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亿资产孤悬海外,两高管离职股价闪崩,沙钢或迎来命运拐点”

点击数:8

9月23日晚,沙钢股份公告称,公司张兆斌先生因工作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财务总监职务。辞职后将继续担任公司控股子公司江苏沙钢集团淮钢特钢股份有限公司的总会计师职务。这是沙钢股份一周之内离职的第二位高管,两天之前,沙钢股份任职不到半年的80后总经理才刚刚[跑路]。财经天下周刊(ID:cjtxzk)文|仉泽翔编辑|华记

高管变动频繁,股价暴涨暴跌,曾经稳固的沙钢帝国拉开动荡的序幕。

9月23日晚,沙钢股份公告称,公司张兆斌先生因工作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财务总监职务。辞职后将继续担任公司控股子公司江苏沙钢集团淮钢特钢股份有限公司的总会计师职务。

这是沙钢股份一周之内离职的第二位高管,两天之前,沙钢股份任职不到半年的80后总经理才刚刚[跑路]。

9月21日,沙钢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聂蔚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辞职报告自送达董事会时生效。

半年报显示,2020年3月23日,聂蔚刚刚当选沙钢股份董事、副董事长,并被任命为总经理,距9月21日离职,任期不足半年。

与聂蔚上任同日公告的一则消息是,沙钢股份董事会统一在上海设立分公司,有效利用当地区位优势及资源,促进公司的业务发展,符合公司的整体发展规划。该事项不会对公司的财务和经营状况产生不利影响,不存在损害公司及全体股东利益的情形。

公告披露,该分支机构负责人为聂蔚。此时,聂蔚已身兼数职,在沙钢股份副董事长、总经理之外,还担任沙钢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苏州卿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上海凯领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宁波梅山保税港区新沙沣源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宁波梅山保税港区苏新量宇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等职务。

目前,沙钢股份并未进一步披露聂蔚的离职原因。

从聂蔚的履历可以看出,他在沙钢的地位已经无限接近那个铁王座上的男人——[钢铁沙皇]沈文荣。

在聂蔚漫长的职务清单中,有一项至关重要,即苏州卿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苏州卿峰由沙钢集团牵头数家本土企业共同成立。2019年,沙钢集团通过对苏州卿峰实现对英国数据中心运营商Global Switch控制,沙钢方面为了这次收购组织了庞大的财团,累计斥资63亿英镑(约合人民币558亿元)分三次才完成收购。

Global Switch的总部位于伦敦,是欧洲和亚太地区领先的数据中心业主、运营商和开发商,并在伦敦、巴黎、阿姆斯特丹、马德里、法兰克福、新加坡、悉尼7座城市拥有和运营10家数据中心,可租赁总面积超过30万平方米,总价值约57.6亿英镑(约合人民币498.78亿元)。

换句话说,Global Switch是全欧洲最大的数据房东。交易完成后,沙钢股份董事长何春生、聂蔚以及沈文荣的二儿子沈谦一同进入Global Switch的董事会。

沈文荣的布局十分明显,如果重组完成后,公司主营业务将由单一的特钢业务转型为特钢、数据中心双主业协同发展。在长子沈彬成为沙钢集团董事长后,次子沈彬将带领重组后的沙钢股份进入一个市场前景更开阔的领域。

但这种布局从聂蔚的突然离职而变得扑朔迷离,沙钢股份的重组也因疫情打断了审计工作而暂时停滞,Global Switch只能孤悬海外。

从近期公司动向来看,沙钢股份陷入了股价暴涨暴跌的循环。9月16日,沙钢股份在无利空消息的状态下股价闪崩,下跌10%,9月17日又再次涨停,9月18日又暴跌7.83%。

另据媒体报道,在沙钢股份股价震荡的同时,全国线螺市场价格连续小幅阴跌,整体下跌10—30元/吨。

在股价与钢价同时剧烈波动后,沙钢股份便出现高管离职的消息,种种情况来看,沙钢集团自身的情况并不乐观。半年报显示,沙钢股份上半年总营收64.77亿元,净利润仅2.52亿元,较去年同期下滑11.45%。

