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 · 魔戒 · 马斯克

马斯克戴上了魔戒,他能抵挡住诱惑吗?

作者:冯诺

编辑:陈书敏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量子学派(ID:quantumschool)

电影<>中的人类英雄阿拉贡,这样评价九大「戒灵」:

他们曾经是伟大的人类国王,最终变成魔君的奴仆。

魔戒蛊惑心智,无论是对于人类、精灵、矮人还是霍比特人而言,它都是巨大诱惑,戴上魔戒的人,仅有少数强者不被腐蚀。

加密货币圈有魔都气场,戴上这枚戒指后,没有多少人能够保持心性坚定,一旦身陷其中,除非内心特别强大,否则就会成为戒指的奴隶。

在现实的自然世界,除了金钱,还可以仰望星空,周游世界。

在互联网的世界,除了金钱,还可以网络冲浪,游戏休闲。

但在加密货币世界,除了财富就是金钱,连性生活都可以弃如敝履。

可能很多人一开始喜欢加密货币,是因为:

对新生事物的好奇、对数学原理的信任、对「法币熵增」的不满、对「终极自由」的追求。

但最终一旦进入这个世界,很容易被 24 小时涨跌的 K 线图俘获,被编织的财富神话迷惑,很快就陷于金钱的魔窟。

没有任何一个产品,像加密货币这样,直接与金钱捆绑在一起。

这样的产品,天生就是一枚可怕的「魔戒」。

马斯克戴上了它,他会被这种「魔力」给诱惑吗?

再伟大的君王,也难逃魔戒的魔掌。

要分析马斯克,先分析特斯拉。

我们先看一看特斯拉一季度的财报:

4 月 27 日报道:特斯拉一季度营收 103.9 亿美元,同比增长 74%。GAAP 项下净收入为 4.38 亿美元,创史上最高季度盈利纪录,是连续七个季度实现正盈利。

当季公司自由现金流 2.93 亿美元,市场预期负 8280 万美元;资本支出 13.5 亿美元,市场预期 10.9 亿美元。季度内与比特币相关的现金净流出12 亿美元,通过卖出比特币获得 1.01 亿美元。

特斯拉主要利润源于出售监管信用额斩获 5.18 亿美元,另外就是出售比特币的利润。若没有监管信用积分,特斯拉当季就是亏损。GAAP 下当季净利润只有 4.38 亿美元。

看重点:

特斯拉 4.38 亿美元的一季度净利润的背后,是勤勤恳恳卖了 5.18 亿美元的碳排放积分和轻轻松松赚了 1.01 亿美元的比特币差价。

也就是说,马斯克如果不卖碳和不炒币。

如果只是卖车的话,特斯拉亏了 1.81 亿美元。

如果你是马斯克,你会怎么想。

我辛辛苦苦在这硬件上折腾了十来年,几次差点活不下去,幸好自己有理想有家底才坚持到今天,到现在为止卖车都是亏钱的,天天还被消费者骂,要不干脆不卖车了,赚钱好难,不如给加密货币「带带货」,一天能赚一个亿,干净利落,一个人说说话发发推就行了,全是自己的,还不用上税。

在实体产业的世界,特斯拉还有很多的竞争对手。

在加密货币世界,马斯克就是这个世界的王。

相比加密世界的呼风唤雨,在传统世界马斯克束缚重重。

还记得 2018 年,他像一个大男孩一样对着整个世界哭诉。

这一年是他职业生涯中「最艰难、最痛苦的一年」,来自华尔街的金融资本做空特斯拉。

这个被认为有着伟大梦想的男人,做能源汽车、研制火箭、飞向火星、测试脑机接口、构架虚拟世界的钢铁侠。

他不仅仅只是喊口号,竟然能将这一件件异想天开的事情落实。

以一己之力,撬起整个人类梦想。

然而,这技术上的天马行空,都是需要付出真金白银的。

2004 年时马斯克对特斯拉进行 A 轮领投,成为最大股东;

2005 年,马斯克很快就领投了特斯拉 1300 万美元的 B 轮;

2006 年,马斯克又共同领投了 4000 万美元的 C 轮;

2007 年,烧钱很快,2007 年马斯克又领投了第 4 轮 4500 万美元融资,两位谷歌的创始人被说服参与其中;

2008 年,特斯拉濒临倒闭,马斯克说服戴姆勒用 5000 万美元换取特斯拉 10%的股权;

