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0块买来的媳妇,28年后终于忍无可忍

作者 | 三水来源 | 视觉志ID |iiidaily

最近,一个50岁的已婚女人火了。

她被网友称为[农民诗人]。

[诗人]和[农妇]的双重身份似乎有些矛盾,没人知道,她为何突然爱上写诗。

一切还要从她的婚姻说起。

她要离婚。

准确的说,是要逃离。

结婚足足28年,育有一儿一女,家里盖了一栋二层小楼,丈夫好像也是老实巴交的形象,她为何忙着要逃离?

(韩仕梅和丈夫)

就因为一句:[离婚,他可怜;不离婚,我可怜。]

为何[可怜]?

为了搞清楚事情原委,我们专程找到了韩仕梅本人,关于这段婚姻的秘密,听她说顿时完百感交集。

从[穷]的生活

走入[苦]的生活

一切要从她出生那一刻说起。

韩仕梅出生于1971年,但是家里有兄弟姊妹6个。

韩仕梅排行老五,她出生的时候,家里的经济已经困窘。

(年轻时的韩仕梅 左一)

按她的话说:[我是脸朝下趴着生出来的]。

农村有时候迷信这个,觉得这个孩子必定不仁不孝。

母亲想把它扔到尿桶里溺死,是父亲留下了她。

好像从这时候开始,她的人生就有了点悲剧色彩。

从小到大,韩仕梅没穿过新衣服,都是姐姐们留下的旧衣裳。

读书的时候她成绩好,二年级上台领奖,穿着姐姐的宽大衣服,她个子又小,等走到台上,大家都笑倒了。

十三四岁,家里供不起她上学,初二那年辍了学。

回到家就学纳鞋底、织毛衣,偶尔也要下地里干活。

到了十九岁,别的女孩是考大学逐梦的年纪。

她迎来的是出嫁的年纪,母亲一手[操办]了她的婚姻,说好听是[操办] 实则就是[逼迫]。

婆家相亲托人送来的3000块钱,母亲拿了钱点了头。

从此,这钱买断了她之后的大半生。

按家里的话说,几个姐姐嫁得早,还[卖]不到这个价钱。

韩仕梅本来是不愿意的,因为男人[傻]智力有些缺陷。

母亲一句话把她堵了回去:[就你这鳖样,还捣蛋呢?]

为了这事,她哭过喊过醉过反抗过。

每次男人上门来,韩仕梅都跑到几公里外的姐姐家,躲着不肯见他,就这样躲到了22岁。

(韩仕梅生活的村庄)

定亲的钱母亲已经花了,家里弟弟比她小两岁,也要娶媳妇了。

她咬咬牙想算了吧,就像村里老人说的,大不了就是几十年,几十年很快就了了。

其实在那个时候,她又有什么选择呢,只能认命罢了。

婚前被贫穷左右命运,婚后被痛苦的婚姻笼罩。

(韩仕梅和丈夫)

从苦的生活中找甜

好像更痛了

韩仕梅和丈夫1992年结婚,等她真正嫁过来,才发现这个家,比她想象的更为艰难。

柴米油盐酱醋茶,是她生活中寻常的底色。

韩仕梅厌倦的不是这些,厌倦的是丈夫的沉默、木讷、无法沟通。

用她的诗表达就是:

和树生活在一起,不知有多苦,和墙生活在一起,不知有多痛。

公公婆婆和丈夫患有一样的毛病,娶她的时候给的3000块钱,其实是借的贷款,一大笔钱都需要韩仕梅自己还,

丈夫是稍微有点糊涂,基本的生活和工作还是可以应付。

但是92年到07年,丈夫几乎都没有收入。

那时候他在镇上给人剃头,一个头1块,现在才涨到了5块。

没生意的时候爱去茶馆赌两把,欠了钱,又是韩仕梅去还。

用韩仕梅自己的话说,她早就把自己[买]回来了。

韩仕梅嫁过来没多久就怀孕了,孩子快生的时候,她还在地里干活,不干没办法。

有一回她去给丈夫送饭,鞋子不小心掉在田间,挺着大肚子的她实在蹲不下去,丈夫也没有弯腰给她捡一捡。

到了2002年,丈夫想要个女儿,为了交罚款又借了一笔钱。

直到2007年之后,孩子大了上学需要钱,丈夫才去厂里工作。

工资会交给韩仕梅,都是花在家里和子女身上。

[我不是乱花钱的人,我也舍不得花。]

(韩仕梅和儿子 )

像无数的已婚妻子一样,她用自己的勤劳能干操持着家庭:

养过鸡鸭牛羊,去工地上干过活,在厂里打工。

为了弥补自己辍学的遗憾,她把两个孩子都送到了县里上学。

儿子已经本科毕了业,女儿高三即将高考。

家里建房子的时候手上钱不够,她要去娘家哥哥那借5000块钱。

丈夫不让去,但也帮不上忙,为这两人还打了一架。

儿子婚事黄了,韩仕梅心里难过,喝了半斤酒,被丈夫说[不要脸]。

家里盖过两套房,第一套因为村里规划拆了,第二套就是现在住的这套,借了一点钱也慢慢地还清了。

(韩仕梅家)

