石与大石块堆积的路边;跟随从远方雪山幻化而出、急速向下奔流的溪流,我们从现代都市逐渐走入吴承恩小说般的异世界。

手机信号被大自然的伟大力量完全吞没。盘山公路的转弯地面处,红油漆大大地指示着[丁真家乡]的方向,似乎在向游客明示理塘对于拥有丁真的自豪。路上偶尔见到运送砂石的重卡车和修路的挖掘机,见到游客的面包车会自动让道。距离丁真家乡不远处的地界,一座温泉度假山庄正在修建中。所有的这一切,都在向我们提前暗示了丁真给家乡理塘带来的改变。

司机小哥知道此行是去丁真家,表现得比我们更加兴奋,车内循环播放着<><>等节奏轻快、旋律上口的歌曲,不时念叨丁真如何如何。他说,丁真上辈子一定是个好人。

在手机信号由四格变为完全[噤声]的三个小点之后,汽车终于停在一片宽阔草原上。几顶白色帐篷围出一个不被牦牛和骏马侵犯的广场,广场正中央,身着藏式传统服装的村民们,正围着一个巨型音箱,热情洋溢地跳舞。

旁边那个低矮、毫不起眼的村子,就是丁真的家乡——然日卡村。我们终于到了。

粉丝

理塘县是甘孜藏族州南路地区最大的虫草产区,同时也是草原畜牧业重点县,平日大家的主要收入来源就是挖虫草和养牦牛。此时挖虫草的时节已经过去,牦牛也未到最肥壮,家家户户处于农闲时期。有村民因此在家里做起民宿,服务那些为了丁真远道而来的游客。

烈日下的草原,丁真的女粉丝们早就三三两两地聚集着,她们大多年轻、面容娇丽、妆容精致,墨镜、遮阳帽和遮阳伞是她们的必备三件套。

为了[捕捉]到丁真,她们有的来了几天,有的已经在这个联通和电信信号无法抵达的地方,待了几个月。水泥路和原野间,偶尔还能看见一个身穿白色披风大氅的女孩在缓缓步行,让整件事情更像是吴承恩的奇幻小说。

原野之上,孩子们和年轻人在玩乐。

粉丝之中有一个特殊的身影。59岁的李阿姨一个人专程从西安赶来。自从去年在网上认识到丁真,她就发自内心地喜欢上了这个小孩,觉得他[挺可爱、挺淳朴的,笑起来还很阳光,有高原的特色。][我这个人比较崇尚那种纯天然的东西,真实的、本土的东西,像丁真身上散发出来的全都是纯天然的。我现在感觉他是我心目中最尊贵、最美好的孩子。]说这话时,李阿姨脸上洋溢着笑容。

年轻的时候从没追过星,前半辈子又经历了很多复杂的事情,李阿姨41岁就退休了,生活老是觉得不快乐,快乐不起来,从心里边没有那种快乐感。

自从认识丁真之后,一切都改变了。她开始觉得身边的一切都是美好的,[你看这里的环境、这里的人,都挺好的。]

前几天,她在村里闲逛,一个老人突然叫住她,说自己家蒸了包子,问她要不要吃?虽然老人的普通话说得不是特别清楚,但这种感觉却是李阿姨在其他地方旅游时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其实人都是善良的,只不过是财经社会复杂,把人带得慢慢跟环境走了。所以我觉得不错,这个孩子治愈功能挺强的,把我给治愈了!]

6月28日,丁真发布首张公益数字专辑<>,18元一张,本人所得收益的30%将会用于家乡和高原地区的公益事业。从来没买过周边的李阿姨一口气买了三张专辑,还让女儿也买,她说,反正是做公益,我愿意支持丁真。

音乐是天空下的所有声音。/受访者供图

来理塘看看丁真从小长大的地方,这个想法在李阿姨心头萦绕了很久。家人担心她高反,一个人来不安全,不想让她来,但一看她的态度很坚决,也就随她去了。女儿给她买机票、订民宿,妈妈给她旅费,妹妹给她准备望远镜,全家全力支持她。

