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让无数少年日思夜想的那群男人又回来了

图片源自2013年哈尔滨广厦学院女大学生COS的小浣熊水浒卡众所周知,当80后90后成为社会消费主力之后,怀旧逐渐成为了一种风潮。不管是魔兽怀旧服刚推出时的人山人海,还是万众期待的爆米花大片<>,让各路商家都意识到怀旧向商品的无往不利。最近,手游市场也吹起一股另类的怀旧风。在市场上低调许久的搜狐畅游,在1月22日宣布获得统一集团正版授权,将发行小浣熊水浒卡改编手游<>。小浣熊水浒卡出手游?这个点子就跟[少林功夫加唱歌跳舞]一样——听起来好像很有搞头。小浣熊水浒卡是中国80后90后的经典童年回忆之一,实体卡牌的集换属性又和卡牌手游无缝契合,假如还能和小浣熊干脆面来一波线上线下联动的话,甚至可以称之为绝杀。但残酷的现实往往来得很快。官方微博从1月底公布到3月初开启预约,粉丝过百的愿望至今未能实现。目前社交平台上,水浒卡同好们对新手游的关注还不及游戏媒体和从业者。哪怕最近两天<>空降百度贴吧话题榜,但[小浣熊][小浣熊卡]等粉丝贴吧并没有激起太多相关讨论,热点更多集中在[手游][bilibili]等面向更多年轻用户的贴吧。奇葩的开局表现不禁让人产生疑问:国内手游市场早已厮杀成红海,<>这样的情怀IP到底还能激起市场多大的波澜呢?为了将情怀进行到底,<>在Taptap上的客服还特意取了[韩梅梅]这个ID心理学家分析过,怀旧是一种复杂的综合性情绪表现,这其中既有消极成分(沉湎过去),也有积极成分(缓解焦虑)。就像歌里唱的那样:[当你在穿山越岭的另一边,我在孤独的路上没有尽头。]怀旧的本质是回顾曾经的那份真情实意,让时刻面对现实压力的人们能够暂时获得一丝惬意和美好,所以这种正面的[情怀]被广泛应用到市场营销中。小浣熊干脆面是许多80后90后童年主打零食之一,在1999年到00年代初,为了刺激销量,小浣熊采用了附赠卡牌的营销方式。其中包括了水浒、三国、西游、封神、隋唐等多个题材,而水浒卡一直是当之无愧的王者。小浣熊水浒卡如今在二手市场的价格之所以能够引起全国内大范围的收集热潮,水浒卡正好赶上了几个重要的契机:1. 90年代末到00年代初,中小学生零花钱迎来普遍上涨。这一点可以从央视网、知网等权威平台保留的资料得到侧面印证:千禧年前后中国城乡居民消费比重中,食品和日常家庭用品支出在不断下降,用于文化教育、休闲娱乐、旅游方面的支出则有显著上升。2. 央视版<>在1998年首播后,水浒故事在民间重新激起了大范围的热度。也是通过电视剧的传播助力,国内青少年大大提升了对水浒人物的认知和兴趣。3. 相对于玩游戏、看漫画、买四驱车等其它娱乐消费,收集水浒卡的一次性开支相对更低(干脆面价格普遍是1元钱一包,也有更低的)。零食加卡牌集换的复合型消费,再结合当时水浒卡在同龄人中的知名度与覆盖面,抽出一张稀有卡所获得的成就感与惊羡声,比现在朋友圈晒SSR卡不知道高多少倍——堪称性价比之王。但抛开这些历史进程中的契机,实际上水浒这个IP是四大名著中垫底的存在。不管是央视版电视剧的复播次数,还是游戏动漫等衍生作品的人气,都不及三国和西游。究其原因,还是在于<>中的角色虽多却知名讨喜的太少,原作过于细碎的角色剧情,导致很多读者观众难以对故事整体留下深刻印象,仅仅是对[拳打镇关西]、[智取生辰纲]、[武松打虎]、[醉打蒋门神]等高光片段津津乐道。这也正是水浒IP一直难以改编甚至被商业市场称为[IP毒药]的原因。因此,<>的[重出江湖]要满足目标受众的情怀,最重要是通过人物卡牌勾起童年回忆,至于玩法和剧情倒成了次要。从目前有限的宣传内育儿容可以看到,<>的玩法很有可能是放置挂机类,游戏中的人物形象是按照老版水浒卡进行的重绘。这两点其实也很好理解,水浒卡爱好者们目前大多也是奔四的年纪了,很难接受过于肝的游戏内容;卡面重绘则是因为老版的美术风格过于另类,一百多张卡牌的水平也层次不齐,所以要考虑照顾当下市场的主流审美。但卡牌重绘显然不符合大部分水浒卡爱好者的怀旧方向,目前在贴吧和各论坛的讨论也能看到,大部分的不满也集中在卡面画风[没那味]上。要知道,当年的卡面再丑也是小伙伴们日思夜想的白月光,尤其是一些稀有卡牌,如今在二手交易市场上动则几千的价格。因此在水浒卡爱好者心目中,一些角色卡牌的地位高低,并不是由江湖地位、战力高低、卡面美丑决定的,首先要考虑的是曾经收集水浒卡时的难易程度。试想当年就差一两张就凑齐一套了,如今在二手交易网站上也是几千元人民币的高价,结果在游戏里战力极度拉胯的话,相信很多人都不会接受吧?曾因为战力强度拉胯,引发无数玩家脑血栓的某位大佬另外还需要指出的一点是,<>的角色卡面在老版水浒卡的基础上进行重绘,可能还是开发方修改过后的方案。小浣熊干脆面在2020年和2021年推出了两版新的附赠卡牌,其画风更加卡通化,而且更像是手游的战斗形象和卡面。在新版水浒卡中,我们能看到一些角色还是形象和服饰还是贴近老版,比如[神机军师]朱武经典的背着两把刀手托太极。小浣熊水浒卡老版与2020版对比但同时也有一些全新的形象,比如造型和吉原游女一样的孙二娘,也让比较熟悉日本文化的小伙伴感觉有点儿不对劲。如果开一下脑洞,也许新版水浒卡就是手游的初版设计,正好2020版对应战斗形象、2021版对应卡面。但这个方案显然不过关,一来水浒传女性角色本来就少得可怜,难以在这种画风中当担卖点,二来对老版水浒卡的还原度远远不够,激发不起奔着这个IP来玩游戏的玩家的情怀。根据对身边几位小伙伴的咨询,不管是曾经收集过小浣熊水浒卡,还是如今依然在收集新版水浒卡,大家对<>这款手游的兴致都不算特别高昂。毕竟大家怀念的是当年收集卡牌时的心路历程、请同学吃干脆面时获得的马屁、抽出稀有卡时引发的一片尖叫。一位曾经收齐了全套108好汉加恶人卡的小伙伴表示,手游中的卡面复刻重绘哪怕做得再好,当初的情怀却不能重现了,更别提这些卡随着家里失火化成飞灰后,这些童年回忆更是回不来了。当然也有其他小伙伴表示,对于水浒卡在手游上的回归还是抱有一点期待的,但游戏本身如何吸引自己长期玩下去,其实IP的加成并没有那么重要。比如最近玩的游戏,更多是因为身边的朋友觉得好玩,口口相传才让自己入坑的,以前根本没有听说过这个产品和背后IP。因此,<>如果是借助曾经的IP影响力,推出一款符合80后90后用户口味的游戏,相信它在市场上的征途会平坦不少。但要是光谈情怀没有特色,恐怕就没有多少人会来买单了。

百度未收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蔚蓝资讯网 » 曾让无数少年日思夜想的那群男人又回来了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