沙钢股份的前身为与其同在张家港的高新张铜股份有限公司,2006年9月在中小板上市,主营业务为铜管材的生产和销售。后因经营业绩不佳,被深交所暂停上市。2010年,沙钢集团耗资11.8亿元购下高新张桐,并将旗下淮钢特钢并入上市公司主体,实现淮钢特钢的借壳上市。

上市公司只是沙钢集团庞大资产的一部分。这家世界500强公司、中国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总资产高达2298亿元,而沙钢股份的总资产仅有120.75亿元,只占沙钢集团总资产的5%。

进入21世纪以来钢铁早已不是一门好生意。国内钢铁产能自1996年以来就已经过剩,1999年底国产普通钢材吨钢

利润已降至平均20余元,销售利润率降至1%。中钢协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8月末,中国20个城市主要钢材产品的社会库存为1402万吨,同比增幅达到49%,这一库存水平已经达到四年来同期的最高值。在未来2年内,仍有2.5亿吨粗钢产能将向市场释放。

在民营钢铁领域,德隆集团重组渤钢集团获得300万吨缸体产能,建龙重工则持续押宝河北、山西和东北,钢铁产能也早已增至5000万吨。

在2019年9月的一次工作会议上,沈文荣罕见地透露出一丝危机感,他说:[当前成本压力增大、市场不确定性和风险因素增加,(企业)要真刀真枪、背水一战,抓好降本增效工作。]

据新京报报道,沙钢集团的总负债合计1273.60亿元之巨。评级机构大公资信认为,沙钢集团钢铁生产的原材料铁矿石主要依赖进口,资源对外依存度仍较高,仍面临原材料价格波动带来的成本控制压力;公司总有息债务规模仍较大,且以短期有息债务为主,仍面临一定短期偿债压力。

无论沙钢未来如何,现年74岁的沈文荣无疑是钢铁行业的传奇人物。他1968年中专毕业后成为沙前身—江苏省沙洲县锦丰扎花剥绒厂的一名钳工,其后不断升迁,1983年在钢铁厂正式与母厂扎花厂分开的当口,出任钢铁厂副厂长,次年7月扶正。

2009年,沈文荣教育以200亿元的身家问鼎新财富500富豪榜,尽管在这个位置上仅坐了10个小时,也成为首个非股市制造的中国首富。

在沙钢的30多年里,沈文荣主导了对蒂森克虏伯公司钢铁板块资产的收购,将其子公司霍施钢厂从德国鲁尔区整体搬迁至张家港,成为中国钢铁工业史上的一座里程碑。

沈文荣一直有将沙钢整体上市的野心,这种野心最早可以追溯至1994年。但江苏省政府却认为沙钢获得融资的机会更多,因此让其将上市机会[让]给南京钢铁集团。坊间传闻,沈文荣对此事既骄傲又兴奋,[噢,原来上市的机会是给那些需要帮助的公司的,那沙钢不困难,也不需要帮助。]

尽管如此,对于上市的渴望一直徘徊在沈文荣心里,每隔一段时间就有沙钢将整体打包上市的传闻出现,但沙钢整体上市仍未成功。

从最近几年的安排来看,沈文荣已逐渐退居二线。2019年9月,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调研沙钢,负责接待并汇报的是沈文荣的长子沈彬,他的职务是沙钢集团公司董事局常务执行董事、常务副总裁,集团党委书记,沙钢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第一副总经理。天眼查APP显示,目前沈彬也是沙钢集团的法人代表。

据称,沈文荣目前已不参与沙钢日常经营,只负责重大决策。

从目前的分工来看,[老沙皇]已将自己的身后事交代清楚:长子沈彬负责沙钢集团日后经营,次子沈谦则负责推进沙钢股份的转型规划和集团投资部门。或许在不远的将来,外界可以看到两位[沈公子]各自掌管一摊买卖,分治沙钢帝国的局面。

—End—

本文由<>周刊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图片素材源自视觉中国

回复:群

加入财天组织

点击图片即可阅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蔚蓝资讯网 » 500亿资产孤悬海外,两高管离职股价闪崩,沙钢或迎来命运拐点”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