来到然日卡村之后,她一连住了好几天都没见到丁真,却遇见了很多同样赶来捕捉丁真身影的粉丝们。一个重庆来的小姑娘幸运地见到了丁真,正满足地准备离开,听说李阿姨毫无所获,就安慰她:[没事!我看了丁真两眼,分你一眼。]一老一少,因为丁真——这个遥远村落里的少年,形成了某种纤细、柔韧的连结。

采访发生在进村的主路边,我们说话间,人群突然开始骚动。丁真骑着马从远处走来,他身穿紫色藏袍,被一群人簇拥着。[啊!]李阿姨膝跳反射般原地蹦起,像个雀跃的少女,[你们帮我叫他,我不敢叫。]我推着她的背往前,她害羞端起手机,虚挡着脸,又不敢完全跑上前,只等丁真骑马经过时,大喊了一声[真真!]丁真听到李阿姨的呼喊,转过头来,向她点头、微笑。

[他可好了!我叫他,他还冲我点头呢!]李阿姨骄傲地跟旁边目睹了这一切的我们说。

<>

这次回家,丁真主要有两件任务,一是把<>第五季的营业额交给村长,用来建设家乡。二是用自己在节目中学来的厨艺,给家人们做一顿晚餐。

这是丁真严格意义上的综艺首秀,无论对于他本人,还是团队来说,都是一次挑战。接到节目组邀约时,团队最主要的顾虑是[有没有台本?][有没有拍摄脚本?]确定没有之后,核心问题又变成了[没有台本的话,丁真干嘛呢?]

总制片人王恬给他们吃了一颗定心丸:[想干嘛就干嘛呗!虽然<>是真人秀,但是所有的故事发展,每个合伙人都是需要自己去体验、去经历、去成长、去找到属于自己的‘生活法则’,丁真来,只需要做他自己想做的!]

恰好当时丁真的团队正在拍摄纪录片<>,这让他们相信这种纪录片式的制作体系是完全成立的,<>不需要丁真[演]和[秀],反而能让更多喜欢他的人看到他的[本真]。

丁真通过[自然笔记]的方式记录下自己的成长,以及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丁真之前也没参加过这么长时间的真人秀,完全零经验。正式拍摄之前,导演们跟他说,你不要把这当成是录制节目,就当这是和一帮你刚刚认识的朋友去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你愿意吗?丁真回答说:[可以!]此前他刚录完湖南卫视的另一档节目,有人问他录制的感觉如何,他的回答也是[可以!]

正处在汉语学习阶段的丁真,并不会很丰富的语言表达。所有嘉宾每2-3天都会有一次[后采],导演们会通过这种阶段性的采访了解嘉宾们目前所处的心理状态,以便他们自己解决接下来要面对的问题。

丁真的采访和其他人不同。对于导演组提出的问题,很多他能明白意思,却不知道怎么用汉语回答得圆满,形容不出来的时候,他只能不好意思地憨笑。但这点不需要节目策划来弥补。

刘力辉表示:[因为这就是丁真,正在学习汉语普通话阶段的丁真,他需要自己去解决自己的问题,这恰恰是我们想看到的。而<>是最好的语言练习场,你需要跟合伙人去沟通,你需要跟客人去沟通、你们慢慢就会看到一开始只会用2个字回答的丁真,变成用2句话、甚至更丰富语言回答的丁真。]

真实、成长是丁真的唯一[人设]。/受访者供图

提到丁真在节目中的表现,导演们一致都觉得[很好!非常好!特别好!]他就像一个别人家的孩子,举手投足间充满少年的风度、自信和温暖。

虽然刚开始有些腼腆,但在行为和沟通上,丁真都是绝对的主动型人格。遇上特别的客人,他会主动献上代表着吉祥如意的[哈达]。他也从来不拒绝沟通,更不会故意装作听不懂,而是想办法用其他关联的词汇,去努力听懂导演们提出的问题。

至于问题的答案,他会尽力地回答。有时候,他看似漫不经心地回答了一个[嗯],大家都以为他没听懂,但他接下来做的事情,就是别人要他做的事情、想要的回答。营业高峰期时,厨房会很忙,合伙人们你一句我一句,[拿这个过来,拿那个过来,准备这个,准备那个],语速又极快,但丁真总是能非常快地作出反应。

