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EI和ARB对运动后低血压的影响”

点击数:6

巴西圣保罗大学体育与运动学院的研究人员比较了两类广泛使用的抗高血压药物对运动低血压影响运动低血压是经过一段有氧运动后血压预期的有益下降,特别是在下午晚些时候或傍晚。

研究人员表示,该研究结果可以帮助卫生专业人员根据治疗高血压的药物类型,选择一天中最有利于患者进行物理治疗的时间。

这一策略对药物治疗效果不佳的患者尤其有利。有抵抗力的高血压患者,如果服用三种或三种以上的药物,最好包括利尿剂,或四种甚至更多的药物,但没有达到预期的控制水平,那么他们可以通过将运动时间改为在白天的晚些时候进行,这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证实。

研究人员比较了血管紧张素2受体阻滞剂(ARBs)和血管紧张素转换酶抑制剂(ACEIs)对进行早晚锻炼的患者的效果。

在接受ARB治疗的那一组中运动后血压平均下降了11毫米汞柱(在晚上)和6毫米汞柱(在上午),在接受ACEIs组分别为6毫米汞柱和8毫米汞柱。因此,两组的夜间值有将近50%的差异,而早晨的值则显示出相似的下降。

研究假设ACEI能减轻运动后低血压,特别是在晚上,事实上ACEIs确实减弱了晚上运动的预期降压效果,而ARBs没有

研究人员让29名接受ACEIs或ARBs治疗的高血压患者至少4个月后接受两次最大的心肺运动测试,使用的是以每分钟15瓦特的速度递增的固定式测功器运动自行车,直到他们无法继续下去。治疗时间为上午7点至9点和晚上8点至10点,时间间隔为3至7天。执行的顺序是随机确定的,评估者不知道每个志愿者服用的是哪种药物。在运动前和运动后30分钟测量血压。

ACEIs与ARBs的区别

ACEIs和ARBs通过调节血管紧张素-2(一种导致血管收缩(收缩血管)和升高血压的激素,作用于同一个高血压通路。不过,机制不同。ARBs阻断血管中的血管紧张素-2受体。ACEIs抑制将血管紧张素-1转化为血管紧张素-2的酶。

一种允许血管紧张素-2在24小时内的自然行为,但阻止其作用。另一种抑制了这种行为。此外,通过抑制这种酶,ACEIs可以通过一种不同的途径产生缓激肽和血管紧张素-(1-7),两者都是血管扩张剂。考虑到药物已经促进了血管扩张,这可能会降低有氧运动的血管舒张作用,而有氧运动是晚上进行运动训练时血压下降的主要驱动力。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这类药物有望减轻运动后低血压,尤其是在晚上。这项研究并没有着手调查造成这种差异的机制。

时间的影响

这项研究旨在评估一天中不同时间进行10周有氧训练的效果,得出结论认为,晚上的效果最好。在这项研究中比较了服用抗高血压药物的受试者,他们在早上进行锻炼,而其他人则在晚上进行训练。

研究人员越来越多地发现了一天中不同时间的显著差异。机体受昼夜节律的支配,血压也不例外。降低血压的机制在晚上更为活跃,为我们的休息做准备,而那些提高血压的机制在早上醒来时更活跃,而晚上是实现大幅减排的一个机会之窗。

效果可能是持久的

任何做有氧运动的人都应该在运动后出现一定程度的低血压,但高血压患者的血压下降更为显著。收缩压平均下降5到10毫米汞柱,舒张压下降4到6毫米汞柱,没有恶心、头晕或视力模糊等不良症状。

一次锻炼就足以产生一定程度的心血管保护作用,研究表明,这种减少可以持续一整天。此外,一些研究小组认为,每一次锻炼都像墙上的一块砖,从某种意义上说,训练具有养生长期的有益效果。

实际应用

这项最新研究的优势之一是,参与者服用药物已有一段时间,研究人员能够在患者通常的临床背景下分析数据。]布里托说:[其他的研究遵循‘冲洗’模式,即要求患者在一段时间内停止服药。

另一个积极的观点是,在运动后测量参与者血压的科学家并不知道他们在服用哪种药物。这提高了研究的可信度,有利于研究结果的实际应用。


来源:Leandro C. Brito et al, Effects of ACEi and ARB on post-exercise hypotension induced by exercises conducted at different times of day in hypertensive men, Clinical and Experimental Hypertension (2020).

<>

2020.09.25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蔚蓝资讯网 » ACEI和ARB对运动后低血压的影响”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