2010 年,特斯拉资金紧张,丰田被说服也向特斯拉提供了 5000 万美元左右的融资。

……

这一路走来,一边要在最前沿的技术做出突破,一边又要获得海量的资本支持。

任何创过业的人,都知道这是多么的不容易,这也是马斯克为什么得到那么多人支持的原因。

2018 年遭到资本市场做空,马斯克整个人处于崩溃边缘,在特斯拉即将结出果实时,一向噬血狡诈的华尔街金融资本露出凶狠的獠牙,试图压低股价,控制特斯拉,此时的马斯克弹尽粮尽。

如果这次不是中国政府伸出援手,他已经向金融资本屈服,交出控制权。

一个实业资本家,最害怕的就是金融资本家的背后刺刀。

在马斯克的传奇一生中,这一段人生经历,一定是他的「至暗」时刻。

仅仅把实业做好是不够的,还需要有操控金融的能力。

这只怕是马斯克得出的结论。

但华尔街金融大鳄百年经营,怎么可能会给你机会?

现实世界的金融圈,既得利益阶层已经密不透风。

强大如马斯克,也是被狩猎的对象。

如何从一个实业资本家,跨界成为金融资本家,摆脱华尔街这些魔鬼的控制,然后两者通吃呢。

机会在加密货币世界,对马斯克来讲既是偶然,也是必然。

量子学派早在 2018 年<>预言过,如果互联网大佬谁会举起「加密货币」的大旗,那就是马斯克。

他的学习能力,他的不走寻常路,他的肆无忌惮,他对现实世界的挑战,他与金融资本的斗争,都有可能让他率先走上加密货币这条路。

2020 年 12 月 20 日时,马斯克在推特上发比特币内容,开始试水加密货币世界。

在 1 月 29 日,马斯克将自己的推特「简介」改成了比特币。

比特币短线蹿升 800 美元,一度高达 32000 美元/个。

这就是金融,这就是操纵市场,这就是华尔街的快感。

这一刻,马斯克重重的吸了一口「金融大麻」。

浓烈、畅快、飘飘欲仙。

登陆火星的滋味,只怕也不过如此了。

马斯克在比特币上,尝到了资本控制的甜头。

在此之前,他已经以 25000 美元/个布局比特币。

据 2 月 8 日特斯拉提交给美国 SEC 的文件表示,特斯拉是在今年 1 月买入价值 10 亿美元的比特币,这意味着特斯拉这笔投资短短 1 个月就赚了 10 亿美元。

「金融大麻」是会上瘾的,特别是加密货币这种,这就是魔戒的蛊惑之力。

聪明如马斯克,马上发现自己的一个操作 BUG。

为什么要给比特币喊单呢,这是一个接近 1 万亿美元的市场,自己手中的筹码也不过 10 亿美元。

这不是给他人做嫁衣裳吗?特别是手握 60 万枚比特币的灰度基金,这些人不就是当年坑自己的那帮华尔街混蛋。

我这么多年来辛辛苦苦攒下来的流量和人品,为什么要给你们「带货」。

站在金融资本家的马斯克,一瞬间就想明白了这个道理。

反正都是带货,什么币还不都一样。

而且狗币这种货币,自己可以先把筹码都拿过来。

比特币的操作让他轻车熟路,这一次操作更为得心应手。

狗币的持仓非常集中,有一个被怀疑是马斯克控制的地址,持仓竟然高达近 400 亿个!

4 月 1 日愚人节时,马斯克又发推称要用 SpaceX 火箭把狗狗币送上月球,「To the moon」成为了狗狗币的口号,当天狗狗币价格继续大涨。

马斯克一己之力拉起了一个新的币种,无数人跟着马教主一起狂欢。

4 月 15 日,马斯克再次发文并配上西班牙艺术家 Joan. Miro 的知名画作<>,人气十足的狗狗币彻底开启波澜壮阔的历史级别的暴涨。

狗币在马斯克带货之前,单价只有0.004 美元左右,最高涨到近0.75 美元,翻了近 200 倍。

有拉高狗狗币之时,他还不忘踩比特币一脚。

5 月 13 日,马斯克发推称比特币太不环保,特斯拉将停止接受比特币支付,2 小时内比特币价格从 5.5 万美元暴跌至 4.5 万美元,超 60 亿资金被迫爆仓。

马斯克的一句话、一个字、一张图、甚至一句玩笑就能让比特币、狗狗币、柴犬币等虚拟货币暴涨暴跌,他在推特上的呼风唤雨,主宰整个加密货币世界。

此刻的马斯克高高在上,宛如神明掌控着币圈的生杀大权。

谁能够抵挡得了这样的诱惑?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片刻之间,就是数亿美元的入账和出账。

此时的马斯克,还是那个梦想乘着猎鹰火箭去火星的马斯克吗?