[永远不要低估丁真的语言天赋,我们甚至怀疑这21天下来,他已经听懂了导演组的长沙话。]导演刘力辉说。

丁真在干活。/受访者供图

节目录制结束之后,丁真的跟拍摄像张振在朋友圈发了一段话:[丁真,一个在理塘相对封闭环境里骑马放牧的孩子,第一次走进真人秀和一群艺人生活在一起。他从小说藏语,和我们在语言交流上是有障碍的,但是他却受到大家的接纳和尊重。人与人相处,能打动别人的绝对不会是那些穿戴在身上的奢侈品、开的豪车、住的豪宅,而是像丁真那样的真诚、友善,没有算计。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比质朴更能打动人心。]

下一站

[我想来看看世界,也让世界看看我的家乡。]这是<>节目组赋予丁真的Slogan(口号),前三季,<>把中华美食带到世界各地,第四季、第五季则开始思考[中餐厅从哪来]的问题。

作为一个介于明星和素人之间的角色、作为一个少数民族的新鲜符号,丁真成为了本季节目最特别的存在。[这一次我们想带着丁真看看除了他的家乡之外,祖国其他地方,原来还有那么多好吃的美食、有那么多可爱的人。]王恬说。

节目组将拍摄地选在长沙、桂林和海口这三座城市。每一站都会请来三位当地最有名的大厨,教合伙人们做菜。此次回家之旅,丁真就想把自己学到的长沙名菜辣椒炒肉,做给家人们吃。

备料、切肉、翻炒,调味……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一位女导演在旁边跟他说:[真真,你要告诉家里人,你这菜是在哪里学的呀!]丁真手上的活没有停下,脑子转了几秒钟,[我先做出来看看好不好吃,不好吃的话,我也不敢说。]说完咧嘴大笑。

丁真在做辣椒炒肉,弟弟尼玛在帮厨。/受访者供图

短暂的两天拍摄,丁真给人最大的感受,就是他的自如和自洽。

经历突然爆火、一路走红、多轮网络纷争之后,他早已成为藏区文旅和基层扶贫的一个标志,但意外的是,在繁重的工作,各式各样的拍摄、直播、采访之间,他依然保持了自己最原始的纯净和生命力。

每一季<>合伙人都有一个微信群,一般节目录制之后,大家也就各奔东西了,但是丁真回去之后,会时不时在群里跟其他哥哥姐姐们分享自己的生活,还邀请他们来理塘赛马、吃西瓜。[原来只觉得他是一个非常腼腆、害羞的藏族小伙,但其实他的个性之中有非常活泼的一面,而且很重感情,愿意把自己的生活分享给他觉得可以信任的人。]王恬说。

在纪录片<>里,嘉宾李浩源问他,如果明年不火了怎么办?丁真说:[不火也无所谓,不火做一个乞丐也可以。]这是藏文化的传统说法,也是藏在丁真内心深处的至纯至性。

丁真有二十岁少年所不具备的淡定。/<>

需要自洽的不仅有丁真,还有粉丝和看客们。自从官宣丁真成为<>第五季常驻嘉宾后,一些网友发出质疑:之前不是说不会让丁真进入娱乐圈吗,为什么又去参加真人秀了?

西安的李阿姨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好的人就应该走出去,扩大他的舞台,把好的东西展现给所有人、带动所有人。不要人家孩子参加个啥,就说他怎么样,我觉得不好。我们就应该鼓励一个美好的人飞得更高、走得更远。]

丁真不会被这些流言打扰。他的内心有着一股超越年龄的强大力量,就像高原上的野草一般,毫无矫饰、蓬勃有力,又在无形之间化解着来自外界的巨大热情。他的下一站,仍然是雪山、草原、工作和朋友……

点击图片参与活动,赢取拍立得↑

✎作者 | 赵皖西✎校对| 向阳欢迎分享到朋友圈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广告合作请联系微信号:xzk96818必 读好 文点 击图片即 可阅 读全文

百度未收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蔚蓝资讯网 » 出圈一年后,丁真的下一站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