靠着能吃苦的性子,表面上生活正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但是,她并不幸福。

她形容丈夫像树、像墙,不是有让人倚靠的安全感,而是沉默、冰冷。

丈夫又是个糊涂的,情感诉求得不到任何的回应。

像是一颗铅球砸在地面上,难以回弹。

两人之间没有过甜蜜的时候,她说如果甜蜜,也就不会要跟他离婚了。

被包办的婚姻,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没有情感沟通的生活,一个人扛起大半的生活重担,这些都是韩仕梅要离婚的根源。

因此,后来的韩仕梅才爱上了写诗,对别人来说是诗,其实是她内心的挣扎。

以前在本子上写,现在在手机上写,智能手机是儿子淘汰下来的。

韩仕梅写的诗,意外地收到了很多网友的夸奖。

有一位老师网友说,韩仕梅才是真的老师。

网上称呼她为[农民诗人]。

但是韩仕梅笑笑说,自己什么都不是,就是瞎写呢。

紧接着她又说:

[我表达的就是我婚姻中的痛苦,我感觉就能发泄一下。]

[出不出名对我也没什么影响,也不天天写,那样写太累了,我在厂里做饭,有时候也没那个时间。]

离婚的想法她早就有,也想过要去死,在网上写诗好像能让她得到暂时的喘息,但是很快就带来了更多的痛苦。

因为写诗的权利也被丈夫剥夺了。

韩仕梅晚上一躺到床上,丈夫就放下了自己的手机,盯着韩仕梅的一举一动,问她和谁聊天了,还把要来采访的记者拉黑了。

韩仕梅想要自由,她说自己不是个物品。

难以沟通的丈夫,像囚犯一样的生活,让她觉得自己喘不过气来。

这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韩仕梅得到了律师的帮助,她坚定地要上诉离婚。

这次,她要策划一场真正的逃离。

这婚姻已经变成一种枷锁,本来想寻找一点甜,结果加剧了她在婚姻中的痛苦。

表面都理解她

实际都劝她不要离

可是离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在农村,世俗的眼光本来就更重几分。

她是一个传统的农村妇人,又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一儿一女也是剪不断的牵绊。

她不是现在被鼓励的离婚典型,不是一个新时代的年轻女性。

女明星离婚时不乏叫好者,但是对于韩仕梅的离婚,或许还有人要啐上一口唾沫。

不离婚,能维持一个完整的家庭,老头子也有人照顾着,可是韩仕梅这辈子都难以快乐了。

是让伴侣[可怜]还是让自己可怜,很多深陷婚姻囹圄的人都想不通,但是韩仕梅想明白了,她想要为自己活着。

韩仕梅以前也说过离婚,但没有付诸过行动。

这次她铁了心要离。

第一个反对的自然是她的丈夫。

丈夫说自己当然是爱她的,以后一定会改的,会爱她关心她,这样的话韩仕梅已经听了太多次。

她的大老表和小老表上了门,他们一个是村里的干部,一个是学校里的,都是讲道理的人,能理解韩仕梅这么多年的苦。

但是他们也觉得韩仕梅不该离婚,他们劝韩仕梅的丈夫,以后要好好对待妻子,又让他保证。

只有韩仕梅知道,那些保证的话都是没用的,还是会用话伤她,还是不会帮她分担,还是会盯着她。

也永远理解不了她说的话,哪怕说上一天,丈夫也是木讷的。

五一的时候韩仕梅的儿女回来了,他们知道了母亲坚定要离婚的事。

他们爱自己的母亲,但想到父母年纪大了,还是希望两个人在一起有个伴,可是这种陪伴正是韩仕梅痛苦的来源。

小女儿今年高三,马上就要高考了。

韩仕梅最不喜欢撒谎,但这次为了不影响女儿,她说自己只是吓唬一下老头子。

对于一手包办了自己婚姻的母亲,韩仕梅有怨恨,但是她也很孝顺。

她说自己是个爱憎分明的人,一码归一码。

如今母亲已经不在了,怪她也没用了。

韩仕梅离婚的诉求很简单,她想过自己的生活,她说可以不要房子,什么都不要,净身出户。

[孩子们也都长大了,他们会有自己的生活,我过去就是为了他们。]

担心老头子以后生活没有保障,她给丈夫买了两份保险。

这个50岁的农村妇人因为写诗走红,她现在只有一个愿望,就是把婚离了。

有些事情是不能感同身受的,还好她有一名坚定的支持者,那就是她自己。

婚姻以痛吻她

她对幸福仍有向往

她现在在厂里烧饭,2800一个月。

厂里有宿舍可以住。

(韩仕梅上班的工厂)