此时的加密货币,是那个鼓吹「去中心化」的自由圣地?

马斯克现在的地位,就是对去中心化就是赤裸裸的讽刺。

他享受高高在上,愚弄他人的快感。

他的所有举动,就像被最厉害的戒指控制的「安格玛巫王」。

这个时候,就让人想起中本聪。

那个比特币的真正教父,加密技术的集大成者。

在 2011 年,比特币开始向全世界扩张时,他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以身作则,践行去中心化的理念。

无独有偶,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在捐赠其持有的 10%的 SHIB 后,将其钱包中剩余 90%价值约 77 亿美金的 SHIB 直接烧毁。视金钱如粪土,真正具有上帝气质。

为什么 Vitalik Buterin 会将 90%的 SHIB 烧毁呢?他表示决定摧毁并放弃 SHIB 的原因是不想成为该项目的「权力所在地」。

中本聪不仅打造了一个伟大的支付系统,同时也打造了一个至尊魔戒。

只有像 Vitalik Buterin 这样的霍比特人,心思单纯,喜欢简单阳光的生活,才能面对一切诱惑。

但马斯克呢,他蔚蓝网是单纯的霍比特人,还是贪婪的人类?

马斯克还是低估了魔戒的力量,因为他没有去细细思量打造魔戒的艰难。

他把比特币与狗币同等对待,毫无敬畏之心。

要知道,作为开拓者,中本聪当年打造比特币这枚至尊魔戒,并不容易。

上世纪 90 年代末以前,非对称加密技术被视为军用,均在美国安全局(NSA)严密监视的视野之内。虽然在这之后,NSA 表面放弃了对加密技术的控制,使这些技术得以走进公众领域,并使其被广泛应用于网络通信。

但实际上 NSA 的手一直伸向加密领域,通过对加密算法置入后门,然后将被置入后门的算法推广为标准算法,从而轻而易举地广泛获取使用者的信息。

中本聪不信任 NSA 公布的加密技术。2013 年斯诺登曝料 NSA 采用秘密方法控制加密国际标准,加密货币采用的椭圆曲线函数可能留有后门,NSA 能以不为人知的方法弱化这条曲线。

所幸,中本聪使用的不是 NSA 的标准,他选择了 Secp256k1 曲线,如图所示,它是一条随机曲线,而不是伪随机曲线。

Secp256k1 椭圆曲线图

由此,依托椭圆曲线 Secp256k1,比特币成功对 NSA 进行了「反叛」,全世界只有极少数程序躲过了这一漏洞,比特币便是其中之一。

Math World 线上数学百科全书给出了一个极好并完整的定义,数学上一般简单表示为:

椭圆曲线 Secp256k1由于其构造的特殊性,保障了密钥对生成和签名验证的安全,为比特币树立起了一面强有力的天然屏障。

比特币使用的 Secp256k1 不是伪随机曲线,让它逃过了一劫,最终成为加密货币之王。

历经磨难,比特币才成为至尊魔戒。

可见,魔戒之所以具有蛊惑人心之力,因为它的确来之不易。

持戒之人,若能借助它的正面力量,又能够不被腐蚀,确实是可以给自己的事业插上飞翔之翼。

佛罗多,还是萨鲁曼?

作为一个伟大的理想主义者,马斯克曾经给人类以希望。

在这样一个物欲横流的时代,还有一个人在坚持自己的理想。

这也是特斯拉车主买单的一个重要原因,我们不是在开车,而是给梦想以支持。

所以,马斯克又被称为硅谷钢铁侠。

作为全球市值最大车企的 CEO,以及猎鹰火箭、太阳城、超级高铁、脑机接口等高科技项目的发起者,马斯克是极少数能与现实世界对抗的英雄。

这样一个精神偶像,一个引领时代的实体企业家。如果戴上了加密货币这枚魔戒,沦为金钱世界索伦的仆人,真的是人类世界的重大损失。

在加密货币世界呆久的人都能感知得到:这个世界能摧毁他们的意志,如果不能清醒的意识到这一点,最终一定渐渐被腐蚀殆尽,成为戒灵。

面对自己在加密货币世界这翻云覆雨的权力,面对这唾手可得的巨大财富。

马斯克最终会成为佛罗多呢,还是萨鲁曼?

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转自公众号 量子学派——专注于自然科学领域(数理哲)的教育平台]

百度未收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蔚蓝资讯网 » 比特币 · 魔戒 · 马斯克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