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布:英国人眼中闯入文明世界的蛮族,走得比谁都绅士

记者徐丹雷报道阿布的离开,已有预示。2月12日,他在阿布扎比庆祝切尔西夺得世俱杯,一支足球俱乐部在全球职业足球体系中能拿到的最高荣誉。阿布如果还要扫清英国人对他用足球洗白的疑虑,单砸钱不够了。他更需要的是时间,让自己的儿孙辈继续掌控和支持切尔西,如此才能将[阿布家族]纳入英国足球对一个有传承和底蕴的足球家族的认知体系。但历史没有给阿布时间。俄乌局势还在胶着,但阿布已成为这次国际局势中损失最大的个人。15亿英镑,对这个世界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天文数字。对阿布也不能说是九牛一毛。他有130亿微商代理英镑资产,有价值6亿英镑的游艇。从这个角度而言,近20年来得到他投入超21亿英镑的切尔西,符合部分英国人[阿布玩物]的认知。然而,玩物、兴趣、爱好,差别只在字眼,相同的是投入的感情。在罗曼·阿布拉莫维奇心里——俄罗斯人的身份、犹太人的自我认同、切尔西的老板、欧盟护照持有者、对乌克兰民众施于爱心的富商——每种身份及情感的认同,各占多少比重,外人将永远无从得知。世人将永远记住的,是他暴风般袭来又旋风般离去的方式。他来得突然,走得决绝。19年前,他将[卢布坦克开进伦敦后院]——近五分之一世纪的时间里,他始终活在英国人强加给他的这种话语环境中:他是闯入文明世界的蛮族,他将掠夺和革命;最终,他必将把贵族和绅士们指点江山的架构,冲击得荡然无存。但19年后,阿布将[坦克]留在了伦敦后花园里,两手空空,转身离开。以一种不带冲突的平静方式,走得很潇洒。他不需切尔西偿还欠他的15亿英镑,他甚至要把出售切尔西所得净收益捐给俄乌冲突的受害者。不知此时,那些[文明世界的绅士们],可有一丝面红耳赤?阿布这样做,势必将英国的[文明人]拖入尴尬的境界:一位英国人,因为写信要求政府出钱给英国孩童提供免费午餐,得到了爵位。一位外国人,近二十年无私投入,出钱出力,光照伦敦西区,但离去时还要继续受到猜疑,觉得他始终非我族类。投射于足球又延伸普世的公平竞争、博爱非攻,到哪里去了?[文明人]打着程序正义、政治正确的幌子,百年来干多少次蛮不讲理?沙特资本成功收购纽卡那天,曼彻斯特晚报主笔松了口气,庆幸[沙特人染血的双手,不会染指曼联]。沙特主权资本对喜鹊的收购,前后耗时一年半。最初,收购卡在[所有者资格审查]环节。只是当英国要和沙特开展更广泛贸易关系的去年,审查就顺利过关。此间,英超收购俱乐部的程序要求从未更改。但英国人想要你过,你就过;想不让你过,就不过。[请相信,这是我做出的一个相当艰难的决定。我很受伤。][最后,我希望自己能最后一次造访斯坦福桥,亲自与大家道别。]看着阿布离别声明的短短277个字,不知多少切尔西球迷会在私下打开情感阀门,一发而不可收。19年阿布时代,切尔西总共拿到大大小小21座锦标,其中包括5座英超锦标,2次欧冠,2次欧联杯,5座足总杯。阿布成功地将切尔西这支伦敦俱乐部,打造成欧洲之王,推进欧洲豪门之列。在阿布投入最多钱也拿到最多冠军的英超19年间,曼联和阿森纳的美国老板,以吸血鬼的方式经营各自俱乐部,时刻让自己处于切割分红的牟利境地;不定时地让远离自己、在大西洋彼岸的两家英伦球会,处于被售卖的边缘。但最终先走的还是阿布。英超,会否将他怀念?[英国足球欠阿布一声感谢。]阿布发布出售声明前,舰队街名记萨穆埃尔就预感到什么。当时据以色列媒体报道,阿布受乌克兰一位犹太裔商人邀请,正为平息战火奔走。如今世人熟悉的英超[六强],在2003年只有两强:曼联和阿森纳。英超创立后头12个赛季,冠军11次被这两家夺走。唯一例外夺冠的布莱克本,其投资人杰克·沃克,于2000年逝世,而三年内,布莱克本就沦为英超中游。曼联夺冠的2003年,利物浦被抛离19分。很大概率,英超将继续在红魔枪手轮流做庄的情形下继续,就像苏超、德甲或西甲。阿布来了,以其他老板不愿或无能实现的方式,一路把切尔西[买]成英超无法忽视的力量。结果,阿森纳2004年之后再无联赛冠军,曼联上个联赛锦标,远在9年前。在此期间,受阿布鼓舞,各种资本涌入英超。曼城、莱斯特、现代利物浦,先后摘得锦标。若非阿布效应,英超或在新生十多年后就进入垂暮,远离球迷推崇的百花齐放的境界。据国际顶级会计师事务所统计,英超2019/20赛季创造了约36亿英镑税收,比1998/99赛季提高31亿镑。2019/20赛季,英超全球观赛人数31.6亿,几乎是欧冠的两倍。21年来,英超创造的收入增长了840%,俱乐部直接创造的工作岗位从一万多个,上升到近九万个。整个联赛创造的工作岗位则达到94000个。英超联赛、英超全球观众,以及英国社会,是否欠阿布一声感谢?但更可能的结果,阿布将永远得不到一声堂堂正正的[谢谢]。英美视角里文明和野蛮的对比,新近一部烂片>有科普:英国绅士华服革履、繁文缛节、低声细语;俄国人长发长须,粗布裹身,眼神凶恶。电影编导可以轻巧地说:这只不过是还原了一百年前的世界。看过现在的世界,能否这样指出——他们只是用始终如一的眼光,虚构了一百年前的世界?现代足球发展至今,愈发荒谬和残忍。几天前精彩绝伦的联赛杯决赛,程序提前规定,最终必须以某位球员犯错的方式才能结束。最后犯错的是凯帕,用的还是门将踢点球这一当事人尴尬而旁观者猎奇的方法。几十年前,足总杯决赛打平,还有重赛再定输赢的做法,世界足坛还出现过掷硬币定输赢的案例。用天命定胜负,而不是让观众如置身斗兽场,带着嗜血快感,看着两支球队最终经受不住体力透支和压力煎熬,而倒地、失误、失血,难道不是更公平和人道?原来足球的世界,和足球之外的世界,没什么不同——阿布应该是想清楚了这点,才坦然离开。>招收全职新媒体编辑辣简历请投至邮箱zuqiubao@qq.com同时也欢迎有意愿实习的同学加入我们>等你并肩作战编辑 | 把球给我我要回家图片 | 英超官网

百度未收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蔚蓝网_微商货源 » 阿布:英国人眼中闯入文明世界的蛮族,走得比谁都绅士

赞 (0)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