她这辈子几乎都在这个村子度过,唯一一次出远门是回湖北老家探亲。

还有就是去县城看读书的儿子。

有诗友说她应该多跟外面接触,韩仕梅不是没想过,但是她想先供女儿上完大学,有机会再出去看看。

令人惊讶的是,28年痛苦的婚姻,并没有磨灭掉她对幸福的向往。

问到离婚会不会接受新的感情,她很坦然地说,如果以后找到一个知冷知热爱她懂她,也能够关爱儿女的人,她会把自己嫁出去。

[我有脑子,我是不会轻易把自己送出去的。]

快手上有人追过她,但是被韩仕梅拒绝了,她觉得现在自己还有老公有孩子,不该犯这个错。

韩仕梅觉得在婚姻中最重要的是相爱,她跟丈夫之间就缺少这种东西。

她可以理解丈夫,但是丈夫不能理解她。

她明白自己是个普通的妇人,接受着现实,同时她又是个理想主义者。

在一定程度上,韩仕梅比大多数的普通人要勇敢,敢于冲破世俗的偏见,也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并敢去为之抗争。

如果这次离婚失败了,她还会继续上诉。

希但愿她能得偿所愿,在之后的生活里看到曙光,拥有更为欣喜的生活。

这一次不是以女儿的形象,不是以妻子的形象,也不是以母亲的形象,而是以韩仕梅本人的身份。

至于写诗,心情好了、闲下来的时候就写,毕竟相比成为[农民诗人],她更想成为她自己。

不论平庸与否

改变都是值得钦佩的

从韩仕梅的言语中,不难感受出她是一个感性的女人。

她嫁给了一个有点智障的丈夫,丰富的内心情感和粗糙无味的生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个普通的不幸的女人,在用她自己的方式抗争。

不论平庸与否,当一个人意识到自己生活的不幸,并且愿意做出改变,就是值得钦佩的。

婚前她的家庭不算好,早早辍学干活,接受了包办婚姻。

婚后过着痛苦的日子,操持着整个家,关心儿女的成长。

人生已过半百,她感到自己的任务好像完成了。

从韩仕梅写诗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在努力挣脱痛苦的生活了,先是用内心的呼喊,把自己拽出来。

接下来,她想让现实的自己也获得解放,离开那个她待了28年的家,离开一个闷闷的牢笼。

或许离婚之后,也还是要继续打工,为生活为子女奔波,但是她的内心是轻盈的。

尤其是面对婚姻这种难题,多少人陷在不合适不幸福的婚姻生活中。

却难以自拔。

担心外界的眼光,担心离婚后未知的困难,担心孩子没有一个完整的成长环境。

面对这样一个两难问题:[离婚,他可怜;不离婚,我可怜]。

大多数女性都选择了让自己可怜,继续熬下去吧,这种奉献精神最后也并不会被歌颂。

作为在婚姻里摸爬了一遭的过来人,韩仕梅想对更多年轻女孩说的是:

[一定要找一个自己爱的他也爱你的人结婚。]

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在更加开放的社会环境里,做到这一点或许不是很难。

更难的是在婚姻中走到绝境时,是选择委屈求全,还是为自己的幸福而努力?

这一点可以从韩仕梅的行动中得到答案,她是一个不幸的人,但是她教会了我们幸福的秘诀:

要为自己活着。

人一定要找一个自己爱的

他也爱你的人结婚

点击下方视频观看

65年从未吵过架的幸福婚姻


作者|本文授权转载自视觉志(ID:iiidaily)用文字记录生活,用照片描绘人生,每晚听你倾诉喜怒哀乐,陪你走过春夏秋冬,撑起朋友圈数千万人的精神世界。转载请联系(ID:iiidaily)授权。

图片|来源于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mpvoice class="js_editor_audio audio_iframe js_uneditable custom_select_card" src="/cgi-bin/readtemplate?t=tmpl/audio_tmpl&name=%E6%9D%A8%E6%BE%9C%E6%90%BA%E6%96%B0%E4%B9%A6%E3%80%8A%E5%A4%A7%E5%A5%B3%E7%94%9F%E3%80%8B%E5%81%9A%E5%AE%A2%E5%8D%美食81%E7%82%B9%E7%9B%B4%E6%92%AD%E9%97%B4-%E9%A2%84%E5%91%8A&play_length=00:33″ isaac2=”1″ low_size=”65.59″ source_size=”65.6″ high_size=”258.82″ name=”杨澜携新书<>做客十点直播间-预告” play_length=”33000″ voice_encode_fileid=”MzI3NDY0MjYxNV8yMjQ3NTQ5MzMz” data-topic_id=”” data-topic_name=”” data-pluginname=”insertaudio”>年龄是女人的禁忌和魔咒吗?活出自己是女人的世纪难题吗?女性的价值由谁定义?6月17日晚20:00-21:30杨澜携新书<>,做客直播间帮助女性释放焦虑,最大程度活出自我直播中好礼不断,更有亲笔签名书、大咖神秘礼物等你拿!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

即可预约直播

点个在看敢打破不幸的人都是生活的勇士↓↓↓

百度未收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蔚蓝资讯网 » 3000块买来的媳妇,28年后终于忍无可忍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